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奇妙之馆 (幻音篇)

奇妙之馆 (幻音篇) – 黑沼泽俱乐部

幻音 18岁 175cm 47.5kg 

然后情节那个就是调教一段时间后做成娃娃绝望放置啥的

如镜的地面反射出女奴们裙下的秘密,墙上镶金的钩环上锁着一位位女奴。无论是客人们带来的那些正在努力做出各种姿势来取悦主人的女奴。还是奇妙馆里那些被当成装饰品,被严厉的拘束起来固定在钩环上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兴奋的扭动着的女奴。甚至还有些被用残忍的手段改造过,已经不能算是人类的肉块。

客人们在那聚在一起兴奋的当着这些女奴的面讨论各自的经验手段,甚至不管那些女奴绝望的眼神在那比划怎么截肢,切除器官,把女奴改造的更象玩具。

这只是奇妙馆里很平常的夜晚,和充满欢愉的大厅相反,此时我正在奇妙馆地下二楼女奴调教室里,一个满是痛苦的地方。奇妙馆的地下第二层,这是专门调教和储存女奴的地方,每当有一定数量的女奴被调教合格就会组织一次拍卖。一个个自愿或被迫的女孩都将在这里度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经过严厉残酷的调教,最终成为合格的奴隶被人买走。

锁链滑动的轻响,兴奋而急促的呼吸,还有舌头和喉咙不时发出的吞咽声就是我房间里唯一的声音,但此时我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一排排吊在天花板上的头枷,此时我正和别的女孩一样,头被枷锁固定着吊在半空。

我的双手互相十指交叉握在了一起,高弹力的绷带一圈圈的把我的双手包裹在了一起,长时间的包裹下我的手指已经不在那么灵活了。

被绑在一起的双手现在正被固定在后背,冰冷的手铐锁住了我的手腕后直接挂在头枷上直接让我的双手无法移动分毫,而同样的臂铐更是直接把我的手肘在后背固定在了一起,在长时间的这种极限的反手m字拘束下,我已经忘记我双手的存在了,我甚至觉得我本来就应该没有双手。

一双拇指铐把我的两只大脚趾铐在了一起,更可怕的是这恐怖的拇指铐是固定在地面的,在头枷的拉扯下,我不得不尽全力的垫起脚,这样才能让我的脖子不被头枷勒住,而这可怕的刑罚我已经记不得持续了多少时间了,哪怕是睡觉,为了不被吊死,我的身体也本能的踮着双脚,现在我的双脚甚至已经习惯这样踮脚站着,而不会用脚跟了。

两只完全连接在一起的脚镣固定在我的脚踝,使得我双脚无法分开分毫,同样的膝盖和大腿上也有两对一体的脚镣,三对这样的脚镣固定下,我的双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分开过了,甚至我连扭动下双腿都变成了奢望。

一条皮带从我的大腿根部穿过后固定在了我的腰部,在皮带的紧勒下我的下体的三角地带被塑成了完美的形态,双腿在长时间的地狱站立下变的美丽而修长,而在皮带的塑形下臀部变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翘。

继续阅读奇妙之馆 (幻音篇)

♥ 作者: sun1095 ♥

菀与欲

菀与欲 – 黑沼泽俱乐部

2018年03月04日完结

其实有存稿来着……所以……

第一章

也许你听过林菀这个名字,也许你没有。这并不奇怪,虽然我曾经是个有名的演员,但我最后一部作品上映,已经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童星出道的我,一路顺风顺水,最终在事业最为辉煌的时候,我却选择了在嫁人之后激流勇退,做起了全职太太。

我的丈夫,秦羽中,是个虽然相当有绅士风度,但骨子里却满是那种传承自老牌家族的大男子主义。因此当他嘴上说着愿意继续支持我的事业的时候,我很聪明地选择了拒绝。因为我知道,他并不喜欢看到自己的妻子在外面抛头露面的样子,尤其是有时候不可避免地要和一些男演员演对手戏,那恐怕更是会让他怒火中烧。

我其实是个很小女人心态的人,自己在事业上已经有了足够的成就,而无论是我自己的小金库,还是丈夫丰厚的家底,都让我有着足够的财务自由。所以事业也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相夫教子,未尝不可。

一开始事情的发展也确实如我预料的那样,在我精心的经营下,无论是公婆还是家里面别的亲戚,都对我赞誉有加,说羽中找了个好媳妇儿,完全没有一些年少成名的演员身上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傲气。说着还举起一些亲邻好友之间的例子,这个谁谁谁娶了个女演员一天到晚在外面胡搞,那个谁谁谁嫁了个演员结果婆媳之间如同水火……

虽然听着的时候我往往只会微笑地听着,在他们叫起我的时候才说几句自谦的话语,但是我的心里是很高兴的。

唯独让我有些难受的是,丈夫对我太……“好”了。我想要什么他会为我买,我想他陪我逛街或是看电影什么的,他也愿意抽出时间。但是我们的关系太过于……怎么说呢……相敬如宾了。对,就是这个词。他对我的态度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宠溺、疼爱这样的气息,而完全像是完成身为丈夫的一种义务那样。就连上床,都像是例行公事的流程。

刚嫁入门时倒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只是时间一长,我就感觉有些不是滋味儿了。

我自认自己无论是身材长相,都是上上之选,待人接物的情商也在水准之上,为什么丈夫却对我似乎毫无性致?

我不是没想过性取向,或是他在外有别的女人这样的情况,只是前者作为与他朝夕相处的人,自然看到出他并没有这方面的倾向,而后者,细思之下更是无稽之谈。如果真的如此,他根本就没必要追求我,不是么? 继续阅读菀与欲

♥ 作者: sun1095 ♥

堕落的女友

堕落的女友 – 黑沼泽俱乐部

“别走好么,阿芸!你知道我离不开你。”

看到男友——应该说是“前男友”这般低声下气,被称作阿芸的艳丽女子叹了口气,原本已经踏出了门口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静雄,你知道的,你满足不了我。这样子在一起,对两个人都是煎熬。你值得找个更好的、更适合你的女孩儿。”

“我不要别人,我只要你!”

“哎……”阿芸放下了手中的行李箱的拉杆,帮静雄擦去了脸上的泪水,“你一个男人,哭成这样像个什么事?弄得像是被欺负了的小朋友似的。”

“如果这样就能让你回心转意的话,我当自己是个小孩子又何妨。我只怕你是铁石心肠……”

又叹了口气,她将面前这个近乎放弃了一切尊严的男人拥入了怀里。

“只要我肯留下,你什么都愿意做么?”

静雄愣了一下,紧接着,边上发疯似的点头,“嗯嗯嗯嗯!”

阿芸妩媚地一笑,在他的脸颊上轻吻了一口。

“帮我把行李箱搬回去吧。”

静雄咧开嘴一笑,正要去提行李,却发现,阿芸依然在往门口走去。

“阿芸,你不是……”

“我周末回来。” 阿芸挥挥手,“别太想我了,还有,真的有事的话,去XX路五号,报我的名字,我会出来的。如果……有空的话。”

砰咚。

门关上了。屋里只剩下了静雄一个人,呆呆地望着被关上的门。

——————————————————————

门口传来了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响动。窝在沙发上,像个废人一样的静雄立刻便跳了起来,只是还不等他把拖鞋穿上,门边已经打开了。

“嗨!”

门口传来的是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声音——那是阿芸的声音。

好不容易将被自己踹到沙发底下的拖鞋找出来穿上,抬起头时,他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有些陌生。

灿烂的金色长发,浓浓的烟熏妆容,还有那身一看边上准备出发去夜店嗨上一整夜的亮片短衫和超短裙。这勾起了他不好的回忆。

“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样打扮,等我一会儿,我去换身衣服、再卸个妆。”

“别。”静雄拉住了阿芸,“这样的你……也是阿芸,不是么。我要学着接受。”

轻轻一吻,在静雄的脸上留下了一个艳红的唇印。

“看来你真的打算接受这一切。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感动还是该无奈,但是……谢谢你,这么爱我。”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好了好了,不这么煽情了。弄的我又有点想要了。对了,想知道这个礼拜发生了什么么?”

静雄皱起了眉头。

“你说吧。”他知道自己恐怕会听到些让自己难受的内容,但是他却又无法抑制自己想要了解她的一切的欲望。

“我在那边……嗯,你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我找了个主人。别露出那种表情,我不喜欢他,真的。不管你信不信,我的感情只给过你一个人。我只想找个人改造我的身体……我抵挡不住自己的那种欲望。” 继续阅读堕落的女友

♥ 作者: sun1095 ♥

奴隶日记

奴隶日记 – 黑沼泽俱乐部

XX年X月X日   天气:多云

第一次写日记。我总觉得喜欢写日记的女孩儿都是些多愁善感的人,所以我以前从来不写。不过主人要求我要开始试着写一本《奴隶日记》,我也只好听他的话了。

主人这个称呼,其实也就叫了没几天吧,他原本是我的男朋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已经喊得很顺口了。

嗯……今天的调教其实挺单调的,就是一整天的口交和吊缚而已,所以我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值得一提的是主人真的很厉害,各式各样捆缚的方法,他都只要看一遍视频就学会了,今天的吊缚也是一样。

就写到这里吧,被吊的手臂还有些疼。

XX年X月X日   天气:阵雨

今天天气一直灰蒙蒙的,主人和我的心情也都莫名地比较低落。他也没调教我的兴致,于是自己去睡午觉去了,把我打发来写日记。

照理说日记应该晚上再写的,好记录一天发生的事情,不过他希望我把自己之所以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的过程回想、记录一遍,免得我忘了自己的誓言。

但我觉得没什么好大书特书的,很简单的故事。主人是个富二代,在一次展会上认识了做showgirl的我之后,就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我虽然不算特别物质的女孩儿,但是在他那种疯狂的攻势之下,还是不可避免地沦陷了。

他对我真的很好,并不像很多人以为的那样富二代总是对女孩儿持着玩玩的态度,我却一直觉得自己并不爱他,因为他不是我心目中白马王子的那种类型,他很多时候有些……幼稚。但愿他看到这句话不会生气。

于是当时正好有着另一个男孩儿追我,一样年少多金,却比他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后面的事情也不用我多说了,我劈腿了。然而这个我认为会是我的白马王子的人,却只是为了报复主人才做了这样的事而已,我们的事情被他当做打脸的手段,告诉了主人。

我至今难忘那天我回到家中时主人看我的表情,痛苦、悲伤、困惑……我说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他的眼神中没有愤怒,他不生我的气。

大概是那个瞬间打动了我吧,我发现了或许他才是真正属于我的那个人。但是无论我怎么道歉,他都不愿意接受。他说,那个我劈腿的人告诉他,他这样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得到我的心,因为他不是我的菜。他宁愿放我离开,让我去寻找一个真正适合我的人。

我真的真的很感动,但是却劝不动他。

我回到家里哭了一整天,然后又去找了他。

我对他说:我做你的M奴,你把我锁起来,这样我就不会跑了。

XX年X月X日   天气:多云

过了个把礼拜每天被捆起来,或者是用各种方式侍奉他的日子。说实话感觉不坏,他也很少把我捆得很紧。

下午的时候试了试灌肠,刚开始真的觉得特别难受,后来就好多了。温水流进后面的时候那种感觉还挺奇妙的。灌完之后给我塞了个肛塞,第一次戴这东西,有点难受。

XX年X月X日   天气:晴

这几天主人都没太调教我,由得我自己想干嘛干嘛。我发现其实他还挺喜欢这些游戏的,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的。我昨天进书房偷偷看了看,貌似他在抱着一大堆机械和材料学方面的书在看,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不过晚上他还是挺勤快的,昨天第一次试了试戴肛塞的成果,他果然很顺利地进去了。我问他的时候他说感觉还挺不错的,可惜我觉得没什么快感,就是趴在那里被插后面的感觉特别羞耻。 继续阅读奴隶日记

♥ 作者: Black ♥

魔乳族

魔乳族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流云选择了随机场景,周围环境瞬间变化,同时脑海里也感到浑浑噩噩,於是选择闭上了眼睛昏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苏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鼻间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这种味道只有在女人的身上才有。

「妈,妈,他醒了。」一阵悦耳的萝莉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他回头一看,一个十五六岁的俏丽少女坐在他床头边的椅子上,虽然看脸蛋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但是身材却有着完全不符合脸蛋的丰满,在她胸前可以明显的看出两个凸点来。想来应该是青春期少女正在发育中的乳头。

随着她的话音,不一会一位同样丰满的一塌糊涂的少妇出现在他面前,连上挂着平易近人的微笑,身穿着围裙,应该是正在做饭,在围裙里是很朴素的一件长袖毛衣,下身是一条长裙。少妇给他第一眼的感觉就是朴素,但是她那丰满的身材又是让他如此的惊艳。

少妇看见他眼神的各种变化,对他温柔一笑,然后坐在他的床头把他扶起来。

「你没事了吗?刚才你晕在门口,我就把你扶进来了。」

原来如此,流云现在想起他当时选择了随机场景,看来这个就是时光机创造出来的世界。

少妇接着说:「不过你长的和大家真是不一样,但是为什么怎么让人觉得喜欢,真是奇怪。」

不一样?流云心想有什么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了?」流云开口问少妇道。

「你怎么没有这个?」说着少妇红着脸指了指自己硕大的胸部。流云一愣,忽然想到这种可能性。难道她没有见过男人?难道说这里没有男人?

流云又觉得奇怪,没有男人那怎么会有女儿?不过随后又释然,时光机创造的世界不能用原来的逻辑来判断。流云装作一无所知的问道:「你那里怎么这么大?能给我看下吗?」少妇啊了一声,流云问:「不可以吗?」

少妇说:「这个,这个,不能随便给不是家里人看的。」

「哦……这样啊,抱歉,我实在不知道。」

少妇看见他那失落的眼神於心不忍,於是又改口说:「不是的,其实我救了你,知道你无家可归,你以后就住着吧,既然住这,那就是一家人了。那你就可以随便看我的这个了。」说着她把上衣拉起,一对巨乳夺眶而出,她竟然没戴胸罩。 继续阅读魔乳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