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Anyother ♥

黑原生

黑原生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被制成奴

阳光从落地窗外撒入房间,床边的智械机器人不停地发出提示音。云娇懒散的按了一下智械肩部的按钮,智械的胸部投影出画面。

一张邀请函

标题是无名者的艺术盛宴,简介是无名者将会把你打造成一件艺术品,在往后就是被邀请者云娇的名字和地址。

“谁发的邀请函?不会是自己的未婚夫宫莫吧!”云娇正想着。

智械又发来提示,云娇点开信息,是邀请函的追加内容:云娇小姐,因为您尊贵而特殊的身份,无名者一定会给你一个非比寻常的体验。

“一定是宫莫搞得鬼?”云娇嘟囔了一句,把智械推到一旁。

轿车缓缓的停下,云娇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址,确认无误后便向里走去。刚进入别墅,身后的大门便碰的一声关闭,大厅中央一个蒙面的瘦小身影,发出畸怪的声音说到:“欢迎云小姐光临,无名者恭候多时。”

“就是你给我发的邀请函吗?”云娇轻轻的问了一句。

“云小姐这面请!”无名者并不直接回答云娇的问题,转身向旁边的长廊走去。云娇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也跟了上去。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你老实告诉我,这都是宫莫安排的吧?”

无名者不理会云娇,在走廊边的墙壁上挪动了一个机关,墙壁打开,里面却是一个明亮的实验室。

“云小姐,是否认识这些东西。”

云娇仔细的环顾着四周,这里的器械和设备都是黑原生的产物,而黑原生正是自己未婚夫宫莫创立的公司。

“我就知道是宫莫,他人在哪里?”

“抱歉,云小姐。这里没有宫先生,这里只有我家金主。我家金主说了,宫先生是个伟大的创造者,同时也是个暴殄天物失败者。这里有百分之八十的杰作都曾被宫先生亲手毁掉,同时他还浪费了自己巨大的天赋。”

云娇退了一步,心中有点不安:“你在说什么?你家金主是谁?”

“云小姐不需要知道我家金主是谁,只需要知道金主需要云小姐的帮助。”

“我的帮助?”

“没错,其实就是帮助宫先生回归,继续他伟大的创作,发挥自己的天赋?”

“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其实云小姐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变成一个精美的艺术品,也就是一个永久的乳胶奴隶,然后去享受它。”

“你…你 …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云娇不安的后退着,可是智械机器人已经抓住了她的双臂。

“等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说话间云娇已经被拖上实验台。

“求你了,别,你到底要干什么?这样做,你们不害怕制裁吗?”云娇慌乱的叫着。

“云小姐可能忘了,在没和宫先生完婚之前你的身份只是个贱民,用任何方式处置贱民都不会受到制裁。”

云娇还在哀求,但是身体早已被智械拖在实验台上,四肢全被束缚,一个机械手臂剪去了云娇身上的所有衣服。

实验台便降下去,束缚架打开了云娇的双腿,并将她翻过来面朝下。 继续阅读黑原生

♥ 作者: 佳蘅(cctt646592) ♥

阿纳斯塔西娅的故事

阿纳斯塔西娅的故事 – 黑沼泽俱乐部

曾发布于黑暗船舱(www.fallenark.com)及百度贴吧束腰吧。喜欢本文的读者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火星文学讲习所。

在另一个平行宇宙中的不列颠,社会仍然遵循着维多利亚时代的时尚和价值观,但运用新的技术男人们可以对他们的女人进行远超维多利亚时代水平的恋物改造。在这个世界,我们的女主角阿纳斯塔西娅本是位年轻、独立的苏联女孩,当她发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个英格兰贵族后,她决定前往不列颠,结果一到那里她就发现自己将身不由己地变成一位金丝雀女士了……

作者笔记

这篇故事的背景设定在1967年的联合王国。然而却不是我们熟知的那个英国,而是另一个平行宇宙中的英国。因此,很多地方对我们来说很熟悉,当然相应地也有很多地方不熟悉。在本篇故事的世界里,联合王国是一个反动的国家,对外面的世界漠不关心,比它的许多邻居都落后。它被一群权力很大的世袭的精英土地贵族和教会所统治。1832年的议会改革(译注:原文为The Great Reform Acts of the 19th century,指发生在1832年的英国议会改革,这次改革扩大了选举权的范围,削弱了地主阶级同时增强了工业资产阶级的政治力量)从来没有发生过,妇女的地位更像是二等公民…或者叫臣民。她们没有任何权利和财产,在未出嫁前她们属于她们的父亲所有,如果父亲死了就属于她们的兄弟叔伯说有,在出嫁后则归丈夫所有。她们被要求在婚前必须是处女,所有的女人都得束腰。

然而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却都比联合王国发展得要快。在欧洲,最发达的国家是苏联,这是唯一一个妇女几乎可以在所有方面和男性享有平等地位的国家。这都是拜1905年的社会主义大革命所赐(译注:现实中1905年俄国革命失败了,但被列宁称为是1917年10月革命的“总演习”),在苏联女性可以投票、工作、参军、拥有财产和离婚。追随列宁的妻子伊涅萨•阿尔芒(译注:Inessa Armand,1874-1920,共产主义者和女权运动的先驱。现实中是列宁的情人和战友,可能是1919年莫斯科最有权势的女人。但现实中列宁的妻子始终是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娅)的先例,苏联的女人们扔掉了她们的束腰,转而用一种无产阶级的、更加自由的风格打扮自己。就在我们的故事发生的年代,苏联控制了世界上绝大部分的土地,只在中国和往日的荣光已日渐衰退的德国还有一些值得苏联重视的抵抗。

本文受到的启发很大程度上来自Alice McCloud的小说Imperial Lace。然而必须要说明的是她的那个平行宇宙中的不列颠和我的并不完全一样。

第一章

阿纳斯塔西娅•科尔雅科诺娃迈步走下齐柏林空艇(译注:飞艇在飞机兴起前曾作为一种主要的空中交通工具流行过,看起来在这个平行宇宙中它还没有退出历史舞台)然后进入伦敦的航站楼。她的心脏在胸腔里不安地跳动。她在这里会遇到什么呢?英国是什么样子呢?她的妈妈又是什么样子呢?…她的脑子里满是这样的问题,还有更杂乱的思绪;她等待这一天很久了,既期待又害怕。

她深吸了口气,但却被身上的衣服所阻止。阿纳斯塔西娅烦死身上愚蠢的束腰了。在莫斯科的时候她绝对不会穿这些东西,但是她听说不列颠的警察对穿苏联风格衣服的女士可一点也不友好,所以当飞艇经停柏林的时候,她想还是买几件欧洲人的衣服更明智。但是,她买的这些衣服穿在身上并不舒服,沉重、笨拙,束腰同时还削弱了她的力气。

“也许我用不着穿它们太久?”

她第一次穿上的时候如是想,但是当她发现所有她看到的女人都穿束腰,而且绝大部分都比她束得紧得多的时候,她意识到为何苏联风格的打扮在这里会不受欢迎了。自从进入德国国境线以后她就没见过一位女士露出的脚腕或是手掌——她们都穿长裙戴手套,就算是下层阶级的女人也一样。但是同时,她们的衣服又并非所有地方都这么保守:看起来不论在哪里女性起伏的胸膛和深深的乳沟都是时髦的。当然了,阿纳斯塔西娅并不是个时尚的姑娘,就算以苏联的标准看也不是,不过她还是注意到了束腰给她的身材带来的改变:她瘦小的乳房现在看起来大多了,就像个发福的中年妇女似的,对此她并不十分喜欢。
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女主角阿纳斯塔西娅会一个人孤零零地乘坐飞艇,降落在这个离她的出生地有数千公里之遥的地方呢?好吧,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去回顾一下她的成长经历……

阿纳斯塔西娅•科尔雅科诺娃16年零两个月前出生在莫斯科,她的父亲叫安德烈•科尔雅科诺夫,她的母亲则是英国驻苏联大使的女儿克莱尔•汉密尔顿-斯迈思。她的父母在一次大使馆组织的活动中相遇,(科尔雅科诺夫是位苏联公务员),她们在看到彼此的第一眼就相爱了。在被勇猛的斯拉夫人推倒之后,克莱尔发现自己陷入了不为本国法律所容的私通之中,而阿纳斯塔西娅就是这段关系结出的果实。苏联人并不在意,因为在他们开明的无产阶级理想国中,许多情侣都会未婚生子。但是相反英国人却对此感到恐惧。克莱尔想嫁给科尔雅科诺夫,但她的父亲早已把她许给了别人,而且她父亲的地位也不容许他悔婚。怀孕的事情被瞒了下来,但还是一点一点地告诉了克莱尔的未婚夫。尽管出了这样的事情,克莱尔的未婚夫仍然同意娶她,(虽然他要求更多的嫁妆),因为汉密尔顿-斯迈思勋爵是他的雇主。悲痛欲绝的克莱尔试图同科尔雅科诺夫私奔,但是被她的父亲提前发现了,克莱尔于是被紧急运回了英国。就这样,阿纳斯塔西娅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也没有见过任何英国亲戚。

当然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阿纳斯塔西娅还不会感到烦恼,因为深爱她的父亲一直陪伴着她,她在苏联上学,加入少先队。阿纳斯塔西娅(或者像她的朋友们那样称她为“阿尼”)不仅是个出色的学生还是位出色的运动员,她保持着她们州的500米和1000米跑最快纪录。她还是网球和排球队的队员,定期还会去游泳。生活对她的馈赠是如此优厚,她喜欢去森林远足,周末她会在乡间别墅里度过,而周中她可以接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教育。运动员的体魄和天生的智慧结合在一起,让她已经能看到美好的未来在向她招手了。她希望她能成为一名红军的高级军官。她已经在上预备军官学校了,而且下一年她就可以进入著名的军事学院。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继续阅读阿纳斯塔西娅的故事

♥ 作者: 未知 ♥

奇妙之馆 (幻音篇)

奇妙之馆 (幻音篇) – 黑沼泽俱乐部

幻音 18岁 175cm 47.5kg 

然后情节那个就是调教一段时间后做成娃娃绝望放置啥的

如镜的地面反射出女奴们裙下的秘密,墙上镶金的钩环上锁着一位位女奴。无论是客人们带来的那些正在努力做出各种姿势来取悦主人的女奴。还是奇妙馆里那些被当成装饰品,被严厉的拘束起来固定在钩环上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兴奋的扭动着的女奴。甚至还有些被用残忍的手段改造过,已经不能算是人类的肉块。

客人们在那聚在一起兴奋的当着这些女奴的面讨论各自的经验手段,甚至不管那些女奴绝望的眼神在那比划怎么截肢,切除器官,把女奴改造的更象玩具。

这只是奇妙馆里很平常的夜晚,和充满欢愉的大厅相反,此时我正在奇妙馆地下二楼女奴调教室里,一个满是痛苦的地方。奇妙馆的地下第二层,这是专门调教和储存女奴的地方,每当有一定数量的女奴被调教合格就会组织一次拍卖。一个个自愿或被迫的女孩都将在这里度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经过严厉残酷的调教,最终成为合格的奴隶被人买走。

锁链滑动的轻响,兴奋而急促的呼吸,还有舌头和喉咙不时发出的吞咽声就是我房间里唯一的声音,但此时我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一排排吊在天花板上的头枷,此时我正和别的女孩一样,头被枷锁固定着吊在半空。

我的双手互相十指交叉握在了一起,高弹力的绷带一圈圈的把我的双手包裹在了一起,长时间的包裹下我的手指已经不在那么灵活了。

被绑在一起的双手现在正被固定在后背,冰冷的手铐锁住了我的手腕后直接挂在头枷上直接让我的双手无法移动分毫,而同样的臂铐更是直接把我的手肘在后背固定在了一起,在长时间的这种极限的反手m字拘束下,我已经忘记我双手的存在了,我甚至觉得我本来就应该没有双手。

一双拇指铐把我的两只大脚趾铐在了一起,更可怕的是这恐怖的拇指铐是固定在地面的,在头枷的拉扯下,我不得不尽全力的垫起脚,这样才能让我的脖子不被头枷勒住,而这可怕的刑罚我已经记不得持续了多少时间了,哪怕是睡觉,为了不被吊死,我的身体也本能的踮着双脚,现在我的双脚甚至已经习惯这样踮脚站着,而不会用脚跟了。

两只完全连接在一起的脚镣固定在我的脚踝,使得我双脚无法分开分毫,同样的膝盖和大腿上也有两对一体的脚镣,三对这样的脚镣固定下,我的双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分开过了,甚至我连扭动下双腿都变成了奢望。

一条皮带从我的大腿根部穿过后固定在了我的腰部,在皮带的紧勒下我的下体的三角地带被塑成了完美的形态,双腿在长时间的地狱站立下变的美丽而修长,而在皮带的塑形下臀部变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翘。

继续阅读奇妙之馆 (幻音篇)

♥ 作者: sun1095 ♥

菀与欲

菀与欲 – 黑沼泽俱乐部

2018年03月04日完结

其实有存稿来着……所以……

第一章

也许你听过林菀这个名字,也许你没有。这并不奇怪,虽然我曾经是个有名的演员,但我最后一部作品上映,已经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童星出道的我,一路顺风顺水,最终在事业最为辉煌的时候,我却选择了在嫁人之后激流勇退,做起了全职太太。

我的丈夫,秦羽中,是个虽然相当有绅士风度,但骨子里却满是那种传承自老牌家族的大男子主义。因此当他嘴上说着愿意继续支持我的事业的时候,我很聪明地选择了拒绝。因为我知道,他并不喜欢看到自己的妻子在外面抛头露面的样子,尤其是有时候不可避免地要和一些男演员演对手戏,那恐怕更是会让他怒火中烧。

我其实是个很小女人心态的人,自己在事业上已经有了足够的成就,而无论是我自己的小金库,还是丈夫丰厚的家底,都让我有着足够的财务自由。所以事业也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相夫教子,未尝不可。

一开始事情的发展也确实如我预料的那样,在我精心的经营下,无论是公婆还是家里面别的亲戚,都对我赞誉有加,说羽中找了个好媳妇儿,完全没有一些年少成名的演员身上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傲气。说着还举起一些亲邻好友之间的例子,这个谁谁谁娶了个女演员一天到晚在外面胡搞,那个谁谁谁嫁了个演员结果婆媳之间如同水火……

虽然听着的时候我往往只会微笑地听着,在他们叫起我的时候才说几句自谦的话语,但是我的心里是很高兴的。

唯独让我有些难受的是,丈夫对我太……“好”了。我想要什么他会为我买,我想他陪我逛街或是看电影什么的,他也愿意抽出时间。但是我们的关系太过于……怎么说呢……相敬如宾了。对,就是这个词。他对我的态度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宠溺、疼爱这样的气息,而完全像是完成身为丈夫的一种义务那样。就连上床,都像是例行公事的流程。

刚嫁入门时倒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只是时间一长,我就感觉有些不是滋味儿了。

我自认自己无论是身材长相,都是上上之选,待人接物的情商也在水准之上,为什么丈夫却对我似乎毫无性致?

我不是没想过性取向,或是他在外有别的女人这样的情况,只是前者作为与他朝夕相处的人,自然看到出他并没有这方面的倾向,而后者,细思之下更是无稽之谈。如果真的如此,他根本就没必要追求我,不是么? 继续阅读菀与欲

♥ 作者: reminisce ♥

Behind The Mask 第41-50章

Behind The Mask – 黑沼泽俱乐部

Behind The Mask 第31-40章

第四十一章

“接下來的Excretion System和Masturbate System的部分,我想就由高醫師來說明吧”黃經理紅著臉頰對剛走進會議室裡的高醫師說。

“呵,在場都是女生,而且她們三個也不是第一次接觸這些東西了,不用害羞啦”高醫師從黃經理的手中接過雷射筆,將簡報切換到下一頁Excretion System標題,開始為我們講解未來在這套服裝上負責我們大小便等功能的相關設計。

首先是膀胱的部分,現在的壓力感測器已調整為四個階段從Level 0 ~3,剛排完尿時的膀胱壓力狀態是Level 0,在這個階段尿道塞會每十分鐘震動一次,隨著尿液的累積膀胱壓力到達下一個階段Level 1時,尿道塞會改成每五分鐘震動一次,從這個階段起就可以啟用Urinate排尿功能,若繼續憋尿累積膀胱壓力的話就會到達Level 2,尿道塞會每一分鐘震動一次,若一直沒有排尿直到超過膀胱壓力的危險值時,就會進入最後的階段Level 3,在這個階段尿道塞會每三分鐘產生一次尿道電擊持續三次,然後就會啟用強制排尿保護機制,所以萬一真的到了Level 3時,妳們一定要在十分鐘內找到廁所,否則就會被強制放尿了。

高醫師接著解說直腸栓的浣腸和排便功能,如同膀胱的壓力感測器一樣,位於直腸和乙狀結腸的壓力感測器也調整為四個階段從Level 0 ~3,剛排完便時的狀態是Level 0,在這個階段直腸栓會每十分鐘震動一次,當浣腸完成後直腸的壓力逐漸增加,到達Level 1時直腸栓會變成每五分鐘震動一次,這時候就可以啟用Defecate排便功能了,若沒有排便的話經過一段時間直腸壓力繼續增加到達Level 2時,直腸栓會每一分鐘震動一次,最後當直腸壓力超過危險值就會進入最後的階段Level 3,在這個階段直腸栓會每三分鐘產生一次肛門電擊持續三次,然後就會啟用強制排便保護機制。

排尿功能啟用方式有兩種,一個是用專屬的清潔設備,就像之前那套服裝所使用的馬桶一樣,另一個方式是用妳們的手指在尿道口的尿道塞中央按壓三下,排便功能啟用的方式基本上和排尿功能一樣,只不過手指按壓的位置改成在肛門口的直腸栓中央而已。另外要提醒妳們一點,每個階段的震動機制除了時間間隔縮短之外,其實震動時的力道幅度也會逐漸增加喔。

最後是哺乳功能的說明,我想妳們應該有發現了,這次的手術後妳們的罩杯都有升級了一個等級,這是為了提供更多的乳汁儲藏空間,因此這次的服裝設計將乳房內的乳汁儲存裝置做了重新設計,除了體積增加之外,也多了可以彈性擴張的機制,就像膀胱一樣。因此雖然妳們目前的乳房大小只是提升了一個罩杯,但當乳房壓力到達最後的階段Level 3時,其實會再多一個罩杯等級。我聽完後低頭盯著自己的雙乳心想原本我的胸部是C罩杯的話,現在不就是D罩杯了,甚至當乳汁累積到一定程度後還會升級到E罩杯啊。

乳房裡植入的乳汁儲存裝置一樣也有壓力感測器,當然也是調整分成四個階段,剛哺乳完的狀態是Level 0,乳汁儲存裝置會每十分鐘震動一次,隨著乳汁分泌乳房壓力增加到Level 1時,乳汁儲存裝置會每五分鐘震動一次,相同地這個時候就可以開始啟用Milk哺乳功能了,壓力階段到Level 2時會變成每一分鐘震動一次,最後到Level 3時乳汁儲存裝置會每三分鐘產生一次乳房電擊持續三次,接著就會啟用強制排乳保護機制。 继续阅读Behind The Mask 第41-50章

♥ 作者: sun1095 ♥

肉改X玩具

肉改X玩具 – 黑沼泽俱乐部

“老婆,该起床啦!”

“嗯……”

我看着妻子用手臂甩开身上的被子,慵懒地在床上舒展着身体。不着寸缕的娇躯逆着透过窗户穿进房间的阳光,美得仿佛是一幅唯美的画卷。光线穿过亚麻色的头发,看上去就像是一卷金子编成的细丝,交缠在妻子绝美的脸庞边上。脖颈上面的大丽花图案在和煦的阳光之中骄傲地绽放着,那种充满生机的美丽都让人不觉得这仅仅是一幅纹身。

“我还想再睡一会儿……”她嘴里嘟囔着。

我又看了眼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虽然很想再享受一会儿这般的美景,但是奈何时间却是不等人。

“快起来吧,离约好的时间只有半个多小时了,开车过去也要个二十分钟呢。”

“啊?”妻子像是弹簧一般,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慌慌张张地掀去被子,一边扯了扯自己睡得一团乱麻的头发,一边有些怨念地念叨:“你怎么不早说!”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匆匆忙忙的样子,“我早就叫你起床了嘛,你自己非要赖床。”

妻子噘着嘴看向我,我心里不禁一颤,目光紧紧地锁在她还仅仅穿上了内裤的身躯上面。光洁没有一丝瑕疵的肌肤,像是新生地婴儿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抚摸上去,感受那种让人无法自拔的细腻手感。

“看什么看,不许看啦!”

妻子骄横地冲过来捂住了我的眼睛,掩住我那能让她的皮肤感觉到刺痛的、赤裸裸的目光。却不料被我紧紧地拥住,倒在了我的怀里。

“都要变成我的性奴的人了,还不让我看看么?”

妻子娇羞地在我怀里挣扎着,嘴上却不反驳了。

“好啦好啦,先换衣服吧,不然来不及了。”

我放开怀里的玉人,在她怨念的目光中,看着她的玉体慢慢地消失在布料的遮掩之中。我不觉得这显得可惜,在衣物的衬托之下,女子的身体能展现出与赤裸时不同的美感,也许没有裸体时那种炽烈的、富有冲击力的美丽,但那种含蓄的美也让人心醉。

“走吧。”将高跟长靴的拉链拉到尽头,总算是收拾好自己的妻子挽起我的手臂向门外走去。 继续阅读肉改X玩具

♥ 作者: sun1095 ♥

堕落的女友

堕落的女友 – 黑沼泽俱乐部

“别走好么,阿芸!你知道我离不开你。”

看到男友——应该说是“前男友”这般低声下气,被称作阿芸的艳丽女子叹了口气,原本已经踏出了门口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静雄,你知道的,你满足不了我。这样子在一起,对两个人都是煎熬。你值得找个更好的、更适合你的女孩儿。”

“我不要别人,我只要你!”

“哎……”阿芸放下了手中的行李箱的拉杆,帮静雄擦去了脸上的泪水,“你一个男人,哭成这样像个什么事?弄得像是被欺负了的小朋友似的。”

“如果这样就能让你回心转意的话,我当自己是个小孩子又何妨。我只怕你是铁石心肠……”

又叹了口气,她将面前这个近乎放弃了一切尊严的男人拥入了怀里。

“只要我肯留下,你什么都愿意做么?”

静雄愣了一下,紧接着,边上发疯似的点头,“嗯嗯嗯嗯!”

阿芸妩媚地一笑,在他的脸颊上轻吻了一口。

“帮我把行李箱搬回去吧。”

静雄咧开嘴一笑,正要去提行李,却发现,阿芸依然在往门口走去。

“阿芸,你不是……”

“我周末回来。” 阿芸挥挥手,“别太想我了,还有,真的有事的话,去XX路五号,报我的名字,我会出来的。如果……有空的话。”

砰咚。

门关上了。屋里只剩下了静雄一个人,呆呆地望着被关上的门。

——————————————————————

门口传来了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响动。窝在沙发上,像个废人一样的静雄立刻便跳了起来,只是还不等他把拖鞋穿上,门边已经打开了。

“嗨!”

门口传来的是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声音——那是阿芸的声音。

好不容易将被自己踹到沙发底下的拖鞋找出来穿上,抬起头时,他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有些陌生。

灿烂的金色长发,浓浓的烟熏妆容,还有那身一看边上准备出发去夜店嗨上一整夜的亮片短衫和超短裙。这勾起了他不好的回忆。

“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样打扮,等我一会儿,我去换身衣服、再卸个妆。”

“别。”静雄拉住了阿芸,“这样的你……也是阿芸,不是么。我要学着接受。”

轻轻一吻,在静雄的脸上留下了一个艳红的唇印。

“看来你真的打算接受这一切。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感动还是该无奈,但是……谢谢你,这么爱我。”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好了好了,不这么煽情了。弄的我又有点想要了。对了,想知道这个礼拜发生了什么么?”

静雄皱起了眉头。

“你说吧。”他知道自己恐怕会听到些让自己难受的内容,但是他却又无法抑制自己想要了解她的一切的欲望。

“我在那边……嗯,你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我找了个主人。别露出那种表情,我不喜欢他,真的。不管你信不信,我的感情只给过你一个人。我只想找个人改造我的身体……我抵挡不住自己的那种欲望。” 继续阅读堕落的女友

♥ 作者: 未知 ♥

Behind The Mask 第31-40章

Behind The Mask – 黑沼泽俱乐部

Behind The Mask 第21-30章

第三十一章

我離開浴廁雙手交叉捧著悶脹的肚子回到了房間裡躺著休息,手機傳來了陌生的提示音,拿起一看原來是湘妤用服裝設定APP裡的交談功能傳了訊息給我,我心想這個程式還真是考慮周到,當我們將Speaking和Hearing設定都改成Silent和Deaf時,也只能靠文字訊息的方式溝通了。我看了一下湘妤傳了什麼訊息給我,原來是在問我新的馬桶怎麼使用,我簡單地回給兩個字給她 “坐下”。

隔沒幾秒鐘馬上又收到湘妤傳來的訊息,內容竟然是跟我求救,說她被困在馬桶上了,沒辦法離開坐墊,而且肛門口似乎被某個裝置給固定住了。我看了之後莞爾一笑地回覆她“妳誤觸浣腸功能了,等浣腸程序結束後就可以離開了”,湘妤緊接著又傳來一個吃驚的表情圖案,我只好回給她一個大笑的表情圖案。

“感覺挺方便的”雨荷這時候也加入了我和湘妤的聊天室,我們開始討論起這個排洩裝置的功能來,雨荷也跟我們說以前她穿著乳膠連體衣時的經驗,每天浣腸都得自己用工具慢慢灌入,很耗時間又不方便,沒想到現在有這個馬桶真是太好了。湘妤則是抱怨著說我怎麼不先跟她說,我只好不打自招其實自己剛才也不小心啟動了這個功能,現在正忍耐著被浣腸的狀態呢。雨荷倒是很冷靜的要湘妤浣腸好了跟她說一聲,她也想來試試這個新馬桶的功能。

不知道這次的浣腸液配方是否又有調整過了,已經過了一個小時我仍然沒有感受到腹部傳來強烈的不適感,只是有股悶脹的壓迫感不斷地想撐開圍繞在腰部的馬甲束腰,我看了看現在的Costume Point點數已經累積不少了,於是將Kinbaku的等級調整成Fit設定,瞬間感覺身上緊綁的繩網鬆弛了許多,腰部的壓力也減輕了一些,我深呼了一口氣,同時也感覺到肚子似乎有些餓了。

湘妤做完了浣腸程序後就跑來我房間,拉著我到廚房開始研究起那台新的飲水機,原本那台裝在地上的飲水機被換成了新的機型,同時還拉了一條管線到一旁的餐桌上,可以讓我們在瑜珈緊縛時跪坐在地上使用之外,平常也能夠坐在椅子上使用餐桌上面新的進食裝置。這次新的飲水機只能提供營養液和清水兩種飲料,但是營養液的儲存容量變大許多,依黃經理的說法可以提供我們三人每天三餐使用至少持續一個月以上,才需要更換營養液的濃縮補充罐。

湘妤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將進食裝置的噴嘴從支架上取下,然後插入了口罩上的小孔,我看著湘妤的動作發現這套設備的設計真的好聰明,當湘妤把噴嘴靠近口罩的前方時,在嘴唇中間的部位就自動浮現了一個凹孔,湘妤用手指輕輕摸索一下很輕易地就將噴嘴插入口罩,接著湘妤按下了進食裝置面板上標示著營養液圖案的按鈕,然後就開始吸吮著口腔塞將噴嘴灌入的營養液給吞入胃裡。這個進食裝置共有三組噴嘴,可以讓我們三人同時使用,但是地板上的飲水機只有兩個噴嘴,而且固定一個是營養液一個是清水,因為我們在瑜珈緊縛時也無法點選按鈕,所以就讓我們自己挑選要使用的噴嘴。

看著湘妤吸著營養液很開心的樣子,我也拿了一隻噴嘴接上自己的口罩,然後按壓了營養液的按鈕,過幾秒鐘果然就感覺到口中有液體慢慢流出的感覺,我照著之前高醫師的說明開始用嘴巴出力含住口腔塞,舌頭也用力吸舔著,很快地就感覺到營養液快速地透過發聲閥的通道進入喉嚨中然後流入食道裡。這台飲水機有設定每次固定的出水量,只有當我們完成了每次進食的容量噴嘴才會被釋放而退出口罩。我們一開始都不清楚每次的容量是多少,只覺得每餐只要用一次就會有飽足感,後來我才在文件裡找到,原來營養液每次的容量是1000cc,而清水則是250cc,甚至就連浣腸液的容量也有寫到,是隨著距離上次浣腸的時間間隔而定,從最少的兩公升一直到最大五公升的容量。

我們三人都進食完了營養液後,一起在客廳看電視同時一邊等待浣腸階段到Notify後可以啟用排便功能,過了大約半個小時最晚做完浣腸的雨荷竟然最先到達Notify階段了,因為她感覺到直腸栓開始在震動了,於是跟我們使了個眼色後就先到浴廁裡排便。我和湘妤則是繼續忍耐著悶脹的腹部,我的肚子甚至開始有抽痛的感覺了,但是肛門裡的直腸栓依然紋風不動,不管我如何收縮括約肌來造成直腸栓的底座左右轉動也毫無幫助。

又過了半小時換湘妤到達Notify功能了,算算時間自己在浣腸完成後也已經超過了兩個小時,為何只有腹部不斷加劇的疼痛感和悶脹壓迫,直腸栓卻始終沒有反應? 難道之前的Long Duration Training真的讓自己身體的耐力變強了許多嗎? 雨荷排便完回到了客廳陪我看電視,看我皺著眉頭的樣子問我是否到了可以排便的階段,我只能無奈地搖搖頭嘆口氣,雨荷看了看時間驚訝地對著我比起了大姆指,其實我也不想要這樣子的好嘛。
湘妤和雨荷都做完排便後也順便洗好了澡,於是她們都覺得累了想先回房間休息,我也關上電視回到了房間繼續等待浣腸階段到Notify。因為是第一天穿上服裝,湘妤和雨荷不想太快嘗試瑜珈緊縛的功能,於是只有將Kinbaku改成Fit讓睡覺時可以輕鬆一點,同時也讓身體可以慢慢習慣這套服裝的存在。跟我揮揮手道了晚安後,她們兩個人關上房門先去睡了。

待在房裡無聊發著呆,我拿起手機研究著服裝設定APP的功能,看看有沒有什麼是今天高醫師在公司沒有提到的,玩了一會兒發現這支APP程式寫得很精簡,基本上該有的功能都有了,相關資訊也很清楚,除了那個還是灰色的Masturbate Point欄位之外,大概都是我們已經了解的功能。於是我看著坐在梳妝台前鏡中的自己,那黑色的口罩和連體緊身衣,突然想到這套服裝可以變更顏色,於是我將Costume的選項從Ink改成了Snow套用設定之後,鏡子裡的我馬上變成戴著白色口罩且穿著白色連體緊身衣的模樣,整個氣質變得清純許多,相較之前黑色的冷豔感,我覺得自己比較喜歡這樣的白色。 继续阅读Behind The Mask 第31-40章

♥ 作者: sun1095 ♥

歆 – 黑沼泽俱乐部

更新于10月2日

我和歆儿是在学校认识的,那是一次学生会的活动,这个梳着马尾,像是受惊的小动物一般,总带着怯怯的表情的少女便吸引了我。

“嗨,你也是来参加活动的么?”我露出了自认为最阳光的笑容,走到少女面前,“看你一脸紧张地表情,是不是和朋友走岔了?”

“你……你好。我只是……比较……害羞……”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都听不见了。

我也知道急着套近乎反而不好。于是我打开微信的通讯录递给少女,“呐,加我个微信好友好了。一会儿如果遇到麻烦直接喊我就行。”

“……嗯。谢谢。”她明显有些挣扎,却又不太会拒绝别人。大概觉得我也确实只是好心,所以最好她还是接过了手机,加了她自己的号为好友。

“微信叫做‘歆’……是你的名字里有个歆字么?”

“嗯。”

“那不介意的话,我就叫你歆儿啦!”

我说完,不等她反驳,便笑着走开了,“我的话……叫我阿晨就行,有事找我!我先去忙了。”

自己似乎有些坏心眼?不过,她最后那个噘着嘴的表情,真是太可爱了。 继续阅读

♥ 作者: heiluoli ♥

扭曲的莲

扭曲的莲 – 黑沼泽俱乐部

【下了好大的雨呢…】

女孩子坐在咖啡店裡看著窗外的大雨歎著氣。

【不知道,這雨什麼時候停呢,好想回家哦,剛曬出去的衣服又得重新洗了。】

這時一位渾身已經濕透了的青年走進了咖啡店,左右看了看,在女孩的對面坐下。

〖不好意思啊,我看這家店只有這一個位置了。〗

青年不好意思的對著女孩笑了笑。

【沒關係,你坐就好了。】

〖服務員來倆杯熱咖啡,不好意思啊,擅自幫你點了一杯,我看你杯子裡的咖啡也喝完了。〗

【不,我這邊才是,這怎麼好意思呢…】

〖沒事沒事,對了,還沒自我介紹呢,我叫雷吉,克斯.雷吉〗

【蓮,艾琳娜.蓮。】

〖蓮啊,真是個好聽的名字呢。〗

【是…是嗎…】

〖是啊,是個好名字哦。〗

雷吉對著蓮笑了笑,喝了口咖啡後繼續與蓮聊了起來,雖然只是他單方面的說話,蓮只是附和著。

【雨終於停了,那麼我先回去了。】

〖下次有機會再出來喝一杯吧。〗

【嗯。】

隨後蓮走出了咖啡店,而雷吉隨後也離開咖啡店悄悄的跟在蓮的身後,直到蓮進了自己的家門。

〖這裡就是她的家嗎…〗

雷吉知道了蓮的住址後便回頭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雷吉坐在一塊畫布前,開始畫著畫,畫裡顯現出的便是蓮,然而畫中的蓮卻裸著身體被繩子一道道的拘束起來。

〖啊,真棒,好想就這樣把她緊緊綁起來。〗

雷吉看著未完成的畫自言自語到,他的畫室裡擺滿了被各式各樣拘束道具綁起來的女孩子的畫,似乎都是他自己的作品,不知道其他畫上的女孩子都是誰呢。

〖得想辦法把她變成我的奴隸,上個女孩玩了四個月就不行了,只能轉手掉,希望這個能玩久一點。〗 继续阅读扭曲的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