♥ 作者: sun1095 ♥

菀与欲

菀与欲 – 黑沼泽俱乐部

2018年03月04日完结

其实有存稿来着……所以……

第一章

也许你听过林菀这个名字,也许你没有。这并不奇怪,虽然我曾经是个有名的演员,但我最后一部作品上映,已经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童星出道的我,一路顺风顺水,最终在事业最为辉煌的时候,我却选择了在嫁人之后激流勇退,做起了全职太太。

我的丈夫,秦羽中,是个虽然相当有绅士风度,但骨子里却满是那种传承自老牌家族的大男子主义。因此当他嘴上说着愿意继续支持我的事业的时候,我很聪明地选择了拒绝。因为我知道,他并不喜欢看到自己的妻子在外面抛头露面的样子,尤其是有时候不可避免地要和一些男演员演对手戏,那恐怕更是会让他怒火中烧。

我其实是个很小女人心态的人,自己在事业上已经有了足够的成就,而无论是我自己的小金库,还是丈夫丰厚的家底,都让我有着足够的财务自由。所以事业也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相夫教子,未尝不可。

一开始事情的发展也确实如我预料的那样,在我精心的经营下,无论是公婆还是家里面别的亲戚,都对我赞誉有加,说羽中找了个好媳妇儿,完全没有一些年少成名的演员身上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傲气。说着还举起一些亲邻好友之间的例子,这个谁谁谁娶了个女演员一天到晚在外面胡搞,那个谁谁谁嫁了个演员结果婆媳之间如同水火……

虽然听着的时候我往往只会微笑地听着,在他们叫起我的时候才说几句自谦的话语,但是我的心里是很高兴的。

唯独让我有些难受的是,丈夫对我太……“好”了。我想要什么他会为我买,我想他陪我逛街或是看电影什么的,他也愿意抽出时间。但是我们的关系太过于……怎么说呢……相敬如宾了。对,就是这个词。他对我的态度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宠溺、疼爱这样的气息,而完全像是完成身为丈夫的一种义务那样。就连上床,都像是例行公事的流程。

刚嫁入门时倒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只是时间一长,我就感觉有些不是滋味儿了。

我自认自己无论是身材长相,都是上上之选,待人接物的情商也在水准之上,为什么丈夫却对我似乎毫无性致?

我不是没想过性取向,或是他在外有别的女人这样的情况,只是前者作为与他朝夕相处的人,自然看到出他并没有这方面的倾向,而后者,细思之下更是无稽之谈。如果真的如此,他根本就没必要追求我,不是么? 继续阅读菀与欲

♥ 作者: bigShrimp ♥

魔物世界娼妓娘214年85日

魔物世界娼妓娘214年85日 – 黑沼泽俱乐部

烟花不停的在帝都上空绽放,红绿蓝紫的光芒照射着朱漆石瓦的房顶,也点亮了一扇又一扇琉璃窗。这一天是芦苇节,每年最炎热的几天,也是最热闹的大型庆典节日。洛兰大陆上的时节分为三个,播种季、收获季和暮冬季,每一季一百天。无论是刚解冻便播种的土豆,还是大地回暖后种植的麦子,又或是天气转热后种植的蔬菜,都在这一天之前全部完成栽种。人们将在炎热的天气中度过一段没有农活的时段,直到收获季来临。在这长达两周的时间内,以芦苇节的庆典为开端,收获祭为结尾,人们将尽情享受来之不易的自由自在的休憩时光。而此时的魅鬾,正趴在窗边,望着天空美丽的烟花。

魅鬾,是“绯色夜莺”中的一位特殊的妓娘,她是一名妖鬼。妖鬼是人魂妖体的一种魔物,大多都是人类外貌,只有在部分细微部分显示出妖的特征。妖鬼是颇为难以形成的,需要死者魂魄足够强大,并且带有怨气,在消散前游荡附身到附近的动物上,并经过长时间的成长,在没有被动物本身灵魂吞噬的前提下,反噬其灵魂,占据躯体,最终进化为妖鬼。由于生前有强的怨念,进化时又拥有的强大的妖力,妖鬼往往都性格扭曲并且带有很强的攻击性。由于妖鬼有着人类的外貌和智力,初接触时很难区分,在野外遇到妖鬼,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甚至危险性远超过巨龙。当然,也有神志清醒的妖鬼,大多是在复仇得愿后恢复了正常。随着长年的积累以及妖鬼本身几乎无穷尽的生命力,再加上两百年前妖鬼族中精英组成的醒神会(搜寻并点醒初生的妖鬼),妖鬼已经成为一个能称之为种族的族群了。

魅鬾和大多数妖鬼都不同,她的灵魂来源于一个死婴。在出生时因难产导致的母女双亡令婴儿新生的灵魂充满了对生的渴望和对死的怨念,其母亲的灵魂则因强烈的母爱,选择自我燃烧,赋予了女婴灵魂一个远超成年人的魂力。飘荡了几天的女婴灵魂最终寄宿在了一头白狐的身上,本就容易通灵的白狐在历经了一百多年的孕育后,产生了魅鬾。由于魅鬾的原始灵魂是未经世事的婴儿,同时也不是冤死之魂,其复苏后的最强烈愿望,仅是好好的活下去,相信这也是其母亲之魂赋予她的最后一缕寄愿吧。但是受制于其原始灵魂的死亡年龄,觉醒后的魅鬾,仅能成长到十二岁左右小女孩的水平。 继续阅读魔物世界娼妓娘214年85日

♥ 作者: sun1095 ♥

堕落的女友

堕落的女友 – 黑沼泽俱乐部

“别走好么,阿芸!你知道我离不开你。”

看到男友——应该说是“前男友”这般低声下气,被称作阿芸的艳丽女子叹了口气,原本已经踏出了门口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静雄,你知道的,你满足不了我。这样子在一起,对两个人都是煎熬。你值得找个更好的、更适合你的女孩儿。”

“我不要别人,我只要你!”

“哎……”阿芸放下了手中的行李箱的拉杆,帮静雄擦去了脸上的泪水,“你一个男人,哭成这样像个什么事?弄得像是被欺负了的小朋友似的。”

“如果这样就能让你回心转意的话,我当自己是个小孩子又何妨。我只怕你是铁石心肠……”

又叹了口气,她将面前这个近乎放弃了一切尊严的男人拥入了怀里。

“只要我肯留下,你什么都愿意做么?”

静雄愣了一下,紧接着,边上发疯似的点头,“嗯嗯嗯嗯!”

阿芸妩媚地一笑,在他的脸颊上轻吻了一口。

“帮我把行李箱搬回去吧。”

静雄咧开嘴一笑,正要去提行李,却发现,阿芸依然在往门口走去。

“阿芸,你不是……”

“我周末回来。” 阿芸挥挥手,“别太想我了,还有,真的有事的话,去XX路五号,报我的名字,我会出来的。如果……有空的话。”

砰咚。

门关上了。屋里只剩下了静雄一个人,呆呆地望着被关上的门。

——————————————————————

门口传来了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响动。窝在沙发上,像个废人一样的静雄立刻便跳了起来,只是还不等他把拖鞋穿上,门边已经打开了。

“嗨!”

门口传来的是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声音——那是阿芸的声音。

好不容易将被自己踹到沙发底下的拖鞋找出来穿上,抬起头时,他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有些陌生。

灿烂的金色长发,浓浓的烟熏妆容,还有那身一看边上准备出发去夜店嗨上一整夜的亮片短衫和超短裙。这勾起了他不好的回忆。

“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样打扮,等我一会儿,我去换身衣服、再卸个妆。”

“别。”静雄拉住了阿芸,“这样的你……也是阿芸,不是么。我要学着接受。”

轻轻一吻,在静雄的脸上留下了一个艳红的唇印。

“看来你真的打算接受这一切。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感动还是该无奈,但是……谢谢你,这么爱我。”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好了好了,不这么煽情了。弄的我又有点想要了。对了,想知道这个礼拜发生了什么么?”

静雄皱起了眉头。

“你说吧。”他知道自己恐怕会听到些让自己难受的内容,但是他却又无法抑制自己想要了解她的一切的欲望。

“我在那边……嗯,你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我找了个主人。别露出那种表情,我不喜欢他,真的。不管你信不信,我的感情只给过你一个人。我只想找个人改造我的身体……我抵挡不住自己的那种欲望。” 继续阅读堕落的女友

♥ 作者: bigShrimp ♥

魔物世界娼妓娘214年67日

魔物世界娼妓娘214年67日 – 黑沼泽俱乐部

魔物世界娼妓娘214年52日

明亮的晚霞映照着整个帝都,披上了一层橘红色的薄纱。“绯色夜莺”的姑娘们正在为晚上开始的生意做着准备。

三楼的一间豪华房间中,莉莉正在做基本准备。埃兰族特有的泛蓝色皮肤上,涂抹着芬香的润肤油脂,反射出头顶水晶吊灯发出的炽白色魔法灯光。从床边收纳桌里取出工具的莉莉,正半躺在另一边的雪狼皮沙发上开始润滑几个小穴。埃兰族的女性身材高挑,莉莉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足有一米九的身高。极度高挑的身材加上丰满的乳房和精致的脸庞,使得莉莉成为“绯色夜莺”的看板娘。

作为埃兰族的莉莉,生理特性和人类有较大不同。首先是两条阴道,特别幽深的双阴道一前一后分布在两腿之间,前阴道贴着小腹向上,后阴道处于身体中央稍向后延伸然后转向前,两条阴道最终在子宫口汇聚在一起。埃兰女性的前阴道平均有四十厘米深,后阴道平均四十五厘米深,是实实在在的无底洞,除非特别长的肉棒,否则根本无法插到最深处。而子宫只有一个,和人类不同的地方是,人类的子宫像倒挂的袋子在阴道的末端,较长的肉棒只要突破子宫口,就能插进子宫里面。而埃兰人的子宫则是在两条阴道交汇的末端,向前正挂在前阴道之前,呈一个很薄很扁的大口袋。这样的结构使得任何肉棒都无法插入子宫,而好处则是,只要能顶住阴道底部射精,并且精液不从另外一条阴道漏出,那么精液就能确确实实的全部流进子宫里,口袋一样挂着的子宫能够盛住精液,让精液无法流出哪怕一滴,受精几率几乎就是百分百的。埃兰女性没有阴蒂,前穴前一些便是尿道了。有这些深邃肉穴的同时,埃兰人的肠道相对复杂,这和他们主要摄取汁液类的流体食物有关,直肠也是特别的长,平均有六十厘米,沿着脊背一直到胸腔隔膜,然后弯转向下连接大肠。 继续阅读魔物世界娼妓娘214年67日

♥ 作者: bigShrimp ♥

魔物世界娼妓娘 214年31日

魔物世界娼妓娘 214年31日 – 黑沼泽俱乐部

魔物世界娼妓娘 214年16日

初春的凌晨格外寒冷,帝都最富盛名的“绯色夜莺”中,少女们结束了一晚的工作,纷纷睡去。

玛格丽特揉了揉不断不受控制垂下的眼帘,进行睡前准备。玛格丽特曾是一名魔法学徒,由于不那么出色的天分和昂贵的学费,使她放弃了魔法学院的学员资格。从边陲山村走出来的玛格丽特无法就这么回到那个穷苦破落的地方,一无所有的她最终成为了一名娼妓。在这个魔物与人类共存的世界中,以人类的身体进行娼妓活动是很困难的,还好玛格丽特会一些最基础的魔法。通过不断改造肉体并用魔法滋养,玛格丽特拥有一副极其强韧的肉体,能够经得起各种种族雄性的攻伐。

每日的魔力补充是必须的,玛格丽特从箱子中抽出魔力灌注器,这是一根五厘米粗、一米长的软胶棍,棍的一头被制作成了人类龟头的形状。由于感知力较低,玛格丽特只能通过魔导工具接触的方式进行魔力补充,这根超长的软胶棍便是补充魔力的最有效工具。“呼!~今天不用费什么力吧~”轻轻的叹了口气,玛格丽特将软胶棍对准了菊穴慢慢插了进去。由于晚上接了两个异族客人,玛格丽特的后庭菊穴早已被来自大漠的粗大肉棒扩展松弛,灌满一肠的浓厚精液又起到了润滑的作用,魔导软胶棍很容易便插了进去。

随着魔导软胶棍的深入,玛格丽特逐渐感觉到直肠已经被贯通,软胶辊顶到了直肠的拐角处。轻轻旋转了一下软胶棍,微微一用力,棍头顺利的扭过了直肠的拐角进入了更深处。玛格丽特不禁加快了插入的速度,很快,大半根魔导软胶棍都进入了菊穴。接下来才是困难的部分,由于已经插入了很多,和内腔接触部分有六十多厘米,光靠手的力量已经很难再把软胶棍向里插了。“艾米尔~埃拉那~萨卡~”玛格丽特熟练的摸了摸软胶棍露出在外的一端端顶,那里有一颗淡蓝色的魔法石正发出微微的光芒。

被魔法激活的魔导软胶棍开始缓缓的蠕动起来,变成了好似活物一般,在不断的扭动中深入。触手般扭动的胶棒刺激着肠道,搅动了肚子里的各个内脏,即使已经习以为常的玛格丽特也有一些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不过一会儿,一米长的软胶棍已经完全进入了玛格丽特的体内,玛格丽特也被蠕动的魔导器搅弄的小脸通红。“艾米尔~~埃拉那~~哈卡~~”玛格丽特停止了魔导软胶棍的蠕动,慢慢站起身来。在小跳了几下,确认软胶棍不会轻易滑出后,玛格丽特走到了魔力灌输座椅边。 继续阅读魔物世界娼妓娘 214年31日

♥ 作者: bigShrimp ♥

魔物世界娼妓娘 214年16日

魔物世界娼妓娘 214年16日 – 黑沼泽俱乐部

午夜,帝都红灯区弥漫着奢靡的气息,夹杂着一丝精液的腥味和分泌物的芬香。

玫玛慵懒的躺在圆形大床上,填充牦牛绒的内胆让大床柔软而又不失弹性,印出玫玛的娇躯形状。而沼泽犀肠皮有着近乎人类皮肤的触感,仿佛时刻被爱人所轻拥。这是帝都最大最豪华的娼妓馆“绯色夜莺”,只有这样在帝都顶级的会所才会购买如此奢华的家具。

“今天的客人又会是什么样的呢,希望今晚别接太多次,好想早些休息呢。”望着床顶的纱帐,玫玛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用注射器往小穴里推入软膏。这些软膏是从遥远东方泊来的高级提炼油脂,与肌肤亲近且能有滋润的功效。这是玫玛的小招数,不管多么乱来的客人,借助软膏润滑内腔,也能让小穴立刻适应。而玫玛使用的注射器足有三厘米粗,管内还有长达十厘米的软膏。随着注射器推把缓缓推入,大量软膏被注射进小穴深处,事先温热的软膏让玫玛的小腹一阵躁热。

“得快点把工作做完,不然让客人看到就不好了。”玫玛开始用力,快速推动推把,想把软膏尽快推进小穴里去,却没想到这次物资库买来的和以往用的稍有不同。此时注射器里的软膏,是名为“秘香脂”的同类新产品,在常温下和之前的“秘香油”几乎无异,但是加热后会变得粘稠且有一定弹性,会聚集在一起较难抹匀。玫玛这一用力反而造成了麻烦,软膏快速冲入小穴,把内腔撑开,“秘香脂”的特性使得软膏很难从注射口和小穴之间的缝隙间留出,只能寻找释压的新通道。在腔底,玫玛微张的子宫口便成了新的去处,软膏挤开半闭的子宫口,一下子舔舐了整个子宫。

“呀!!!!”伴随着一声惊呼,玫玛娇小的躯体一阵颤抖,而抖动的身体又造成了更大的麻烦。玫玛是女性鹰身人,娇嫩的脸庞,和人类一样的身躯,但双臂是羽翅,小腿以下则覆盖羽毛,脚掌是爪。这就导致了玫玛无法像人类一样很好的抓握住东西,在使用各种器具时很是不便。抽搐的翅膀给注射器施加了极大的力量,一下把推把推到了尽头,软膏就像洪流一下鼓进穴腔,把小腹顶的微微鼓起。更多的软膏则钻进子宫,在子宫内滚动。

“啊!!!!呀啊!!!!!!!!!”玫玛一下受到了巨大的刺激,高潮着抽搐了起来,这使得事情变的更糟了。在阴差阳错中,玫玛习惯性的捂住小穴的动作却变成了把注射器狠狠塞进身体。三厘米粗,十五厘米长的注射器顺着软膏润滑过的小穴一下子插了进去,直到注射器尾端的管耳抵住穴口。管身把腔内的软膏几乎全部挤进了子宫,而较细的注射嘴插入并堵住了子宫口。整整一筒软膏把玫玛的子宫撑的鼓胀起来。 继续阅读魔物世界娼妓娘 214年16日

♥ 作者: heiluoli ♥

扭曲的莲

扭曲的莲 – 黑沼泽俱乐部

【下了好大的雨呢…】

女孩子坐在咖啡店裡看著窗外的大雨歎著氣。

【不知道,這雨什麼時候停呢,好想回家哦,剛曬出去的衣服又得重新洗了。】

這時一位渾身已經濕透了的青年走進了咖啡店,左右看了看,在女孩的對面坐下。

〖不好意思啊,我看這家店只有這一個位置了。〗

青年不好意思的對著女孩笑了笑。

【沒關係,你坐就好了。】

〖服務員來倆杯熱咖啡,不好意思啊,擅自幫你點了一杯,我看你杯子裡的咖啡也喝完了。〗

【不,我這邊才是,這怎麼好意思呢…】

〖沒事沒事,對了,還沒自我介紹呢,我叫雷吉,克斯.雷吉〗

【蓮,艾琳娜.蓮。】

〖蓮啊,真是個好聽的名字呢。〗

【是…是嗎…】

〖是啊,是個好名字哦。〗

雷吉對著蓮笑了笑,喝了口咖啡後繼續與蓮聊了起來,雖然只是他單方面的說話,蓮只是附和著。

【雨終於停了,那麼我先回去了。】

〖下次有機會再出來喝一杯吧。〗

【嗯。】

隨後蓮走出了咖啡店,而雷吉隨後也離開咖啡店悄悄的跟在蓮的身後,直到蓮進了自己的家門。

〖這裡就是她的家嗎…〗

雷吉知道了蓮的住址後便回頭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雷吉坐在一塊畫布前,開始畫著畫,畫裡顯現出的便是蓮,然而畫中的蓮卻裸著身體被繩子一道道的拘束起來。

〖啊,真棒,好想就這樣把她緊緊綁起來。〗

雷吉看著未完成的畫自言自語到,他的畫室裡擺滿了被各式各樣拘束道具綁起來的女孩子的畫,似乎都是他自己的作品,不知道其他畫上的女孩子都是誰呢。

〖得想辦法把她變成我的奴隸,上個女孩玩了四個月就不行了,只能轉手掉,希望這個能玩久一點。〗 继续阅读扭曲的莲

♥ 作者: sun1095 ♥

实验素体的淫落手记

2017年11月25日更新至第八章

实验素体的淫落手记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招募

【招募一名新研究的实验者】

在自己经常上的恋物网站上,加奈看到了这样的帖子。虽说在这个知名度与人气都相当高的网站中,并不少见有S招募M或是相反的帖子,但是【研究】与【实验者】这样的字眼,还是相当少见,或者说有些格格不入了。

“Inoue714……该不会……”

视线稍微右移,当看到发帖者的名字时,加奈却有些惊讶了。因为这个ID相当眼熟,正是她所仰慕的青年大学教授在校园论坛中所使用的ID。之前还有同学问过教授为什么不像其他教授一样直接用全名作为论坛中的ID,他笑着说【这样的话看上去稍微不会那么严肃不是么?】

总之是个有本事又很和蔼的人就对了。

不过井上(inoue)教授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地方发帖呢?在好奇心之下,加奈点击了进去,看到了帖子的全文:

“目前有最新的研究成果需要一名实验者配合,实验内容包涵药物试验与器材实验,具体的细节涉及到研究的机密需要见面之后才能细谈。

另外希望实验者有至少在读大学生以上的学历,并且没有太多社交生活。

有兴趣的人可以发送邮件至邮箱xxxxxx@xxx,如果是符合上述要求的实验者,相信无论是实验内容还是报酬都能够让您满意。”

帖子中有着相当多语焉不详的部分,散发出一股可疑的气息。不过这也激发了加奈的好奇心,“实验内容包涵药物试验与器材实验”,所以教授的研究到底是什么呢?

教授在学校是极其有名的通才型学者,经常为了方向完全不同的课题而在各个不同的学院中都有活跃,如果没记错的话,近期他应该在医学系那边挂名才对?

一边在脑海中回忆着自己所了解的教授的资料,一边加奈也打开了自己并不算常用的某个私密邮箱。在好奇心、对于教授的仰慕心与自己内心深处某些不可言说的微妙欲望的作用下,她向帖子中的邮箱发送了邮件。 继续阅读实验素体的淫落手记

♥ 作者: sun1095 ♥

曼托公爵的夫人们

曼托 (Metal) 公爵的夫人们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哦,看哪,那是……那是曼托夫人吧?”

“没错,那是大夫人莱娜。你看她身上那件华美的礼服,是西格纳大师今年在发布会上面展出的那件试作品吧?天哪,也只有曼托夫人那完美的身材……还有那优雅的步态……才配穿上这件完美的作品吧?”

“可不是嘛,那件礼服为了追求最完美的曲线,可是需要十五寸的纤腰才能穿得上的呢,就算是那些从小就开始束腰的姑娘们,又有几个能束到这种程度的细腰的?就算成功了,那身材也是走形的,哪会像莱娜夫人这样有这么完美的身体线条?”

“这么一说,这件礼服完全就是为了莱娜夫人订制的嘛?”

“只能说莱娜夫人实在是太完美了。如果有幸能目睹一次她面纱下的真容就好了……”

“是啊是啊。可惜的是,从三年前起,她就再也没有在公开场合摘下过面纱了,我们这些新来帝都的人是再也不可能看到啦。”

“哎……”

听着路旁这些人的窃窃私语,这位公爵夫人却在心中叹了口气,事情和你们想的,可是天差地别呢……

踩着堪称淑女典范的优雅步子,莱娜回到了公爵府中。

“欢迎回来,莱娜夫人。”前来开门的女仆恭敬地道。

“吁……终于可以把这该死的帽子拿下来了……这面纱太厚了,戴着它我什么也看不见。来,帮我拿着,莉莉。”

女仆偷笑道:“那还不是莱娜夫人你自己的原因嘛?要不是您……”

莱娜冷冷地瞪了她一眼,这女仆才没有把接下去的话说完。不过她还是一脸笑眯眯的表情,哎,真是把这些死丫头一个个都惯坏了!

拿下头上连着面纱的帽子,莱娜终于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令人惊讶的是,隐藏在面具之下的,并不是传闻中那样,艳惊四方的动人美貌,而是一张有些怪异的面孔。一个光洁的金属面罩,包裹了她眼睛以下的整个脸部,面罩在嘴部附近有一圈与周围颜色略有不同的圆环,似乎预示着圆环中间的部分是可以取下的,而她的声音,也正是从这圆环中间穿出。

从她露在外面的一对如水双眸来看,或许掩盖在这金属面罩之下的佳人,确实是像传闻中那样的娇俏美人儿,不然也不可能成为公爵夫人不是?

而在她的额头之上,那枚嵌在眉心的巨大梨形粉钻,也证明了她就是货真价实最受公爵宠爱的莱娜夫人——那是公爵在他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上送给她的礼物,这枚由帝国最大的珠宝商,高登商会在今年的展会上刚刚展出的30克拉巨型粉钻,再经由公爵的姐姐,也是帝国最出名的珠宝设计师之一,希维尔·曼托的切割和设计,在底部增加了一个由铂金与钛合金双层结构的底座,并且在周围增加了两圈细小的白钻。这样的设计不仅使它从一件单纯的饰品演变为了一件美丽的艺术品,也杜绝了这枚饰品在镶嵌之后对公爵夫人造成伤害的可能。

取下面纱的莱娜,和女仆一起来到了离大门不远的更衣室。按照曼托公爵府上的规矩,除非是有人做客或是他自己要求,否则他的夫人们在家里可是不准穿衣服的。所以为了方便夫人们外出之后回家更衣,公爵府就将离正门最近的一个房间改成了更衣室,不过其实用到的机会也确实不多就是了,几位夫人之中,也只有大夫人莱娜和三夫人薇薇安才有不多的出门机会。

在女仆的帮助下,莱娜费劲地将这件名师设计的礼服脱了下来。这种收腰挺胸还带着有钢骨的巨大钟形裙摆的古典欧式宫廷礼裙,虽然看上去华丽异常,还能够完美地衬托出女性的姣好身材,但是无论是束腰部分带给内脏的压迫,还是层层叠叠的裙摆加上内衬钢骨的惊人重量,对于穿着它的人来说,都不会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即使是久经“考验”的莱娜,在脱下这身礼裙之后,也感觉到一阵轻松,从那面罩中间的奇妙发声器中传出了一声欢畅的舒气声。

在脱去了礼服的遮掩之后,隐藏在礼裙之下的美妙胴体,让人不由赞叹,这是要造物主怎样地宠爱,才会让这样完美的产物诞生于世?那巨硕饱满却能在没有任何支撑的情况下坚挺傲人的双乳,堪堪一握的精致蜂腰,挺翘圆润的臀部,还有那双在水晶高跟长靴中若隐若现,修长笔直的美腿……

但奇怪的是,无论是莱娜脸上那幅奇怪面罩的下缘,还是她脚上那双水晶长靴的上沿,似乎都没有任何凸出她皮肤的迹象,它们的表面,与莱娜的皮肤是处于同一个平面上的。更让人费解的是,莱娜的胸部似乎……没有乳头?

一旁的女仆显然是对此见怪不怪了,她一边将莱娜脱下的礼服挂到架子上摆好,一边问道:“夫人您需要把拟态模式关了么?”

“关了吧,开着总觉得怪怪的。”

女仆点点头,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台小型的平板电脑,在上面轻点了几下。

莱娜的身上,立刻出现了奇妙的变化。她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逐渐褪去了那种晶莹析透的白色,而转化为了金属的银白色泽。仔细看去,从面罩开始,她的整个脖颈、躯干、下体、以及大腿的上半部分,都被浑然一体的金属衣包裹着。在这金属衣的表面,可以清晰地看到无数蔷薇与藤蔓构成的花纹,从铭刻在她下体的一个纹章处延伸而出,呈一个“V”字形向上面延伸而去,占领了腹部的一部分的同时,也将她的身体侧面完全覆盖。在她的肩头,两朵蔷薇花以最热烈的情态绽放着,从上面延伸出来的花茎在她的背心之处汇合,化作一朵直径超过了她背部宽度一般的巨大花朵。 继续阅读曼托公爵的夫人们

♥ 作者: sun1095 ♥

奴隶日记

奴隶日记 – 黑沼泽俱乐部

XX年X月X日   天气:多云

第一次写日记。我总觉得喜欢写日记的女孩儿都是些多愁善感的人,所以我以前从来不写。不过主人要求我要开始试着写一本《奴隶日记》,我也只好听他的话了。

主人这个称呼,其实也就叫了没几天吧,他原本是我的男朋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已经喊得很顺口了。

嗯……今天的调教其实挺单调的,就是一整天的口交和吊缚而已,所以我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值得一提的是主人真的很厉害,各式各样捆缚的方法,他都只要看一遍视频就学会了,今天的吊缚也是一样。

就写到这里吧,被吊的手臂还有些疼。

XX年X月X日   天气:阵雨

今天天气一直灰蒙蒙的,主人和我的心情也都莫名地比较低落。他也没调教我的兴致,于是自己去睡午觉去了,把我打发来写日记。

照理说日记应该晚上再写的,好记录一天发生的事情,不过他希望我把自己之所以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的过程回想、记录一遍,免得我忘了自己的誓言。

但我觉得没什么好大书特书的,很简单的故事。主人是个富二代,在一次展会上认识了做showgirl的我之后,就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我虽然不算特别物质的女孩儿,但是在他那种疯狂的攻势之下,还是不可避免地沦陷了。

他对我真的很好,并不像很多人以为的那样富二代总是对女孩儿持着玩玩的态度,我却一直觉得自己并不爱他,因为他不是我心目中白马王子的那种类型,他很多时候有些……幼稚。但愿他看到这句话不会生气。

于是当时正好有着另一个男孩儿追我,一样年少多金,却比他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后面的事情也不用我多说了,我劈腿了。然而这个我认为会是我的白马王子的人,却只是为了报复主人才做了这样的事而已,我们的事情被他当做打脸的手段,告诉了主人。

我至今难忘那天我回到家中时主人看我的表情,痛苦、悲伤、困惑……我说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他的眼神中没有愤怒,他不生我的气。

大概是那个瞬间打动了我吧,我发现了或许他才是真正属于我的那个人。但是无论我怎么道歉,他都不愿意接受。他说,那个我劈腿的人告诉他,他这样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得到我的心,因为他不是我的菜。他宁愿放我离开,让我去寻找一个真正适合我的人。

我真的真的很感动,但是却劝不动他。

我回到家里哭了一整天,然后又去找了他。

我对他说:我做你的M奴,你把我锁起来,这样我就不会跑了。

XX年X月X日   天气:多云

过了个把礼拜每天被捆起来,或者是用各种方式侍奉他的日子。说实话感觉不坏,他也很少把我捆得很紧。

下午的时候试了试灌肠,刚开始真的觉得特别难受,后来就好多了。温水流进后面的时候那种感觉还挺奇妙的。灌完之后给我塞了个肛塞,第一次戴这东西,有点难受。

XX年X月X日   天气:晴

这几天主人都没太调教我,由得我自己想干嘛干嘛。我发现其实他还挺喜欢这些游戏的,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的。我昨天进书房偷偷看了看,貌似他在抱着一大堆机械和材料学方面的书在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不过晚上他还是挺勤快的,昨天第一次试了试戴肛塞的成果,他果然很顺利地进去了。我问他的时候他说感觉还挺不错的,可惜我觉得没什么快感,就是趴在那里被插后面的感觉特别羞耻。 继续阅读奴隶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