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passionate ♥

奇迹之港

奇迹之港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啊,有新的孩子来了么?”

一辆卡车停在了港口镇守府的门口,有工作人员从其上搬下封装完好的玻璃罐子。他们小心翼翼的将罐子运送到了指定的地点,与当地的提督完成了交接之后,便径直离开。

这个港区有些特别,在诸多镇守府之中也是最为特殊的那一个。

港区的特殊性是由管理港区的提督所带来的,在这个深海灾害四处泛滥而人人自危的时代,每一个提督都是守护一片海域的将领。正所谓强者自救,而圣者渡人,这个港区特殊就特殊在了——在绝大多数的港区击沉深海来求得片刻安宁的时候,这个港区的提督却在想方设法的将那些已经扭曲了的深海再还原回舰娘。

“噗呲……..”

港区的提督穿好了白大褂,做好了防护措施,然后小心谨慎的打开了玻璃罐的密封口。管内的特殊密封气体释放出一阵其妙的声响,然后露出了罐子中保存的女孩:这是一个被其他港区的提督击沉后打捞出来的孩子。一般来说,在深海被击沉以后,提督们总能在其沉没的地方找到新生的舰娘,提督们认为这是深海的怨念得到了净化以后,释放出了其中被困住的舰娘。但,总会有那么一些意外,虽然已经被击沉,但却仍旧被深海的怨念所缠绕,显然,眼前的这罐中的女孩,就是其中之一。

提督的技术研究才刚刚开始起步,她暂时无法直接将完整的深海还原回舰娘,但至少她可以试着拯救一下,这些处于舰娘和深海之间的“中间物”。

“整个躯干都还处于深海化甲壳的包裹中,体表皮肤破损,下肢分离不完善………”

眼前罐中的少女似乎是处于一种由深海向着舰娘转变的中间状态,但却没有彻底的摆脱深海的掌控。深海的残留物宛如深渊中鲨鱼的巨口一般将她的下半身吞下,只徒留下了刚刚诞生的新生舰娘那稚嫩的一张小脸展现的惊恐。她被负责打捞的其他提督就这样完整的连带深海化物质一起打包封装了起来,送到了这个港区。谁也不知道,等待她的,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而隔着厚重的防护服,这港区的提督仍旧在仔细打量和观察着眼前的这个不幸的小家伙,并在自己的内心谋划着医疗的方案。不,仅仅只是肉眼的观察根本不够,她需要对她进行更加彻底的扫描!

随着机械的轰鸣声,机床带动着玻璃罐中的少女进入到了扫描仪器之中。透视的镭射光线穿越了包裹外表的深海化物质,将掩埋在黑色外壳下的真相显示在了提督的面前。

一般来说,这种脱离深海失败的舰娘肯定有某些内在的原因,或许是舰装过大而被卡住,又或许是某些关节和皮肤仍旧与原本的深海化物质有所粘黏,再或者,是舰娘本身较为虚弱没有足够的力气脱离。提督的内心原本已经预演好了一些情况该如何处理,但是当她看到了扫描所得的结果的时候,她依旧被震惊了:

这位舰娘不过只是大约六岁女孩的样子,但在仪器所显示的屏幕上,她的身上却密密麻麻的爬满了细密的黑色细丝。那是深海物质凝结出来的高强度纤维,提督以前也见过类似的情况,但却从来没有哪一次像这般密集:从那稚嫩的双臂开始,黑色的线条一圈一圈的缠绕在皮肤的表面,从身体体表的毛孔处进出,几乎完全的渗透满了整个皮肤的表层,深入到了体内的内脏。两只手臂被高强度的纤维强制拉扯到了背后并捆绑在一起,与背部融为一体。而在禁锢了女孩的双手之后,这些纤维一转方向,绕到了她的下腹部,分化出了密密麻麻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网格,这些密集的网格或潜伏在皮肤之下,或从毛孔奔腾向体表,牢牢的将其禁锢在了这个深海的躯壳之内,宛如针线一般残忍的把六岁的小女孩与一具丑陋狰狞的怪物缝合在了一起。再往下看,则更加的惨不忍睹:深海化的器官直接粗暴的嫁接在了女孩的身体器官上,接管了她的营养循环,触手状的环状肌管道与肛门的腔肠对接,而幼嫩的尿道则被纤维贯穿,黑色的纤维一直顺着膀胱延伸向了肾脏,深入到了每一个肾单位,每一个肾小体的深处,直接与产生原尿的血管对接。大股大股的深海原浆填满了阴道内部的子宫乃至输卵管,将整套生殖器官染黑。深海物质已经完全的渗透进了她的体内,并成为了营养循环的一部分,换句话说——就算提督使用外科手术的手段人工摘除这些深海化物质,她也无法继续独自生存了。

仪器的扫描还在继续,当视线越过她的盆骨部分之后,大腿处的状态则越发的惨不忍睹:双腿间的缝隙被深海化物质所粘合,两条腿骨几乎要合二为一,皮肤与皮肤间因为压迫而融合,随之而来的便是两条双腿开始向一只完整的鱼尾演化。高强度的纤维压迫着女孩的神经,难以想象在这之前她到底在忍受着何等的痛苦。附着在脊椎骨骼上的黑色纤维虽然已经失去了活性,但想要摘除依旧有着极大的难度。

“又到了考验技术的时候了啊……….”

对于不理解科学技术与医学已经发展到何等地步的人来说,看到这样的透视图的话,几乎完全就会绝望了。但对于提督来说,这个孩子依旧存在着被抢救回来的可能。深海化物质有专门的药剂可以溶解,而形成的固化纤维则可以通过高强度切割技术来去除。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虽然这个孩子几乎被深海化折磨的不成人形,但倘若深海是要把好好的人给变成鬼的话,那么作为港区的提督,她的责任就是要把鬼变回人!

“准备器材!准备麻醉!切割机就绪!”

提督在手术开始前再度深吸了一口气。

强者自救,圣者度人。

手术,开始!

第二章

即使是再糟糕的状况,都绝不要放弃希望。

水流切割机的轰鸣声响起,要想拯救这位少女,第一步便是将她从厚重甲壳的拘禁之中解放出来。大型的轮盘切割必将产生摩擦高温伤害到其中柔弱的躯体,所以这里提督使用的是高压水刀。带有磨砂的水流在高速下冲垮了深海化物质结成的硬壳。一开始的水流带出的只是肮脏的黑色浓汁,深海化物质在这水刀的冲击之下解体、融化,并极尽所能的展示它污染的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凝结在外部的厚重外壳被完全的打开,水刀的颜色也再度从漆黑转为正常的白色,厚实的壳上显露出了一道深邃的切口,其下露出了包含在内女孩的苍白皮肤。

按照医疗计划,第一步是要分离少女的双腿,并将少女从整个外壳中剥离出来。虽然已经在透视仪器里看过了,但现在亲眼看到切口内的景象,依旧是极其富有冲击性的事情:暴露在外的两对小脚丫呈现出一种失血的苍白感,致密的黑色网状纤维在其皮肤与毛孔间穿梭,仿佛生来便穿着一对精制的丝袜。幼女娇嫩的皮肤吸饱了水分,与深海化物质交杂在一起,伴随着皮肤从双足处向上方蔓延出一副仿佛绣花般的纹理。

而提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成为拆线的医生,把这寄生在女孩身上的恶毒蔷薇抹除!

深海化物质构成的纤维具有极高的强度,只凭借普通的手术刀是无法切断的。更何况,这些纤维密布在幼女的整个皮肤之下,已经在她的体表构成了一张大网,想要一个个的斩断,也极其的繁琐。但提督仍旧是有办法的——外壳已经切开了,内里被包裹着的女孩总算接触到了外界。但她依旧被密布于全身的纤维所束缚,双手被牢牢的绑在了身体的背后,腹中的器官强行被插入链接,必须要靠外接的深海器官才能完成身体代谢的循环。

在拆除掉体表的纤维之前,首先得切除掉这些插入女孩内里的深海化器官!

巨大而又肥腻的肉球延伸出恶心的血管,径直的连接向了女孩的下腹部。这并不是简简单单一刀切开就能搞定的事情,在那巨大的血管之下,包裹着供应女孩维生的动脉血管、透析液管与营养输送管。深海器官外包了女孩体内的代谢系统与血液循环系统,把控了她生存的命脉。提督必须要在切断对应管线的同时立即用人工的机械进行替代接管,否则脆弱的生命之花就会在顷刻间凋零。也只有科学技术的发展才能让现在的提督拥有与死神共舞的能力,将几乎注定要提早衰败的孩子拉回人间!

人的手可以稳到什么样的地步?又可以快到什么样的地步?当你以拯救生命为目标,以死神和阎王为对手的时候,你就必须要做好拼上一切的觉悟。化学,物理学,病理学,生物学,你背靠的是人类千百年来从希波克拉底时代积攒至今的知识,你握着的是这个时代大工业背景所缔造的结晶。恶毒的深海把人变成了鬼,那么提督要做的就是把鬼变回人。所以,每一根血管,每一个病灶,一气呵成的动作,把枯萎的去掉,把完好的缝合,用数千度的高温点杀残忍,用液化的氦气毁灭束缚。深海化物质确实是极其难缠的对手,但现在它面对的是熊熊燃烧传承千年的文明之火,它还远远不够格。

“深海纤维只能通过极大的骤然温差从内部进行破坏,为了防止伤害到其寄生的病人,精度需要达到百分号后九个九。”

在当初提督提交出这一论文的时候,一切都还只是假设。但只要有那么一丝可能,幻想的东西也会变为现实。

被剥离出来的孩子,连接着供应其生存的机器与插管,被固定在了专门的槽位上。槽位上方悬挂的是代表了当今顶尖工艺的光刻机,微步进机械与超高精度打磨晶片的完美协调会把误差控制在十数纳米的单位,现代化的处理程序与识别技术则将会接管女孩的躯体——就好像给完美的宝石配以流光!

真的只是一道流光!

那些漆黑到透亮的深海纤维,那些宛如纹身和丝袜般与女孩皮肤交融在一起的东西,被一阵七月的流火从头到脚的抚摸了一遍,便化作了灰白色的粉尘,随风飘扬而去了。激光的能量将坚不可摧的束缚燃成一缕青烟,在刹那间解放了女孩体表的束缚。但这仅仅只是个开始,更为棘手的,还在后面。

那些深入她体内的黑暗,才是最为难以解决的!

所有之前的手术,都是在这一步失败的!

深海化的物质长期浸泡着她的内脏和器官,使得大部分的器官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畸变。就算提督有着各种现代高科技的辅助,能够摘除掉深海物质,但始终有一个难以度过的难关:深海的寄生会渗入骨髓,附着于脊柱之上。这是深海控制少女行动的罪魁祸首,也是难以处理的极复杂地区。绝大多数手术中的少女都无法挺过这般刮骨疗毒的痛苦,纵使已经陷入了深度的麻醉,也依旧会因为反射神经过激而抽搐致死。在一次又一次以悲剧结尾的手术过程中,提督得到了一个近乎于绝望的事实:想要摘除这一部分的深海化物质近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铭刻在身体本能当中的肌肉运动会在剥离的时刻严重干扰手术刀的行动,害死可怜的女孩。就算以最好的麻醉条件,也无法抑制住脊椎的本能。

又一次来到了这生与死的十字路口,又一次来到了这死神舞会的高潮。即使是以提督这见惯了生死的个性,也不得不发自内心的产生了迟疑:也许,就在下一秒,又一个年轻的生命将会香消玉殒。而如果就此罢手,虽然无法根除深海,但至少能压制住深海化至少十几年的光阴。那是女孩子一生中最美好的十几年啊——生与死之间有大恐怖,而她又凭什么有帮人选择的权利呢?

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拉了下来。

等等……..这……..这不可能…..

提督抬起了头,早就陷入了深度麻醉的女孩怎么可能还有反应?!除非………..

她根本就没有被麻醉!!!

她看向了指示的机器,这躺在手术台上的少女早就恢复了意识!但是,什么她一动也不动,让提督感觉她就像被麻醉了一样?!!

嘶嘶嘶!!!!

只是稍微的去想象一下,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情况下经历了刚才那么多的女孩到底要忍受多少痛苦,提督就不禁寒毛倒立!!!

这是何等强韧的意志与精神?!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情况下表现的如同深度麻醉一般一动也不动,甚至到达了能够让提督施以手术的条件,与死神共舞的,绝不只是提督一个人!

原来,她一直都与自己站在同一边!

隔离防护服内的眼泪已如泉涌,眼前的这孩子纵使堕入比刀山火海还要残酷万倍的深渊,依旧没有放弃希望!深度麻醉都无法消除的身体本能,硬生生被她用不屈的意志力压住了!

“快了!就快了!姐姐马上就帮你处理好啊!就要过去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那生与死之间不可被一个人突破的界限,在她们悄然无声的合作之间,恍然而逝!

尽管提督已经尽了她最大的努力,但她依旧不得不摘除了女孩一部分的肾脏,三分之一的子宫壁以及近乎全部的大肠才将残留在她体内的深海物质清理干净。长期未经光照的皮肤十分娇嫩,必须先在培养液中进行一段时间的自我康复,才能恢复到正常的水平。而由于清理时造成的损伤,提督不得不使用导尿管来控制她的排泄。

可以预期,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孩子都必须依靠大量的维生装置才能维持生命了。

但是,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她们战胜了死神,战胜了扭曲人心智的怪物,展现出了属于人类的决心和伟大!在这通天彻地的觉悟之前,即使是无所不取的死神,也同样败退!

无论如何,当太阳从东方升起,又从西边落下,再又过去了四个钟头之后,所有让她摆脱深海的纠缠的步骤,都施行完毕了!

这将会是一次破晓和新生!

“从今往后,你将会不再是被深海所诅咒的怪物………”

从最丑陋不堪的残茧当中救出的女孩,一如窗台上的土豆,竟开出了美丽的花

第三章

时光转瞬即逝,阳光洒在港区的广场瓷砖上,叫人懒洋洋的,可以很轻松的静静坐在长椅上一个下午也不觉得厌烦。

严冬已经过去了,接下来是春风拂晓的光景了。如果要是没有深海在肆虐的话,提督真想带奥班农出门去走一走。

“好了好了啊,就快好啦!再忍一忍,还有三个月,器官就培育好啦!”

距离手术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这个柔弱却创造了奇迹的女孩也逐渐融入了镇守府的生活。将被深海侵蚀的舰娘通过人工手术的方法拯救回来,这是一项震惊世界的奇迹。但奇迹和魔法并不是免费的,且不说整个手术过程之中动用的大量高精尖仪器与术后治疗的后续费用,更不提提督本身作为尖端医生所付出的寒窗苦读的个人努力与培养这样一位医生所耗费的资源。仅仅是这场手术本身,就在奥班农的身体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副作用。

“呜呜………”

六岁的小女孩身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满脸通红的张开了自己的腿。膀胱的残损使得她必须要靠导尿管和尿袋才能维持下身的清洁,如果只是在大姐姐的面前放尿的话,倒还算不上些什么。但为了维持身体机能的活性,将她从装有透析仪器的病床上解放下来,她必须要接受每天一次将特制药液由尿管灌入肾脏的特殊治疗。

“嗯,看样子小土豆今天也是充满了活力呢!”

为了防止压到伤口,奥班农只在外穿了一条轻飘飘的裙子。提督只需要把她给抱到桌子上,再掀开裙子,幼女可爱的下体便会暴露在外,一清二楚。轻巧的管子从女孩的尿道口延伸出来,链接上了挂在大腿侧面的尿袋,而其下的阴部与肛门则被一个透明的塑料罩子所吸住,同样链接上了另外的一根导管,挂在了另一边大腿的袋子上。小小的奥班农两腿左右各挂着一白一黄两色的袋子,看上去晶莹剔透,再配上她那羞红了的小脸,真是惹人怜爱。

“呀!”

提督只是稍微的碰了碰那根插在尿道口处的管子,奥班农便立刻发出了可爱的尖叫声。提督知道这并不是弄疼了奥班农——即使是再大的痛苦,她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这是毫无疑问的——恰恰相反,那是因为另外的一种感觉。恩,很可爱的一种感觉。

虽然已经完全的将深海化物质剥离,但深海本身对奥班农的身体却造成不小的破坏。她原本的消化系统几乎已经无法再正常工作了,肠道本身在深海化物质下变成了胶状的密封腔体,使得吸收食物中的养分变得不可能。现在的奥班农如果要从口中吞下些什么的话,食物会一路通顺的从肛门处排除,而中间不会有任何变化。而且,因为深海物质长期的贯穿,奥班农肛门处的括约肌也早已失活,完全无法控制食物的排出了。事实上,在奥班农被提督剥离出来之前,她身体的能量供应几乎完全来自于位于她子宫内部的高浓度深海化物质聚合物。子宫动脉在深海化物质的催化下形成了特殊包被的胎衣,并逐渐将这个用于孕育新生命的器官变成了另类的消化器官。原本用于向婴儿输送养分的渠道现在反过来开始吸收起了营养,并完全取代了原有的消化系统——显然,在那种不需要考虑消化食物而只需要接受单纯的糖类、无机盐、维生素的情况下,这种方式能让吸收变得更加高效。

这就使得奥班农在被提督所拯救以后的进食方式变得奇怪了起来——如果按照既有的逻辑的话,从今往后奥班农的子宫会代替原本的肠道变为吸收营养的器官,提督必须要调配好小分子结构的营养液,通过向阴道内注射的方式给她供应养分。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也不过只是会使得她每次进餐的方式变得叫少女羞涩起来而已。但这种直接吸取养分的方式会使得食物失去原本消化系统的缓释效果,换句话说——那就必须得想个办法,让营养液被持续不断的注入子宫内并被吸收,既不能一次性注入太多而使得她体内血浆的浓度过高让细胞失水,也不能断绝了注入而使得子宫空挂而混入空气——她现在的子宫内部直接连通了毛细血管,必须保持充满液体的状态,否则就会因为血小板接触空气凝结而死于血梗。但如果要使用机器挂载在她的下体上的话,那她显然根本无法离开病床。

天才的提督立即想到了旁边的那个几乎废弃无用的消化系统,现在那个消化系统几乎可以被视作一根密不透风的胶皮管,正好可以用来做些什么。所以,理所应当的,提督用一个特制的塑料罩盖住了奥班农的肛门和阴道,这样,从肠道中因为重力而流出的水就会自然而然的在压力差下先流入营养袋中变为营养液,再进入子宫内部。奥班农只需要日常保持饮水填满胃袋,即可自由活动。
不过,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是,尽管奥班农年龄很小,仅仅只有六岁左右的样子,但她的阴道和肛门在深海化物质的作用下似乎都十分的敏感,这两处位置长期有液体流过会对她产生不小的刺激。平时闲下来的时候也许仅仅是会让她有些脸红,但在每天灌输药物治疗肾脏的时候,却会产生一些奇妙的效果。

“啊啊,轻一点好吗?姐姐不要碰那里啊!!” 如果提督本身不是一个身材高挑,第二性征明显的知性女子的话,显然此时此刻这个场景一定会让宪兵队将她当场拿下。但说来你可能不信的是,接下来提督要做的都是非常正常的治疗手段——虽然她本身也乐在其中就是了。 “嗨呀,小土豆你别乱动了,你这样乱动我也没法进行治疗啊!乖孩子要听话哈!等治疗完了姐姐带你出去玩!” 但奥班农仍旧扭动着她的小屁股,就是不乐意让提督继续对她进行治疗。那两条洁白的小腿在桌子的边缘到处晃动着,摆明了是一副撒泼打滚不愿意的样子。

“哎,你还以为我治不了你了?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看招!” 提督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弹力绳,一把就抓住了那一对在空中到处乱荡的小脚丫。 “看我给你绑起来!我看你还老实不老实了!” 考虑到奥班农的身体还没有完全的康复,提督尽可能的用最柔和的方法把她给控制住,使用的绳子也是柔软的弹力材料制成的。先是用绳子绕过脚踝,在转了一个八字之后固定上了桌腿,使得奥班农呈现出一个双腿张开在桌上劈叉的姿态来,接着则是用绳子绕过她的大腿丫,然后分向两侧兜住她柔软的小腹部。由于子宫中充斥着液体的缘故,奥班农的小肚皮微微隆起,呈现出一个天然的弧度,仿佛一个只装了三分之二水的气球。提督专门用一片弹力布包起这一区域,以防止绳子的勒力对她造成伤害。弹力绳继续向上攀爬,挂在了她光洁的胳肢窝下,并将手臂也固定在了桌面上。 奥班农起先还有些反抗的意思,但到了后面,也只能乖乖默认了让提督把她给绑好了。待到提督完工,她看上去已经变成了岔开床腿平躺在桌子上的一个“大”字形。 “好的!那么接下来的第一步是先放尿放干净!然后再清洗肾脏与膀胱!” 提督取下了绑在奥班农大腿侧面的尿袋,并打开了导管夹。顷刻间,热气腾腾的尿液便流了出来。但仅仅只靠膀胱本身的弹性,并不能够完整的排净积存的尿液,这种时候,就需要一定外力的辅助了。 提督取出了一个大大的针筒!当然,上面没有连接上针头。 “唉,虽然有这么多的高科技,但有时候还是最简单的最好用啊。” 提督用针筒吸取了满满一筒300cc的清洁溶剂,接上了导尿管,然后用手用力的一推! “呀啊啊!!” 顿时,被绑好了的奥班农就感到大股大股的液体涌入了她的体内,将她小小的膀胱撑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憋尿感迅速的环绕了她,让她下意识的想要放松括约肌。但不幸的是,奥班农的尿道口早就在深海化物质的侵入下失去了弹性,排尿已经根本不是她主观意识能够控制的了。 “提督姐姐!能赶快把那些清洁药剂抽走吗?人家想尿尿,肚子里涨的好难受!” “这才过去几秒钟啊?清洁剂要生效起码得泡上五分钟!” 天啊,五分钟! “放心!你的膀胱因为深海物质凝胶化的缘故,柔韧性要比普通人好太多。只是这种程度的充满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事实上就算我再冲入300cc,你顶多肚子上鼓起一个小包而已…….” 但那种呼之欲出的满胀感,实在是叫奥班农有些无语。她体内的这些器官虽然在深海物质的影响下变得相当坚韧,但却比一般人的要更加的敏感。也许对于别人来说这种层次的憋尿只是忍一忍就过去了,但她却好像感觉自己的膀胱就要爆炸了一样。 时钟滴答滴答的走过,奥班农也一遍又一遍的问提督姐姐到底时间到没到。提督告诉她这个事情急不来,只有时间足够长,膀胱中的液体才能在压力的作用下逆向上升到肾脏的内部完成清洗。而这仅仅只是清洗而已,还没灌入药液呢! “好了好了,时间到了!” 提督拔掉了封堵导尿管的塞子,奥班农几乎是急不可耐的希望膀胱中的液体能够被释放出去。她花了快要有三十秒才逐渐排光了肾脏与膀胱中的清洁剂。 “这样可是弄不干净的哦!还需要用生理盐水多洗几遍呢!” 提督继续进行了几次操作,直到奥班农几乎要露出了被玩坏的表情以后,才宣布可以开始注入药液了。 这回,可就不是用一个针筒顺着导尿管注射一下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了。提督推来了一台专门的机器,并将管子接在了机器上。接下来,这台机器会用瞬时的高压将泡沫药液打入奥班农的体内,以确保药剂能够抵达身体的最深处,发挥出应有的药效来! 但这么做会有一个问题,也是让奥班农羞红了脸不敢看向提督的地方:机器的功率相对较大,药液以少量多次的方式不断的打入她的体内,就必然对她的整个身体产生冲击力。而她的子宫与肠道中充满了营养液,就会使得冲击波完美的被那些液体所吸收,接着化作一次全方位无死角的阴道按摩。恰恰,虽然她仅仅只有六岁,但身体却意外的敏感………. “啊~!呀~~~~!”

根本就是发自本能的,当机器开动起来以后,那种来自身体内部的奇妙感觉完全的包裹住了奥班农的灵魂,使得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可爱的声音。而旁边的提督则一脸坏笑的看着体验着身为女孩子的美好的奥班农,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阳光洒落在镇守府广场的瓷砖上,在这样一个美好的下午,春风会卷起每一片思绪,将人们带往远方。

第四章

“我觉得,从某个角度上讲,我的治疗失败了。”

提督比较无奈的看着电脑上的视频监控,这当然是奥班农房间的监控视频。而视频当中显示的景象,如果提取出来,再放到一些隐秘的小网站上,打上一些诸如sex toy,Lolita之类的标签的话,显然是可以收获大批大批的“楼主好人”的。

这一个月以来,奥班农身体上的残损逐渐在治疗之中得到了弥补。那些器官的缺损也随着培养仓的工作而生成出了崭新的替代品。但与身体上的逐渐康复相比,奥班农的精神状态却是可谓“江河日下”,每日越来越沉浸在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肉体的欢愉上了。

在视频的监控当中,即使是夜晚睡着了的时刻,奥班农的手依旧覆盖在了她自己的下体和胸部,下意识的揉搓着,满脸都充满了愉悦的通红颜色。尽管她的阴道和肛门都被塑料盖板封闭了起来,但她依旧在试图通过搓揉周边区域来获得一定的刺激和快感。甚至,不仅仅是下体,就连理论上说应该是完全未经发育的胸部也成为了重灾区。

“她还只是个孩子啊!不管怎么看,这都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女孩而已!但却沾染上了这种淫荡的恶习,每天沉迷于敏感部位的刺激无法自拔。不行,我一定得想个办法,决不能再让事情继续这么发展下去了!”

提督开始思考,思考应该如何才能让可爱的奥班农过上一个正常女孩的生活,而不要过早的沉湎于这种病态的快感之中。虽然说在办公室的电脑上看一个水灵灵的小妹妹搞给你看确实是一件叫人兴奋的事情,但不管怎么说这个也实在是太恶劣了一点。

“喂!奥班农?喂!!醒一醒!你看看你还有没有样子了!”

第二天早上,提督直接掀开了奥班农床上的被子。她依旧处于那种醉生梦死,眼神迷离的状态。双手几乎要把自己胸前的一对平原给揉肿。

“啊?!呀呀呀!!!”

在提督又大声的喊了几句以后,奥班农才逐渐的从那桃色的梦境当中清醒了过来,发现提督正在满脸失望的看着她。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呀我的小土豆!才这么小就这么的淫荡了吗?!小小年纪不学好就学会自慰了?!啊?你害不害羞啊?!”

提督的几句话直接把刚刚睡醒的小土豆给吓傻了,呆呆的坐在床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很快的,那一副茫然失措的可怜模样就又让提督心疼了起来。她不由的开始思考,到底应该怎么解决和处理这件事情。同时,她也意识到了,单纯的靠指责可怜的奥班农,并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

身为一名医学博士,她也很清楚什么叫做物质决定意识的道理。倘若奥班农拥有的是一具正常的身体的话,那她根本就不可能产生通过刺激自己来获得快感的想法。正是因为深海物质的侵染使得她的身体变得如此之敏感,所以她才会在小小的年纪就染上了如此的恶习。这件事情就好比吸毒一样:如果说一个人自己不学好,去接触了那些药剂,那固然是可恨且可悲的害人害己。但假如说出现了那种文艺明星被演艺公司强迫注射了毒品再控制起来的事情,那这个人显然就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了。如果这个时候再用对待普通吸毒者的目光来指责他的话,显然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再更进一步,有人拿菜刀杀了人,不去责怪杀人者,却要批判卖菜刀的人,那显然更加是一种不辨是非。

所以,一切的一切,还是深海物质的锅!

就事论事的话,目前发生在奥班农身上的这个事情要从生理学上来解释的话,其实问题也并不复杂。无非就是多巴胺分泌失衡,导致过高的颅内激素影响了人的思维而已。但人的大脑是很复杂的一种器官,就算是以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提督也依旧不可能做到通过什么手术来调整奥班农身体的敏感程度来帮助她戒色。但假如说每一个被深海所侵蚀的女孩都会面临这样的一个难题的话,那么提督就必须把这个问题纳入严肃的科研课题,然后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人脑通过多巴胺来产生期待,而通过鸦片剂来产生满足。詹姆士博士的实验证明了多巴胺是一切欲望的物质基础,不具备有特异性,使人产生进行行动的欲望。而鸦片剂则使人获得平静和满足,抵消多巴胺产生的欲望。这两者宛如杠杆的两端,当多巴胺增多时,人失去平静而产生强烈的欲望,鸦片剂降低。而当鸦片剂增多的时候,人则进入贤者模式,失去欲望。显然,奥班农在被深海物质所侵染以后,多巴胺与鸦片剂的平衡被破坏了,这就使得她的身体永远处于饥渴的状态,呈现出这种欲求不满的病态来。”

当然,这绝不意味着提督要给奥班农人工注射鸦片剂。但知晓原因本身,对解决问题是有着决定性的帮助的。

“一般来说,身体是有自我调节功能的。在反复进行了相同的刺激以后,这种刺激行为本身会趋于迟钝乃至平淡。专业的鉴黄师不会因为普通的a片而激动,而那些达成了千人斩成就的演员甚至对交配行为本身都会产生厌恶。按理说,如果更加进一步加大奥班农的刺激频率的话,普通的刺激就会被冲淡。而且,多巴胺本身是不具有特异性的,只不过是产生一种想要行动的欲望罢了。只需要把奥班农的行动欲望从自慰引导向其他良好的方面,应该就能帮助她克服这个问题………”

换句话说,还是生活太闲了!古人云饱暖思淫欲,果然是有道理的。如果每天安排奥班农正确的发泄掉身体的精力的话,她也就能够放下这些问题,做回一个正常的孩子吧!

但是,到底要安排奥班农做什么呢?

“那就先来锻炼身体吧!!!”

奥班农这么可爱的身体,不锻炼锻炼好,那可就太浪费了!再说了,本身足够的体育运动就对健康有益,恰好她的身体也算是痊愈了相当大的一部分了!

“嗯,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跑步机,接下来你就站在这个台子上,坚持跑步的状态就好了!对你的康复很有好处!”

提督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显然,事情的发展有些超乎她的想象。满脸通红的奥班农在踏上了跑步机以后,随着她双腿的迈动,下体间产生的摩擦也变得更加强烈了!

喂喂喂!我没看错吧?!你怎么跑个步都能跑出娇喘来啊?!你这身体到底是有多敏感?喂喂喂!都翻白眼啦!

不!不止是翻白眼!虽然奥班农确实还在抓住跑步机的扶手不断的进行运动,但每一次迈步,每一次两腿间的交换,都必然会使得那一块链接她肛门和阴道处的盖板与大腿内侧产生摩擦,产生一个强烈的刺激。不知不觉间,她的跑动速度越来越快,神智也越来越迷离。甚至,随着快感的积累,最终,她竟然达到了一次高潮!

年仅六岁的幼女,居然能够产生高潮的潮吹,在亲眼见到这之前,对于提督来说简直是无法想象的。大波大波粘稠的液体被阴道分泌出来,紧接着在水压下再度被压进了子宫内部,进而被身体吸收,代入血液的循环,让催情的雌性荷尔蒙弥漫到浑身上下。这对于奥班农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在原本已经飞速转动的情欲引擎上再猛踩了一脚油门。眼神迷离当中,她更加卖力的跑起了步,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个循环。

提督还能说些什么好呢?

提督只能庆幸,爱液的主要组成成分为水、吡啶、鲛鲨烯、尿素、醋酸、乳酸、醇、二元醇、酮及醛,都是本身血液中就有而能够直接吸收的东西,至少不会把奥班农给毒死。

“那……….既然不能跑步的话,我们去跳绳吧?跳绳不需要迈动双腿,这样应该就不会产生更多的刺激了………吧?”

奥班农拿着跳绳,来回上下的进行着蹦跳。然而似乎提督忘记了,在奥班农的子宫之中,充斥着大量的液体,而显然这些液体与她身体器官的密度完全不同。当她进行蹦跳的时候,密度较小的肉体会在相同的受力下得到更大的加速度。而当整个身体朝上的速度都超过了子宫中的液体时,就意味着,那些营养液会试图反向冲出阴道,再通过下体的塑料回路灌回肛门内部。

奥班农只感觉到,大股大股温热的液体先是从她的阴道中不断的涌出,产生一种非常舒爽,如同排尿般的感觉,又紧接着在压力的作用下一股脑的倒灌进了肛门和腔道,进一步刺激的她满脸通红。一股气直接从股间直冲脑门,顺着笔直的肠道反向冲向了她的胃袋,乃至于口腔!那些混合了幼女爱液的营养液从喉头不断的涌出,打在了舌头上,味道竟然相当的不错,有一股葡萄糖与氨基酸的清香。

提督起先并没有发现奥班农的异常,以为跳绳对于她来说是一个不错的运动。但很快,她就发现有液体从奥班农的嘴角、鼻孔,以及耳道渗出。人的鼻腔与口腔和耳道,甚至眼睑都是联通着的,大股大股的液体倒灌尽管被奥班农努力的咽了下去,但依旧会有少量的残留漏出。

“喂喂喂……….这也太可怕了吧?你怎么做什么运动都能高潮啊?!!”

当了解到跳跃运动会把奥班农的身体变成一个不断将液体从口腔中压出的水泵以后,提督彻底的陷入了无语当中。跑步不行,跳绳也不行,换句话说就意味着所有的田径动作都不可以。那么,奥班农还能做些什么运动呢?体操?那怕不是她会当场化身喷水花洒,把她腹中的营养液洒个一地!

好像只能去做一些举重之类的上肢运动了呢!

“来,这里是健身房,这个叫哑铃,这个是锻炼腰腹肌肉的,这个是锻炼背部肌肉群的,来做个仰卧起坐试试看?”

尽管带一个六岁的小女孩来撸铁实在是有些画风诡异,但不管怎么说毕竟也算是运动,不是吗?

但………

仰卧这个过程,并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起坐的话,却是实实在在的在直接弯曲她体内的那一条笔直的胶状肠道!

“噗滋!!”

一大口营养液在骤然的压迫之下,直接从她的口中喷了出来!

而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上方的口腔有液体被喷出,那么下方必然也会受到同样的压力!顿时,大股的液体从她的胃部被泵进了子宫当中,在瞬间造成大量快感的同时,直接让她的肚子凸起了一个小球!

“……..那算了,你还是练一练拉力器吧。”

只是锻炼胸大肌以及手臂肌肉群的话,总不会再牵扯到她下体的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管道结构了吧?

这一回,总算再没弄出什么上喷下鼓的问题来了,提督看奥班农的表现,似乎问题不大。

虽然她还是保持着那种满脸通红的发情状态,但只要运动到尾的话,就能逐渐自我缓解吧?

提督是这么想的,而奥班农也是这么做的。

年仅六岁的女孩,就这么每日锻炼,锻炼了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

但提督却万万没有想到,对于同样被深海物质侵染过的胸部来说,这样高强度的锻炼,究竟意味着什么。

第五章

“你…..你你这是什么情况?!”

提督今年多大了?二十有六啊!

而眼前的奥班农呢?不过是她年纪的零头!

但是,倘若将小小的,身高不足一米二的奥班农等比例放大一下,放大到提督现在的1米7的身高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她胸前的规模,将会完爆自诩为高挑御姐的提督本身!

“我只是按照提督的建议来做的啊……..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奥班农显得有些委屈,又有些茫然失措。她的胸部在经过了锻炼之后,以匪夷所思的速度饱满了起来。但因为她本人还十分年幼,身体本身就很小的原因,不知为何,胸前的两个半球也相对应的适应了她胸的宽度,形成了两个虽然半径不大但是非常浑圆的球体。

“呀!白色的东西要流出来了!好,好奇怪的感觉………”

提督以近乎无语的目光看着眼前幼小的奥班农,谁敢相信年仅六岁的女孩竟然能够拥有发育完备的乳腺,甚至出产乳汁?科研界至今都没搞明白深海化物质的组成究竟是什么。但现在看来,这种黑漆嘛污的东西实在是太过于神奇了一些。

乳腺通过流经乳房的血管把血浆转化为乳汁,虽然本身乳腺是由汗腺演化而来,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直接将血转化,但其中的营养物质,是确确实实来自血浆。换句话说,对于年幼的奥班农来说,持续不断的泌乳就相当于持续不断的失血,是对身体的一种严重的负荷。所以,对于自家奥班农一觉醒来胸前多了一对大波,并且开始源源不断的朝外喷射乳汁这一件事,绝不是简简单单的把她的乳汁按时挤出来就能够解决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虽然提督竭力的想要去阻止,但不知道为何,奥班农的身体似乎在自发的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而奥班农胸前的这忽然冒出来的一对乳房,也使得提督不得不想办法改进一下奥班农身上的维生装置。

“走,跟我去手术室。”

提督捏了捏奥班农幼嫩粉红的小乳头,一股股的白色汁液不可抑制的涌出。显然,此时的奥班农胸前乳房内的乳腺早就溢满了乳汁,达到了一种饱和的状态,仅仅是轻微的触碰,都会导致其中的液体喷发。

“额,能不能先帮我把胸部里面的液体挤出来一些啊,我涨的好难受………”奥班农简直要哭出来了,她感觉自己的胸口就像要爆炸一样,稍微碰一碰都会有溢出的感觉,仿佛憋尿一般的感觉,但比那个要更加的深邃,直抵心脏。

“那……..要不我帮你吸出来一点?”

不管怎么说,这也太过于诡异了:一个二十六岁的大姐竟然要吮吸六岁幼女的胸部,完全就是身份和年龄的错误。但深海物质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东西,而显然奥班农现在只一心想着缓解自己胸口两个巨大的圆球给她带来的痛苦,并不在乎其他别的什么东西。最终,提督还是把嘴凑了上去,凑到了这幼嫩的,理论上说根本不存在的乳房面前。

“唔…….”

乳汁像泄洪一般的涌出!很快便填满了提督的口腔。这幼女的初乳是如此粘稠,以至于温热的液体竟然在喉咙中凝成了一条线,让提督甚至能感受到那种挂在口腔中不断向下延伸的触感。人们都说评判好酒的标准是自然而然能够挂杯,提督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原来乳汁同样能产生异曲同工之妙。

和这个比起来,以前所有外面卖的牛奶,都是垃圾!

“唔唔唔,嗯………”

而对于被吮吸的奥班农来说,当胀痛得到了缓解之后,排出乳汁的过程本身便能产生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她感觉一种悠然自得的闲适从胸口的尖端蔓延开来,逐渐浸透了整个乳房,在其内部沿着乳腺本身构成一张致密的网,又顺着继续扩散蔓延,潜入心脏,随着澎湃的跳动将浑身的血管都纳入这一共鸣。在这一刻,她好像和胸口的提督连成了一个整体,沉醉在了这一传递的过程当中。

“额,差不多了?”

解决了生理问题以后,就必须得考虑正事了。

事到如今,提督解决奥班农胸前这一对使她不断失血的圆球的办法,便只剩下一个了:想办法将分泌出来的乳汁,再度送回身体循环内部。而如果这么说的话,从身体结构的角度出发,其实需要做的也很简单,一个微创手术便可解决问题。

提督的计划是这样的:反正奥班农的喉管乃至整个消化系统都早已停止工作,变成了一个单纯输送物质到肛门处的管道,那么只需要用一根细管将胸口处的乳房和食管连通,当胸腺中积累的乳汁过多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便会流入食道,然后再穿过整个肠道,从肛门流入子宫,再度被身体吸收。但这里有一个问题:正因为乳汁其实是经过了一次处理和分泌的,所以组成成分和血液有很大差别。缺少了胃蛋白酶的作用,乳汁当中的蛋白质无法分解成氨基酸,这就意味着,长此以往,奥班农的血液将会因为高蛋白而变得容易堵塞,细胞液浓度过高也会使得身体压力激增,引发全方位的问题。

但是,虽然现在奥班农自己身体里的消化器官坏了,可提督可以往她携带的营养液里添加蛋白酶啊!

所以,提督只用了几根细小的管子,就将奥班农胸前的乳房和她的食管连通了起来。当乳腺当中的乳汁积累达到一定量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的因为压力流入咽喉当中。

“现在感觉怎么样?”

小小的手术并没有花费太久的时间,提督取用了奥班农本身细胞培育出来的软组织,通过3d打印的方式制成了一些管道,通过针孔注射的方法人为的在她的乳首处添加了通道。手术的创口很小,甚至由于使用的是自体细胞,也根本不存在排异和使用寿命的问题,直接变成了她身体结构的一部分。只是稍微等待了十五分钟的样子,提督便示意奥班农可以从手术床上坐起来了。

“没什么感觉………..就是现在嘴巴里一直有一股香味………”

“没感觉就对了!本身喉咙就一直会有唾液流过,现在不过是稍微增加了一些乳汁罢了。香味这个事情没有办法,毕竟是你自己的乳汁嘛,反正也不是什么恶心的味道,习惯就好。嗯,我得给你配点蛋白酶放入营养液里……….”

一个比较出乎预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是,当提督配好了营养液看向奥班农的下体的时候,那透明的塑料盖板后的液体已经是完全的一片乳白色了,甚至连带的,奥班农的小腹之下都能隐隐约约的看见被染成了白色的子宫。奥班农的皮肤本身就薄,加上她人又瘦弱,这就使得她的整套生殖器官在被乳汁所染白以后,清清楚楚的就透在了身体上,感觉分外的诱人。

“唉,怎么感觉你越来越色气了……..”

提督无奈的按着自己的脑袋。看样子得重新给奥班农找个新的体育锻炼了。

“哎!等等!你会游泳吗?!”

提督打量着奥班农的浑身上下,猛然发现了她的那对穿着高跟鞋的小脚丫。虽然小小年纪,却穿着理论上成年女性为了让自己更迷人才会穿的鞋子,实在是不对劲。但事实上,她之所以穿着高跟鞋,是有原因的。

在提督把她从那个深海的壳中取出的时候便发现,深海化物质似乎是想要将她的双腿合并为一条尾巴,将她的两脚化为尾鳍,脚踝变作尾柄。这就使得她的双脚的关节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奇妙的变化,脚趾变得相对纤细,原本坚硬而不可弯曲的承重骨骼则软化且富有韧性,脚弓几近消失,甚至可以做到将整个脚掌柔和的卷起来而不受到伤害。踝关节则不再受到角度的限制,演化为了可以进行超过270度以上前后翻转的灵活姿态。但是,这种演变并非是没有代价的,奥班农的脚跟柔软到近乎于一团凝脂,承重能力大打折扣。双脚最舒适的姿态也由90度垂直于大腿变化为了和大腿保持一条直线的姿态。这就导致了,奥班农必须要穿角度在70度以上的超高跟鞋,才能不给脚部造成过大的压力。

似乎,深海的这种改动对于奥班农来说,除了让她的双脚变得灵活柔软,可以像双手那样自由的行动并且捏起来超级舒服以外,只会带来不便的样子?

但那是对于在陆地上行走而言的!倘若让奥班农进入水中的话,如此灵活的双脚,在游泳的时候甚至真的能够做出鱼尾一样的动作来!

镇守府旁边自然是海,要想游泳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该怎么说呢,不愧是被深海所定向改造过的身体,奥班农在游泳的时候,提督只能想到一个词来形容,那便是如鱼得水!

似乎,深海化物质也并非只是给奥班农带来了痛苦和折磨,提督不知道这到底算好事还是坏事,但是奥班农的身体似乎有一种特点,就是许多正常人体硬而脆的部位会显得软化,但却超乎想象的柔韧。她亲眼看见奥班农在水里将身体弓成一个弧线,像蓄势待发的弹簧一般窜出,一溜烟就飘出去十几米远。两条洁白纤细的腿不仅富有弹性,没有一丝多余的脂肪,而且在水流经过的时候甚至还会自发的产生轻微的抖动和形变,更好的利用水的阻力来推动身体前进。这一切都显得那么浑然天成,好像她生来就会游泳一样,实在是叫人惊叹不已。

“嗯,游泳是个好运动,可以锻炼全身上下的肌肉。那么就这么决定了,以后就通过游泳来锻炼身体吧!”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passionate

3 thoughts on “奇迹之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