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mzy189113 ♥

丝袜全包故事

丝袜全包故事 – 黑沼泽俱乐部

J国的夜晚,灯火流萤,人们在这繁华的不夜天中作乐,尽兴,醉生梦死,乐此不彼。

但是对于一个异乡人来说,这晚注定是寂寞的,由于工作的调动,我被安排到了这个异国他乡,谁说这里的人民都黑头发黄皮肤,但是那种不停弯腰低头的习惯去又在对外人声称着这是他们的民族,绝不是我们的华夏民族。

随着喧嚣退去,时针划过了1点,额。。。肚子有点饿了。。。这个国家的料理小巧而精致,但是对于我这种喜欢用丰收碗大口大口的往嘴上送饭的人来说,实在是挤到牙缝就不见了,摸了摸肚子“好吧,又要讲那蹩脚的J国语了。。。”徐徐的拿了钥匙,随便的穿好了衣服,慢吞吞的走向了楼下。

再狂热的气氛,现在也入眠了,街道上除了几盏昏暗的街灯,就是那在黑夜中默不作声的低矮平房,这个国家。一切都似乎太小气了~走了一圈,发觉附近的食店都已经关门了,也是啊,都一点多了,这样想着,肚子在叫了,好想很饿的样子,糟糕,很想吃东西。。。于是继续想茫茫前路探去。。。走了大约20分钟,终于被我看见了一处亮光,靠近了发现原来是一家小酒吧,名字叫“心容”,还真有中国的韵味,好吧,就因这点思乡的情结,我步入了这家小小的酒吧。

吧内自然的事灯光昏暗,但是没有一般酒吧喧闹,没有那种很HI的DJ在玩串烧~还挺有品位的~这酒吧里分成好几件小厢房,貌似可以让人在里面聊天,这么晚还有不少人在这里面聊个没完。。。难道J国人就那么大的压力?正想着迎面就走来的一位端庄的夫人,30来岁左右,穿着简约而华贵的晚装,紧身的裙子勾勒出她的好身材,直到大腿的高叉秀出了这妇人修长的美腿,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淡淡的珠光,一定是穿了丝袜的缘故吧,双手也套着长长到腋下的手套,一切都显得那么般配,舒服,诱人,没想到在这异国他乡还有这种艳遇,当我还在yy,妇人操着纯正的J国语言,微笑着鞠躬道:“先生,第一次来吗?我是这家小店的店主,我叫浩。”“厄。。。是的,我刚刚搬到这里的,现在有点饿了,请问这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我一脸倦容的回答道,双眼却从未离开那泛光的丝袜腿衬上黑色光面的高跟鞋简直就是绝配啊。“看来先生不仅是肚子饿,心里也比较饿哦。。。”妇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淡雅,素然。我一听,有点不知所措了,难道我盯她的大腿的眼神太明显了,一时间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先生。。。”妇人率先打破了沉默,“听你的口音不是本国人吧。。。”“嗯。。。我是过来工作的。”太好了,话题终于转移了。“一个人在他乡,心里一定很空虚寂寞吧,那。。。要试一下我家的特色服务吗?”“什么服务?”“先生看见周围这些包厢吗?里面都有我们的”心容”,有心事的顾客可以包下一个厢,然后和”心容”畅谈,以心的容貌来交流,你看,很多的客人都谈到乐而忘返~先生,要尝试一下吗?光解决生理上的饥饿只是治标啊,心理上的空虚填充了,才能向前进发吖。” 继续阅读丝袜全包故事

♥ 作者: PrinceDes. ♥

丝足女神诗璇的异国地狱

丝足女神诗璇的异国地狱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朦胧中我被断断续续的声音吵醒。陌生的床,陌生的房间,透过门缝的微光我踉跄地摸索着房门的把手。隔壁时不时传来模糊的低喊声:“嗯……啊~啊,求~求你不要这样,他…他…他会听见的。不要…不,啊!”

我这是在哪里?这不像是我的房间。黑暗中我的方向感并没有恢复,四周的环境对我来说十分陌生,也有一丝丝的熟悉感。隔壁的低语还在继续,是一个女孩的声音,有那么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屏住呼吸轻轻地旋转着门把手,试图将门打开一个小缝,希望能找到答案。

一道微光通过门缝穿进房间,我的眼睛并没有适应这黑暗中的光线,一时间看不清外面发生了什么。不过还好,听声音外面的人并没有发现房门的异样,反倒是之前模糊的喘息声变得清澈起来。“啊~啊,求…求你,我…我不行了,不…不要…这样~。”并没有声音回应她,房间外只有女孩带着哭腔的娇喘和床架的嘎吱声。我用手捂着眼睛,让自己慢慢适应光线,脑海里搜寻着这熟悉记忆的主人。门缝外面并没有很亮,看样子只有落地台灯开着,墙角和周围的家具在昏黄的光线下显得轮廓很模糊。在台灯那边的墙边,有一张双人床,显然有人在被窝里。那床被子剧烈的抖动着,然而里面的人并没有把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露在外面,只有那透过门缝愈发放肆的醉人娇喘,讲述着被子里女主角或悲惨或陶醉的故事。突然间连续的呻吟声低了下去,“不要~不要,我怕!”随着一丝轻微拉扯的声音被子朝向我房门的一边被迅速地掀开,几秒后又被合上。“不要,不…要啊!!!”之后这一阵让人心碎的惨叫伴随着快要把床压塌的声音让我的脑袋“轰”地一声响,我脑海中一道霹雳一闪而过,瞬间记起了这熟悉声音的主人。

诗璇,我刚才不可能看错,刚才一定是我的女友诗璇。短短数秒的那一幕,深深地定格在我脑海里。我的女友,我的小天使诗璇侧躺着对着房门,她精致小巧的右脚上还挂着褪下的花边小内裤,修长的双腿紧紧地裹在半透明的纯白蕾丝长筒袜里,袜沿的蕾丝花边勒着吊带顺着她细腻的大腿紧紧地勾在白色花边束腰上,纯白的乳罩虽然还紧紧保护着那对傲人的36E的双乳,右肩上掉落的肩带却诉说着主人的不幸。这一切,原本是那么的圣洁和美好,然而却深深地刺中了我的心脏。诗璇修长匀称的双腿,被一条粗壮的男人的腿硬生生地分开。诗璇贴床的那条玉腿被狠狠压在床上。两只邪恶的大手,一只从腰下绕过来伸进乳罩紧紧抓住她的左乳房,不断揉搓着已经充血通红的乳头;另一只手捂着她美丽的脸蛋,手指勒着她粉嫩的双唇,伸进小嘴玩弄着她滑腻的舌头。诗璇的眼睛闪着淡淡的泪花,樱桃小嘴咽呜着,发出类似小狗受委屈时的呜呜声。随后两只大手狠狠一用力,诗璇的双腿绷直,强烈的痉挛使她本能地夹紧了那个男人的腿,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受力向前方凸起,脖子和脸蛋向后仰去。她的脚趾由于用力和美腿绷成了一直线,五趾不自然地张开、扭曲,不停挣扎的胯部却被后方的硬物死死地钉住,和小嘴一样动弹不得,只能微微颤动来倾诉此刻屈辱的快感。诗璇的全身呈现出一个不自然的P字形,白蕾丝的内衣无力地贴在她的肌肤上,无法保护被紧紧束缚的主人。那个男人的脸藏着诗璇肉体的后面,似乎在不断吮吸着什么。在被子重新合上的那一刻,我只看到诗璇背后露出了一张模糊的男性面孔。而我最爱的诗璇,我的小天使,她被泪水氤氲的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似乎看到了微微打开的门缝,似乎又没有看到。楚楚可怜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哀怨,更多的是绝望。这短短几秒的一幕,却如同大病一场般漫长。我美丽的女神,就在门后面的床上,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紧紧地抱着后入凌辱。

我用力推开门,夹杂着怒火和心痛冲到床前,但是黑暗中那张床却理我越来越远。合上的被窝,成了我脑海里一个可怕的淫窟,我心爱的女友正在里面被不断地勒紧、挤压、蹂躏。耳边诗璇高潮时撕心裂肺的呻吟愈加凄厉,我拼命往前跑,还是无法追上那张床。突然,眼前一黑,我摔了一跤,四周的声音戛然而止,只感觉到整个房间都在黑暗中旋转。

诗璇!诗璇?诗璇… 继续阅读丝足女神诗璇的异国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