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佳蘅(cctt646592) ♥

阿纳斯塔西娅的故事

阿纳斯塔西娅的故事 – 黑沼泽俱乐部

曾发布于黑暗船舱(www.fallenark.com)及百度贴吧束腰吧。喜欢本文的读者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火星文学讲习所。

在另一个平行宇宙中的不列颠,社会仍然遵循着维多利亚时代的时尚和价值观,但运用新的技术男人们可以对他们的女人进行远超维多利亚时代水平的恋物改造。在这个世界,我们的女主角阿纳斯塔西娅本是位年轻、独立的苏联女孩,当她发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个英格兰贵族后,她决定前往不列颠,结果一到那里她就发现自己将身不由己地变成一位金丝雀女士了……

作者笔记

这篇故事的背景设定在1967年的联合王国。然而却不是我们熟知的那个英国,而是另一个平行宇宙中的英国。因此,很多地方对我们来说很熟悉,当然相应地也有很多地方不熟悉。在本篇故事的世界里,联合王国是一个反动的国家,对外面的世界漠不关心,比它的许多邻居都落后。它被一群权力很大的世袭的精英土地贵族和教会所统治。1832年的议会改革(译注:原文为The Great Reform Acts of the 19th century,指发生在1832年的英国议会改革,这次改革扩大了选举权的范围,削弱了地主阶级同时增强了工业资产阶级的政治力量)从来没有发生过,妇女的地位更像是二等公民…或者叫臣民。她们没有任何权利和财产,在未出嫁前她们属于她们的父亲所有,如果父亲死了就属于她们的兄弟叔伯说有,在出嫁后则归丈夫所有。她们被要求在婚前必须是处女,所有的女人都得束腰。

然而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却都比联合王国发展得要快。在欧洲,最发达的国家是苏联,这是唯一一个妇女几乎可以在所有方面和男性享有平等地位的国家。这都是拜1905年的社会主义大革命所赐(译注:现实中1905年俄国革命失败了,但被列宁称为是1917年10月革命的“总演习”),在苏联女性可以投票、工作、参军、拥有财产和离婚。追随列宁的妻子伊涅萨•阿尔芒(译注:Inessa Armand,1874-1920,共产主义者和女权运动的先驱。现实中是列宁的情人和战友,可能是1919年莫斯科最有权势的女人。但现实中列宁的妻子始终是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娅)的先例,苏联的女人们扔掉了她们的束腰,转而用一种无产阶级的、更加自由的风格打扮自己。就在我们的故事发生的年代,苏联控制了世界上绝大部分的土地,只在中国和往日的荣光已日渐衰退的德国还有一些值得苏联重视的抵抗。

本文受到的启发很大程度上来自Alice McCloud的小说Imperial Lace。然而必须要说明的是她的那个平行宇宙中的不列颠和我的并不完全一样。

第一章

阿纳斯塔西娅•科尔雅科诺娃迈步走下齐柏林空艇(译注:飞艇在飞机兴起前曾作为一种主要的空中交通工具流行过,看起来在这个平行宇宙中它还没有退出历史舞台)然后进入伦敦的航站楼。她的心脏在胸腔里不安地跳动。她在这里会遇到什么呢?英国是什么样子呢?她的妈妈又是什么样子呢?…她的脑子里满是这样的问题,还有更杂乱的思绪;她等待这一天很久了,既期待又害怕。

她深吸了口气,但却被身上的衣服所阻止。阿纳斯塔西娅烦死身上愚蠢的束腰了。在莫斯科的时候她绝对不会穿这些东西,但是她听说不列颠的警察对穿苏联风格衣服的女士可一点也不友好,所以当飞艇经停柏林的时候,她想还是买几件欧洲人的衣服更明智。但是,她买的这些衣服穿在身上并不舒服,沉重、笨拙,束腰同时还削弱了她的力气。

“也许我用不着穿它们太久?”

她第一次穿上的时候如是想,但是当她发现所有她看到的女人都穿束腰,而且绝大部分都比她束得紧得多的时候,她意识到为何苏联风格的打扮在这里会不受欢迎了。自从进入德国国境线以后她就没见过一位女士露出的脚腕或是手掌——她们都穿长裙戴手套,就算是下层阶级的女人也一样。但是同时,她们的衣服又并非所有地方都这么保守:看起来不论在哪里女性起伏的胸膛和深深的乳沟都是时髦的。当然了,阿纳斯塔西娅并不是个时尚的姑娘,就算以苏联的标准看也不是,不过她还是注意到了束腰给她的身材带来的改变:她瘦小的乳房现在看起来大多了,就像个发福的中年妇女似的,对此她并不十分喜欢。
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女主角阿纳斯塔西娅会一个人孤零零地乘坐飞艇,降落在这个离她的出生地有数千公里之遥的地方呢?好吧,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去回顾一下她的成长经历……

阿纳斯塔西娅•科尔雅科诺娃16年零两个月前出生在莫斯科,她的父亲叫安德烈•科尔雅科诺夫,她的母亲则是英国驻苏联大使的女儿克莱尔•汉密尔顿-斯迈思。她的父母在一次大使馆组织的活动中相遇,(科尔雅科诺夫是位苏联公务员),她们在看到彼此的第一眼就相爱了。在被勇猛的斯拉夫人推倒之后,克莱尔发现自己陷入了不为本国法律所容的私通之中,而阿纳斯塔西娅就是这段关系结出的果实。苏联人并不在意,因为在他们开明的无产阶级理想国中,许多情侣都会未婚生子。但是相反英国人却对此感到恐惧。克莱尔想嫁给科尔雅科诺夫,但她的父亲早已把她许给了别人,而且她父亲的地位也不容许他悔婚。怀孕的事情被瞒了下来,但还是一点一点地告诉了克莱尔的未婚夫。尽管出了这样的事情,克莱尔的未婚夫仍然同意娶她,(虽然他要求更多的嫁妆),因为汉密尔顿-斯迈思勋爵是他的雇主。悲痛欲绝的克莱尔试图同科尔雅科诺夫私奔,但是被她的父亲提前发现了,克莱尔于是被紧急运回了英国。就这样,阿纳斯塔西娅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也没有见过任何英国亲戚。

当然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阿纳斯塔西娅还不会感到烦恼,因为深爱她的父亲一直陪伴着她,她在苏联上学,加入少先队。阿纳斯塔西娅(或者像她的朋友们那样称她为“阿尼”)不仅是个出色的学生还是位出色的运动员,她保持着她们州的500米和1000米跑最快纪录。她还是网球和排球队的队员,定期还会去游泳。生活对她的馈赠是如此优厚,她喜欢去森林远足,周末她会在乡间别墅里度过,而周中她可以接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教育。运动员的体魄和天生的智慧结合在一起,让她已经能看到美好的未来在向她招手了。她希望她能成为一名红军的高级军官。她已经在上预备军官学校了,而且下一年她就可以进入著名的军事学院。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继续阅读阿纳斯塔西娅的故事

♥ 作者: 未知 ♥

奇妙之馆 (幻音篇)

奇妙之馆 (幻音篇) – 黑沼泽俱乐部

幻音 18岁 175cm 47.5kg 

然后情节那个就是调教一段时间后做成娃娃绝望放置啥的

如镜的地面反射出女奴们裙下的秘密,墙上镶金的钩环上锁着一位位女奴。无论是客人们带来的那些正在努力做出各种姿势来取悦主人的女奴。还是奇妙馆里那些被当成装饰品,被严厉的拘束起来固定在钩环上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兴奋的扭动着的女奴。甚至还有些被用残忍的手段改造过,已经不能算是人类的肉块。

客人们在那聚在一起兴奋的当着这些女奴的面讨论各自的经验手段,甚至不管那些女奴绝望的眼神在那比划怎么截肢,切除器官,把女奴改造的更象玩具。

这只是奇妙馆里很平常的夜晚,和充满欢愉的大厅相反,此时我正在奇妙馆地下二楼女奴调教室里,一个满是痛苦的地方。奇妙馆的地下第二层,这是专门调教和储存女奴的地方,每当有一定数量的女奴被调教合格就会组织一次拍卖。一个个自愿或被迫的女孩都将在这里度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经过严厉残酷的调教,最终成为合格的奴隶被人买走。

锁链滑动的轻响,兴奋而急促的呼吸,还有舌头和喉咙不时发出的吞咽声就是我房间里唯一的声音,但此时我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一排排吊在天花板上的头枷,此时我正和别的女孩一样,头被枷锁固定着吊在半空。

我的双手互相十指交叉握在了一起,高弹力的绷带一圈圈的把我的双手包裹在了一起,长时间的包裹下我的手指已经不在那么灵活了。

被绑在一起的双手现在正被固定在后背,冰冷的手铐锁住了我的手腕后直接挂在头枷上直接让我的双手无法移动分毫,而同样的臂铐更是直接把我的手肘在后背固定在了一起,在长时间的这种极限的反手m字拘束下,我已经忘记我双手的存在了,我甚至觉得我本来就应该没有双手。

一双拇指铐把我的两只大脚趾铐在了一起,更可怕的是这恐怖的拇指铐是固定在地面的,在头枷的拉扯下,我不得不尽全力的垫起脚,这样才能让我的脖子不被头枷勒住,而这可怕的刑罚我已经记不得持续了多少时间了,哪怕是睡觉,为了不被吊死,我的身体也本能的踮着双脚,现在我的双脚甚至已经习惯这样踮脚站着,而不会用脚跟了。

两只完全连接在一起的脚镣固定在我的脚踝,使得我双脚无法分开分毫,同样的膝盖和大腿上也有两对一体的脚镣,三对这样的脚镣固定下,我的双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分开过了,甚至我连扭动下双腿都变成了奢望。

一条皮带从我的大腿根部穿过后固定在了我的腰部,在皮带的紧勒下我的下体的三角地带被塑成了完美的形态,双腿在长时间的地狱站立下变的美丽而修长,而在皮带的塑形下臀部变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翘。

继续阅读奇妙之馆 (幻音篇)

♥ 作者: sun1095 ♥

歆 – 黑沼泽俱乐部

更新于10月2日

我和歆儿是在学校认识的,那是一次学生会的活动,这个梳着马尾,像是受惊的小动物一般,总带着怯怯的表情的少女便吸引了我。

“嗨,你也是来参加活动的么?”我露出了自认为最阳光的笑容,走到少女面前,“看你一脸紧张地表情,是不是和朋友走岔了?”

“你……你好。我只是……比较……害羞……”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都听不见了。

我也知道急着套近乎反而不好。于是我打开微信的通讯录递给少女,“呐,加我个微信好友好了。一会儿如果遇到麻烦直接喊我就行。”

“……嗯。谢谢。”她明显有些挣扎,却又不太会拒绝别人。大概觉得我也确实只是好心,所以最好她还是接过了手机,加了她自己的号为好友。

“微信叫做‘歆’……是你的名字里有个歆字么?”

“嗯。”

“那不介意的话,我就叫你歆儿啦!”

我说完,不等她反驳,便笑着走开了,“我的话……叫我阿晨就行,有事找我!我先去忙了。”

自己似乎有些坏心眼?不过,她最后那个噘着嘴的表情,真是太可爱了。 继续阅读

♥ 作者: sun1095 ♥

奴隶日记

奴隶日记 – 黑沼泽俱乐部

XX年X月X日   天气:多云

第一次写日记。我总觉得喜欢写日记的女孩儿都是些多愁善感的人,所以我以前从来不写。不过主人要求我要开始试着写一本《奴隶日记》,我也只好听他的话了。

主人这个称呼,其实也就叫了没几天吧,他原本是我的男朋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已经喊得很顺口了。

嗯……今天的调教其实挺单调的,就是一整天的口交和吊缚而已,所以我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值得一提的是主人真的很厉害,各式各样捆缚的方法,他都只要看一遍视频就学会了,今天的吊缚也是一样。

就写到这里吧,被吊的手臂还有些疼。

XX年X月X日   天气:阵雨

今天天气一直灰蒙蒙的,主人和我的心情也都莫名地比较低落。他也没调教我的兴致,于是自己去睡午觉去了,把我打发来写日记。

照理说日记应该晚上再写的,好记录一天发生的事情,不过他希望我把自己之所以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的过程回想、记录一遍,免得我忘了自己的誓言。

但我觉得没什么好大书特书的,很简单的故事。主人是个富二代,在一次展会上认识了做showgirl的我之后,就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我虽然不算特别物质的女孩儿,但是在他那种疯狂的攻势之下,还是不可避免地沦陷了。

他对我真的很好,并不像很多人以为的那样富二代总是对女孩儿持着玩玩的态度,我却一直觉得自己并不爱他,因为他不是我心目中白马王子的那种类型,他很多时候有些……幼稚。但愿他看到这句话不会生气。

于是当时正好有着另一个男孩儿追我,一样年少多金,却比他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后面的事情也不用我多说了,我劈腿了。然而这个我认为会是我的白马王子的人,却只是为了报复主人才做了这样的事而已,我们的事情被他当做打脸的手段,告诉了主人。

我至今难忘那天我回到家中时主人看我的表情,痛苦、悲伤、困惑……我说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他的眼神中没有愤怒,他不生我的气。

大概是那个瞬间打动了我吧,我发现了或许他才是真正属于我的那个人。但是无论我怎么道歉,他都不愿意接受。他说,那个我劈腿的人告诉他,他这样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得到我的心,因为他不是我的菜。他宁愿放我离开,让我去寻找一个真正适合我的人。

我真的真的很感动,但是却劝不动他。

我回到家里哭了一整天,然后又去找了他。

我对他说:我做你的M奴,你把我锁起来,这样我就不会跑了。

XX年X月X日   天气:多云

过了个把礼拜每天被捆起来,或者是用各种方式侍奉他的日子。说实话感觉不坏,他也很少把我捆得很紧。

下午的时候试了试灌肠,刚开始真的觉得特别难受,后来就好多了。温水流进后面的时候那种感觉还挺奇妙的。灌完之后给我塞了个肛塞,第一次戴这东西,有点难受。

XX年X月X日   天气:晴

这几天主人都没太调教我,由得我自己想干嘛干嘛。我发现其实他还挺喜欢这些游戏的,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的。我昨天进书房偷偷看了看,貌似他在抱着一大堆机械和材料学方面的书在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不过晚上他还是挺勤快的,昨天第一次试了试戴肛塞的成果,他果然很顺利地进去了。我问他的时候他说感觉还挺不错的,可惜我觉得没什么快感,就是趴在那里被插后面的感觉特别羞耻。 继续阅读奴隶日记

♥ 作者: ♥

Behind The Mask 第1-10章

Behind The Mask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湘妤,妳好了沒?我們要趕快出門囉!時間來不及了” 我拎著書包坐在門口的小板凳上穿著鞋子,一邊轉頭對還在餐桌上囫圇吞著早餐的妹妹喊話。
“快好了啦!還剩一口就吃完了,再等一下嘛!姊~” 妹妹嘴裡還塞滿三明治,也不怕口裡的食物噴出來,一邊咀嚼著一邊說話。
“那我先到樓下等妳了,萬一校車來了我才可以先攔著” 說完我便下樓走到社區巷口的樹下等著,今天的天氣很晴朗,是個讓人心情愉快的日子。
“姊~” 突然我聽到妹妹呼喊我的聲音,這慢吞吞的小妮子終於來了,幸好校車還沒到,不然我又要跟車掌老師還有司機先生道歉半天了。
“每次都賴床,明天以後我就不管妳了,自己搭下一班車去學校” 我故作生氣的樣子,好讓她警惕一下。
“別這樣啦姊,我保證明天不會再賴床了,真的” 妹妹睜大著圓溜溜的雙眼,水汪汪地看著我求情,我只有搖搖頭嘆口氣,誰叫她是我唯一的可愛妹妹呢。
過了十分鐘,我們看見校車從遠方慢慢駛來了,是我們高中的專車,每天早上有兩班,我和妹妹總是搭較早的這一班去學校,車上的學生比較少,有位置可以坐,不然得要站半個小時才能到學校。
“是廖湘晴和廖湘妤對嗎?” 車掌老師拿著一本名簿看著我們兩個人問。
“是的…” 我跟妹妹異口同聲地說。
“好,妳們找個位子快點坐下吧” 老師說完在簿子上用筆在我們的名字前各打了一個勾,這是避免有漏掉的學生沒有載到,畢竟偶爾總是會有人睡過頭,那就只能搭下一班車了。
在巴士上妹妹又低著頭閉起眼開始補眠了,昨晚叫她電視別看那麼晚她就是不聽,結果現在就一副沒睡飽的樣子。沿途這台專車走走停停,車上的學生也愈來愈多,有些同學沒有位置坐只能站在走道上,過了快半個小時,巴士終於開到學校了。寫著家齊女子高級中學大大的牌碑就矗立在校門口旁,我今年剛升上高二,而湘妤則是高一的新生,這所學校是辛康市最有名的女子高中,許多富商名流或是達官顯要,都會想辦法將他們的女兒給送進這所高中。
我們的爸媽因為在永昌經貿公司擔任主管,而這間學校的董事也是公司的總經理,在爸媽的誠懇拜託下,我和妹妹才順利申請進入就讀,但因為距離家裡很遠,所以爸媽在郊區幫我們買了一棟公寓,我和妹妹兩個就住在一起互相照料,每個月爸媽會抽空排一個周末來跟我們相聚,寒暑假時我跟妹妹也會一起回家住一段時間。
下了車後,我跟妹妹就各自往自己的教室走去,學校裡分成五個區域,建築物是一個十字型的分佈,校門口一進來看見的這棟大樓是教職員用,往裡面有一排三棟獨立的大樓,左側是高一學生的教室,右側是高二學生的教室,中間是高三學生的教室,在中間這棟大樓的後面那棟大樓則是綜合教學大樓,有學生社團的辦公室、電算中心和圖書館,每棟大樓有十層樓高,大樓之間在第三六九層樓都有空橋相連接。
在教學大樓的左側有一棟三層樓高的體育館,右側是一棟三層樓高的國際會議廳兼大禮堂,開學典禮和畢業典禮都是在這裡舉行。前排的教職員大樓左右兩側則是花園和池塘,是我們下課時聊天散心的好地方,還有一個大操場跟各類室外球場在體育館、教學大樓和會議廳的後方,靠近溪邊的那一大片區域,每天清晨或是傍晚學校會暫時開放,許多住在附近的民眾都會到這裡來運動。
進了教室,跟同學打了聲招呼,我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離第一堂課的時間還有40分鐘,有些人趴在桌上補眠,有些人在吃早餐,有些人拿著雜誌圍在一起細聲討論著,我從書包裡拿出了平板電腦,打開瀏覽器上網看看今天的新聞,順便也看一下我的電子信箱裡有沒有什麼新的垃圾信要刪掉。
“搶先體驗活動開始~妳想擁有人人欽羨的女神容貌嗎?” 一封標題一看就知道是廣告的垃圾信出現在我的信箱裡,我習慣性地點了一下刪除了按鈕,卻發現這封信還好好地躺在收件匣裏,不禁讓我納悶了起來,我又試著點了一下,發現一樣無法刪除,只好先打開這封信來看一下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我會刪不掉它。
“親愛的 廖湘晴 小姐您好,恭喜您成為本公司電腦抽籤選中的幸運兒,可以免費體驗最新研發成功之美容聖品–晶顏煥膚面罩,我們誠摯邀請您參加這機會難得的試用活動,請立即點選同意,我們會盡快為您寄送試用產品。 仙姿生技有限公司 敬上” 我看了一下郵件內容,發現應該是一家美容化妝品公司的廣告信,只不過他們竟然知道我的名字,看來應該又是從某個網站搜集到的名單吧。
我心想既然是免費體驗,就隨便它吧,會不會寄來還不知道呢,很多廣告信都只是虛晃一招罷了,我點了同意之後,這封郵件就自動退出了,當我又到收件匣裡去找尋時,卻發現它不見了,該不會之前我點的刪除動作現在才執行吧? 算了,心想反正也只是一封廣告信,刪了就刪了唄。
上完了一整天課,放學後我在校門口等妹妹出來,沒幾分鐘就看見湘妤活蹦亂跳地從高一學生的大樓走過來,跟早上那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完全不一樣,於是我們一起搭學校的專車回到了社區,然後到附近的自助餐吃過晚飯後,再走路散步回家。一路上湘妤跟我說她今天又認識了哪些新同學,體育課時還在體育館看見了很多又新又棒的設施,尤其是那個超大的室內游泳池。
回到公寓時,門口的警衛伯伯看見我便喊了一聲招招手,要我過去領寄來的包裹,我納悶著爸媽這幾天沒有打電話說要寄東西過來啊,簽收了之後,伯伯把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紙盒遞給我,上面寫著收件人的確是我的名字,地址也沒有錯,寄件人卻是空白的。我好奇地拿著它和妹妹一起搭電梯回到了我們住的地方。
“姊,是誰寄給妳的呀?” 湘妤好奇地問。
“我也不知道,盒子上面沒有寫寄件人” 我聳聳肩說。
“該不會是妳偷偷交往的男朋友吧?” 湘妤賊賊地笑說。
“妳再亂講我明天就不理妳了,妳自己去學校吧” 我瞪了她一眼說。
“好啦好啦,對不起嘛,是我胡說” 湘妤看情勢不妙,趕緊改用哀兵政策。
“妳先去洗澡吧,我還要把今天的上課筆記整理一下” 回到了溫暖的窩,把湘妤打發了之後,其實我只想好好地躺著休息一下,不過想到明天要交的作業,只好放棄這念頭又把書包裡的平板電腦拿出來,然後打開檔案開始編輯資料。
這間小公寓坪數不大,但是該有的機能都具備了,除了客廳和浴室廁所,還有一個小陽台跟簡單的廚房,我和妹妹共用唯一的一間房間,不過房間蠻大的,擺了兩張單人床和一張長書桌,還有四個衣櫃跟一排書櫃,書桌的空間很大夠我和妹妹兩個人一起看書寫功課,還有一扇窗在前面,天氣好時我們會把窗戶打開,讓外面的新鮮空氣流進來,窗檯上我們也種了一些小盆栽。
“姊,我洗好了,換妳去吧?” 湘妤拿著大毛巾邊擦著頭髮邊走進房間說著,我看見她全身光溜溜的,只穿著內褲和胸罩。
“就算現在天氣很熱,也不用穿成這樣吧” 我沒好氣地念了她一句。
“唉唷,家裡就咱們兩個女生,又沒有其他人會看見,妳是忌妒我的胸部比妳大嗎?” 湘妤不甘示弱地說。
“誰要忌妒妳的胸部啊,我的也沒有差到哪裡去好嗎?” 真是受不了這傢伙,明明都是同一個老媽生的,和我一樣還不都是C罩杯,只不過上圍比多我了兩公分,就在那邊炫耀。
“那不然妳管我在家裡怎樣穿,妳也可以都不要穿啊,我才不會計較呢” 湘妤說完順手把毛巾丟在她的床上,走出房間到廚房冰箱裡倒了杯冰果汁喝。唉,真是辯不過她,心想反正就像她說的,家裡也沒其他人,就不管她了。
我把剛打完的資料先存檔,然後從衣櫃裡拿出要換洗的衣物,忽然瞄見放在我床上的那個紙盒,剛剛一忙就忘了還有這回事。把衣服先放在床上後,我拿起了那個紙盒,走到書桌拿了小刀把它拆開,裡面另外有兩個鋁箔袋裝著不知道什麼東西,我看見有張紙摺好放在底下,將它拿出來後打開來看,像是清潔用品的使用說明,看到最下面寫著仙姿生技的字樣,我才想起了早上收的那封奇怪的廣告信,原來這個紙盒是那間公司寄來的呀,不過它們的效率也太高了吧,一天之內就寄來了,神奇的是連家裡的地址也都知道。
照著它上面寫的說明,我撕開了袋子上寫著MASK (BASIC)的那個較小的鋁箔袋,裡面倒出來了一小瓶像是化妝水的噴霧罐,還有一個黑色的像是口罩的東西,紙上說要我先將那一小瓶專用去角質清潔液均勻地噴在臉上,然後過三分鐘再用水沖洗乾淨,之後就可以開始體驗晶顏煥膚面罩的神奇功效,只要每天戴著它睡覺,隔天起來就可以發現臉上的毛孔和細紋都消失了,膚色也會變得更紅潤白皙。
看它寫得好像真的很神奇的樣子,我半信半疑地拿起那瓶去角質清潔液的噴霧罐,對著自己的臉噴了幾下,結果按了五六次就發現沒了,不過還好我的臉也已經都被清潔液濕潤地覆蓋了。心想還真的是試用包,連使用量都算得這麼剛好,我拿著鏡子對自己的臉照了一下,發現沒有什麼差別,因為那瓶清潔液是透明的,噴在臉上也看不見。過了三分鐘後,我拿個衣服走到浴室洗澡,也順便把臉上剛剛的清潔液給沖掉。
晚上和湘妤在客廳裡看完了偶像劇之後,我就先回到房間把剩下的功課做完,湘妤總是習慣繼續看其它的娛樂節目,直到快十二點了才願意上床睡覺,而我習慣寫完作業或是看完書後,大約十點半就自己先睡了。收拾好書包要準備睡覺時,我想起了那個晶顏煥膚面罩,於是打開抽屜拿出那個已經拆開的鋁箔袋,我拿出了那個黑色的面罩,將它攤開來看了一下,發現兩面都是黑色的,只不過朝外的那面看起來有些黯淡光澤,裡面則是完全不會反光,我拿到臉前對著鏡子比照了一下,發現它的大小比我預期得小了很多,我本來以為那會是像面膜一樣的東西,結果只有從我的眼瞼下方到下巴的範圍是它蓋得住的地方,與其說是面罩我倒覺得比較像是口罩。
我看了一下鋁箔袋裡沒有其他東西了,於是就把它丟到垃圾桶裡,然後像戴口罩一樣把這個晶顏煥膚面罩給戴在臉上,稍微調整了一下位置後,發現它材質非常柔軟且富有彈性,很好地浮貼在我的鼻梁、臉頰還有下巴,緊緊包裹著我的臉蛋下半部,我動了動下顎試著說幾句話,完全沒有妨礙到我的動作,呼吸也非常順暢,面罩也依然固定在原來的位置沒有移動或跑掉。我很滿意地把房間的電燈關掉後,跟還在客廳的湘妤說了聲晚安便躺到床上睡覺。
隔天一早醒來,我揉著惺忪的睡眼把鬧鐘給關掉,然後深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手無意間摸到了昨晚睡前戴在臉上的面罩,於是想起了該來把它脫掉檢視一下體驗成果了,我伸手到耳後想把面罩上的鬆緊帶勾起,卻發現手指摸不到任何像是繩子的東西,我明明記得昨晚戴上時有兩條鬆緊帶掛在耳朵上的呀,於是心想算了直接從臉上把面罩拿掉就好,可能是帶子斷掉了吧,可是讓我更驚訝的事發生了,我的雙手在臉上應該是面罩的邊緣摸著,卻發現沒有辦法找到任何縫隙。 继续阅读Behind The Mask 第1-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