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

蜘蛛结社

蜘蛛结社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林清雪小姐:
您现在应该需要一笔不菲的资金吧?请考虑成为我们的伙伴吧。如果您愿意尝试,请打开附送的手机,后续的步骤会通过手机通知您的,即时您暂时不考虑合作,您也可以继续使用它,就当做我们的见面礼吧。
蜘蛛结社。

林清雪折起信纸。这个没有发件地址的包裹内还有四五个大大小小的包装盒,大多数用罗马数字标识了编号,唯独一个包装精致的硬纸盒上标识这“phone”。打开之后,里面是一部深度定制的银灰色iPhone7P,在手机后盖上有着黑色的蜘蛛网纹路。
“只是看看也不会有问题的。”抱着这样的心理,少女启动了手机。除了系统自带的固定APP外,还有一个蜘蛛结社的APP。“应该是要打开这个吧?”点击运行之后,屏幕上出现了一行文字。

请在摄像头前阅读以下内容:“新加坡的鱼尾狮是奇美拉的一种。”

林清雪越发好奇这个APP的功能起来,依言照做之后,APP正式启动了。

林清雪小姐:
非常高兴您做出了合作的第一步,希望接下来也能如此顺利。您只需要接受结社发布的委托,就能获得不菲的资金。我们会坚持双向选择的原则,不会强迫您执行任何委托。
以下是我们为您精选的新社员委托,建议您循序完成。

Ⅰ:X腿部装备
订金:1000人民币      酬金:3000人民币       违约金:无
委托要求:试穿X腿部装备2小时。

“Ⅰ号的话,是这个盒子吧?……恩?这个怎么有点像高筒袜?只是2个小时而已,试试看也不会有问题吧?”林清雪稍微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决定接受这个委托。不到3秒钟,原来的手机就收到了银行短信提示,到账1000元人民币。于此同时,APP上显示了新的文字内容,是介绍X腿部装备的穿戴步骤的说明书。
除了像黑色高筒袜的部分之外,还有2长2短共四条黑色的,看不出是金属还是塑料材质的扣带需要穿戴,分别是固定在大腿根部和脚踝处。
“这个做的还真是精巧。”林清雪扣上了最后一个搭扣后,不由暗自感叹,“接下来的步骤是……点击启动按钮,唔,按钮在左边大腿环的外侧,找到了在这里。”
大腿根部扣带发出了科技感十足的淡蓝色荧光,并且有一种类似血压计收缩压迫感。几秒钟之后,淡蓝色荧光光环沿着腿部向下移动,划过部位随之覆盖上了一层泛光黑色材料。很快光环点亮了脚踝处的扣环,停顿了数秒钟后,就继续向下移动时,林清雪不自觉的绷直了脚尖,光圈越过脚后跟时并没有紧贴皮肤,而是形成了一个约5公分的鞋跟,最终在脚尖收束完成后,原来的高筒袜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双黑色漆皮长靴。
对于名副其实的高材生少女来说,刚才的十几秒钟完全颠覆了物质守恒定律。而且这双靴子的材质也非常的神奇:能够像自己的皮肤一样传递触感,即使是用手指触摸鞋跟也能过感觉得到;无论是用缝衣针刺还是用美工刀切割,都不能留下一丝痕迹;甚至是用钝器敲击,动能也会被大幅削弱,只会有轻微的震颤感。总而言之,就是一种即敏感又有极强保护性的矛盾统一。
神秘与金钱的诱惑之下,林清雅开始翻阅起其他的委托。

Ⅱ:共鸣坠饰
订金:5000人民币      酬金:3000人民币/天       违约金:15000人民币
委托要求:接受委托后,需至少佩带5天。佩带不足5天解除需支付违约金。

Ⅲ:魔眼
订金:0人民币                  酬金:20000人民币         复原费用:10000-50000人民币
委托要求:移植魔眼,解除魔眼需根据具体情况支付不超过50000人民币的费用。
注:魔眼具有不同寻常的能力。

Ⅳ:生物质能循环装置
订金:150000人民币   酬金:10000人民币/天       违约金:50万人民币
委托要求:佩带生物质能循环装置,本装置对人身自由会有一定的限制。佩带时间不超过30天需支付违约金50万人民币。

看到这里,林清雅的呼吸急促起来。她的妹妹已经找到了适配的器官,只要准备12万的费用就能够开始手术,根治已经衰竭的器官。
“为了小雪,哪怕是陷阱,只要有15万也值了。”抱着这样的心理,她打开了Ⅳ号盒子。只见里面装着一个银白色的金属道具。
“本产品能够分解使用者的排泄物并从中获得生物质能,需贴身穿戴……难道是要穿在……穿在那个地方”她稍微犹豫了片刻,就褪下蓝白条纹内裤,套上了“金属内裤”,非常果断的把肛门栓插入了后庭,感受到了温度变化的金属内裤开始收缩,直至紧紧的包裹住少女的下体,随后,林清雅感到尿道也传来了异物感,APP上十分贴心的显示出了实时的变化,一根细长的银白金属杆正在插入她的尿道,直到进入膀胱。后庭和尿道同时涌入了大量的含有利尿通便药物的液体。
以防脏东西会漏出来,林清雅走进洗手间,坐在了马桶上,静候直肠和膀胱逐渐充满。就在快要达到临界点的时候,原来的手机响了。“这个铃声,是李医生打来的。不会是小雪有什么事情吧?”她也顾不上其他,立刻返回房间,接通了电话。
“李医生,您好。请问有什么事情。 啊……”林清雅一边说着,一边返回卫生间,哪知离开抽水马桶还有两三步远的地方,下体传来了触电的感觉,约括肌顿时失守一泻千里,本来就不矜持穿高跟鞋的她在刺激之下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地上。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一点东西泄露出来,全都被佩带的装置吸收了。
失神了几秒钟后,她才想起捡起跌落的手机。“不好意思,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啊,没事没事,不用担心。有人也在等这副器官?我现在就到医院来,钱我已经筹备好了。”
挂断电话之后,林清雅也顾不上等解除腿上的装备,为了避免太招摇,简单的换了身连衣裙就出门了。

“李医生,请问您这周末有空吗?”“不好意思啊,这周有手术要做。要不等下次有机会吧?”“是我考虑不周,哈哈哈……打扰了。”男医生挠了挠头,尴尬的离开了对方的办公室。
“嘿,成功了没?”“怎么可能?”“虽然看上去不难相处,可是还没有人能成功约到这朵院花啊……”两人默默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与此同时,人前端庄大方的李医生却做着他们无法想象的事情,一手揉捏着自己胸部,一手看着手机屏幕中正在挤公交车的少女。“没想到会有送上门来的猎物,啊……这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好激烈……快一点……马上就要到了……”

十几分钟后,林清雅匆匆忙忙的闯入了李医生的办公室。“李医生,我妹妹的手术费已经准备好了……”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她发现女医生满脸绯红,媚眼如丝,完全颠覆了原来端庄知性的大姐姐形象。
“你妹妹的手术费不着急,我现在对你可是更感兴趣哟?”李医生慵懒的笑着,扬了扬掌中的手机,背后的蜘蛛网纹路和林清雅今天获得的手机一模一样,“欢迎来到我的巢穴,没想到今天会遇到一只幼虫呢。这种愉悦的颤动,真是美妙。”

李医生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响指,紫黑色的,蛛网形状的光幕把整个办公室笼罩了起来,原本采光良好,阳光明媚的办公室瞬间变得阴森晦涩起来。
化为猎人的医生,随手掀开了披在身上的白大褂,露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真实装束:最夺人眼球是两枚黑寡妇造型的黑色金属装饰,蜘蛛的腹部是镂空的,鲜艳的乳头被束缚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构成了招牌性的红色沙漏图案。蜘蛛的八只腿与蛛网造型的黑色细皮带相连,束缚着挺拔的胸部,如果仔细地观察,两只蜘蛛装饰还在的高频地震动,发出轻微的蜂鸣声。继续向下看,网状的拘束带一直蔓延至大腿根部,另一只长腿蜘蛛装饰就盘踞在了阴道口,口器紧紧的咬住了阴蒂,八条尖爪穿过了阴唇两侧的皮肤,扣住了大腿靴的靴筒上沿。
这双靴子的鞋跟至少有15公分高,医生驾轻就熟地迈着优雅的猫步,缓缓走向已经陷入呆滞状态的少女。
“作为前辈,我可是会很耐心的教导你的哟,林清雅小姐。”医生指了指胸口的装饰物,舔了舔手指,“这是蛛后的恩赐,能够感知同类的存在。像现在这样令人愉悦的震颤,就是狩猎的冲动啊~”
林清雅不自觉的向后退,突然感觉触碰到了什么,扭头一看,发现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张蛛网,而自己已经落入其中。
“不要挣扎哟,你也应该知道吧,越是挣扎,反而会缠得更紧。”医生一边说着,一边用锋利如刀的指甲切开了少女的衣物,随着胸衣被一刀两断,挺拔的乳房不甘示弱的跳了出来“没想到比看上去大不少,真是令人羡慕的粉红色呀。”医生的指尖熟练地挑逗着林清雅的乳头,未经人事的少女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青涩的樱桃立刻变得饱满成熟起来。
“姐姐我可是很体贴你的哟,”医生随手取出一个暗红色的口球塞进少女的嘴里,“接下来怕你咬伤自己的舌头。”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一根金属针,娴熟地穿过了少女左胸的乳头,即时是如此猛烈的刺激,由于口球的限制,林清雅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金属针末端连着1根2-3毫米粗的白色丝线,丝线的末端挂着有一个1厘米直径的白色的小圆球,医生把白色的小圆球贴在乳头下方,用白色丝线缠绕了好几圈固定住。
“完成啦。”医生如法炮制完成了对右边乳头的处理,然后像少女的两团丝线轻轻吹了口气。原本柔软的白色丝线逐渐收缩变硬,最后变成了2枚闪闪发光的银白乳环,两枚白色小球就像紧贴在乳头下方嵌入的珍珠装饰一般。
“以后没有其他人的时候,要叫我‘主母大人’,明白了嘛?”医生解开口球,挑起少女的下巴,高傲的问道。林清雅任命的回应:“是,主母大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穿刺的刺痛过去之后,林清雅总感觉贴在乳头上的小圆球在轻微的抖动一下。

第二章

“啧啧,你妹妹的手术费用是靠这个得来的吧”李医生饶有兴趣的敲了敲林清雅双腿之间的金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被束缚的少女只能像鸵鸟一般紧闭双眼,一言不发,任由对方用语言挑逗。
“虽然只是低级的货色,可破坏结社的委托品的代价,有点得不偿失。真是可惜,好多复杂有趣的‘手术’做不了了呢。”绕着林清雅来回踱了几圈,又沉吟了片刻,李医生似乎做出了决定,她蹲下身,双手向后握住了两片雪臀间异常醒目的一个黑色凸起,用力把这个插在后庭的道具拔了出来。很难想象这根可有7-8厘米粗,20厘米长的布满倒刺可以当做防身武器的东西,刚刚就插在她的直肠里面。
“难得解放一下的感觉也不错呀。”李医生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深深地吸了口气,看上去非常费力的样子。“噗”地一声,一颗将近10厘米长,布满白色粘液,椭圆形的卵状物掉落在了地上。医生长舒了口气,再次把狰狞的肛塞插入后庭。“还是这种满足感更棒,”她捡起地上的“卵”,意味深长地对林清雅说,“接下来,这个小家伙就交给你来孵化啦。”
“孵化?难道是?”林清雅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话语的意思,医生的右手瞬间插入了她的小腹,把手中的“卵”放入了她的子宫内后迅速抽出,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更神奇没有留下一点点伤痕。医生微微点了点头,似乎是对自己的手法甚是满意,“这个小家伙的食量可是很大的哟,如果不努力喂饱它,后果可能会比死更可怕的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清雅浑浑噩噩的离开了李医生的办公室,原来白色的连衣裙已经被切碎成七零八落的布片,根本不能再穿了。此时,她身上的服饰和之前完全是判若两人,八根黑色的皮质束带互相交错,勾勒出了少女凹凸有致的上半身,并且与股间的金属装置用固定插销锁死、带有聚拢效果的胸托,把少女原来就出具规模的胸部,挤出了一道深邃的事业线;在皮质束带间,是浅黑色半透肉的蛛丝,远比一般的尼龙丝袜更有韧性,并且包裹住了少女的双臂,收束在双手中指的黑色指环之上。用医生的话说,她可是消耗了足足10天的储量,才编织出这件“得意之作”。
临走前,医生还把一枚水晶装饰扣在了少女的肚脐上,林清雅感到一阵阴冷的波动瞬间传遍了她的皮肤。“就这样从这里离开,我也会很困扰呢。你现在的情况,恩,大概能维持10分钟吧,好自为之吧~”然而,李医生故意隐瞒了透支力量使用隐形术的后果。“魔能耗尽之后,可是会被蛛后的意志支配。阿拉阿拉,下面被道具封印的情况下,不知道会有怎么样有趣的结果呢?”

话分两头,离开了医生办公室后的林清雅,即时知道现在自己是隐形的状态,但是每当有人迎面走来时,她还是会紧张得感到心脏要从胸口跳出来一般。更加麻烦的事情是,在看病的高峰期,医院的电梯向来比较拥挤,发生了肢体接触的可能性极高,所以她唯一的选择是从楼梯一步一步走下10楼。“啪!啪!啪!啪!”长靴的鞋跟敲击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时间有限,少女三步并作两步,毫不顾忌被撞得生疼的脚尖。
待她跑进医院旁的一条小道,连续拐了两个弯之后,隐形的效果堪堪消失。一种失落感和饥饿感如潮水般涌现出来,并且在小巷的深处,传来一阵阵有着莫名吸引力的气息。林清雅无意识的地顺从着本能般的感觉,走了几分钟,她来到了一件有着恶俗涂鸦的酒吧门口。
“吱呀”一声,门并没有上锁,她轻轻一推,就自然而然的打开了。迎面而来的是一股香水,汗液,烟草还有荷尔蒙的气味。这种气味在以前绝对是林清雅避之不及的,然而现在被其他意志支配的她,却对此甘之如饴。
“草,二狗子你这个混球是不是又忘记锁门了!”一个光头壮汉转过身,“啵”地一声,他胯下的武器从一名全身只穿着一双黑色网袜的的少女体内抽了出来。蜜穴和后庭都有乳白色的精液渗出,一时间倒是分不出刚刚是插在哪里。此外,少女的双手和嘴巴也没有闲着,非常陶醉地给一名尖嘴猴腮的黄毛进行口交。
“好羡慕,好像要……”林清雅陷入了意乱情迷的状态,忽然间,她感到胸口的一疼,原来贴着胸口的小圆球上方弹出了一根尖锐的针管插入了她的乳头,一边震动一边向血液内散布了让燥热难耐的未知化学物质;与此同时,置入子宫内的“卵”也不甘示弱地震动起来。“恩……啊……”猝不及防的两面夹击之下,不堪挑逗的她忍不住发出了此前从未有过,娇媚入骨的呻吟声,跌坐在了地上。
“居然送上门来个极品的货色。”光头双眼放光,闯进来的少女比老大的小老婆还要靓丽几分。他大大咧咧地走向门口,迅速把门关上并且上了保险,又从头到脚来回扫视了一遍瘫坐在地上的林清雅,看到了少女下体的金属装置时,骂骂咧咧道,“妈的,是不是怕你勾引男人给你穿上了这破玩意儿”扯过了一张折凳坐了下来,“既然闯进来打扰了本大爷的好事,不让大爷爽几发,可别想着走,先帮大爷把家伙舔干净!”
林清雅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胯下高高昂起的长枪,精液和阴精混合的气味强烈的刺激的这她的感官,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在她耳边喃喃低语“精液是最美味的东西,快榨干他吧……榨干他吧……榨干他吧……”意乱情迷之下,少女张开檀口,伸出丁香小舌像小动物一样一点一点地舔舐起龟头附近的粘稠液体来。
“大哥,”被叫做二狗子的小混混刚刚对着只穿网袜的少女嘴里来了一发,这时候也凑到附近,谄媚的说,“您懂的……”“草,我不像你这个软蛋只喜欢口爆,干后面两个洞让女人欲仙欲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有成就感,懂?”
“是是是,大哥您说得对,您的威风可是整个黑虎帮都是赫赫有名的,夜御十女不在话下。”“算你小子会说话,去拿手机来,顺便拿支药来。”“拿这些东西做什么?”“拍些照片视频,然后用上药,这种极品骚货就归我们了,蠢货!”

鸡巴上残留的精液都被清理干净了,林清雅此时身体对精液的渴望已经战胜了一切,她满脑子唯一的想法就是努力让口中的巨物射出来。她无师自通地把整个巨物含入口中,富有节奏地吞吐起来,插入最深时直抵食道,从食道抽出后舌头围绕着龟头挑逗画圈。不多时,光头就发出了一声低吼,从少女口中拔出了武器,来了一次异常壮观的颜射,不光是脸,连眉毛上都沾满了乳白色的精液。
“咔嚓,咔嚓”二狗子用手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胯下的帐篷支得老高。
“咦?”刚刚被二狗子和光头“嬲”的少女此时披了件衬衫走了过来,“这不是会长么?”无巧不成书,这个画着烟熏妆的不良少女,居然和林清雅是同一所高中的同班同学。
“哈,蕾蕾你认识她?”光头问道。
被叫做蕾蕾的少女又仔细打量了几眼正把脸上的精液到掌心,慢慢舔食的林清雅,一脸厌恶的说道,“没错,她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学生会长呢?平时一副高冷冰清玉洁的样子,学校里的才子校草都没有追成功,没想到骨子里却是一个婊子。估计老早就被包养了。”蕾蕾抬脚踢了踢林清雅股间的装置,“装上这个是为了怕她给主子送绿帽吧。”说完,还不解气的想要蹂躏一下对方的胸部,谁叫比自己的还要大上几分呢?
“这个?”手掌反馈来的震动感让蕾蕾吃了一惊,她弯下腰,把林清雅胸口的黑色束带解开,露出了形状完美无瑕的乳房。“真是变态。”她发现挂在乳头上持续震动的装饰物,不是黏在乳头的跳蛋,而是穿过乳头永久性的乳环,即时是平时和黑帮鬼混的她也不敢挑战这种会造成永久性伤害的东西。
“蕾蕾,你们的校花大人比你还要开放啊。”光头也过了几把手瘾,对林清雅的乳环啧啧称奇,“下次要不要挑战一下?”
“哼,敬谢不敏!”蕾蕾扭过头,拒绝了这个提案。
“一人,我饮酒醉……”放在吧台上的手机响了,光头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发现已然是4点钟了。他赶忙站起来“妈的玩嗨忘记BOSS来的时间了。二狗子,把这个骚货校花打一针药,蕾蕾去找套衣服给她穿上,你们一起从后门走。”

4 thoughts on “蜘蛛结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