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奇妙之馆 (幻音篇)

奇妙之馆 (幻音篇) – 黑沼泽俱乐部

幻音 18岁 175cm 47.5kg 

然后情节那个就是调教一段时间后做成娃娃绝望放置啥的

如镜的地面反射出女奴们裙下的秘密,墙上镶金的钩环上锁着一位位女奴。无论是客人们带来的那些正在努力做出各种姿势来取悦主人的女奴。还是奇妙馆里那些被当成装饰品,被严厉的拘束起来固定在钩环上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兴奋的扭动着的女奴。甚至还有些被用残忍的手段改造过,已经不能算是人类的肉块。

客人们在那聚在一起兴奋的当着这些女奴的面讨论各自的经验手段,甚至不管那些女奴绝望的眼神在那比划怎么截肢,切除器官,把女奴改造的更象玩具。

这只是奇妙馆里很平常的夜晚,和充满欢愉的大厅相反,此时我正在奇妙馆地下二楼女奴调教室里,一个满是痛苦的地方。奇妙馆的地下第二层,这是专门调教和储存女奴的地方,每当有一定数量的女奴被调教合格就会组织一次拍卖。一个个自愿或被迫的女孩都将在这里度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经过严厉残酷的调教,最终成为合格的奴隶被人买走。

锁链滑动的轻响,兴奋而急促的呼吸,还有舌头和喉咙不时发出的吞咽声就是我房间里唯一的声音,但此时我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一排排吊在天花板上的头枷,此时我正和别的女孩一样,头被枷锁固定着吊在半空。

我的双手互相十指交叉握在了一起,高弹力的绷带一圈圈的把我的双手包裹在了一起,长时间的包裹下我的手指已经不在那么灵活了。

被绑在一起的双手现在正被固定在后背,冰冷的手铐锁住了我的手腕后直接挂在头枷上直接让我的双手无法移动分毫,而同样的臂铐更是直接把我的手肘在后背固定在了一起,在长时间的这种极限的反手m字拘束下,我已经忘记我双手的存在了,我甚至觉得我本来就应该没有双手。

一双拇指铐把我的两只大脚趾铐在了一起,更可怕的是这恐怖的拇指铐是固定在地面的,在头枷的拉扯下,我不得不尽全力的垫起脚,这样才能让我的脖子不被头枷勒住,而这可怕的刑罚我已经记不得持续了多少时间了,哪怕是睡觉,为了不被吊死,我的身体也本能的踮着双脚,现在我的双脚甚至已经习惯这样踮脚站着,而不会用脚跟了。

两只完全连接在一起的脚镣固定在我的脚踝,使得我双脚无法分开分毫,同样的膝盖和大腿上也有两对一体的脚镣,三对这样的脚镣固定下,我的双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分开过了,甚至我连扭动下双腿都变成了奢望。

一条皮带从我的大腿根部穿过后固定在了我的腰部,在皮带的紧勒下我的下体的三角地带被塑成了完美的形态,双腿在长时间的地狱站立下变的美丽而修长,而在皮带的塑形下臀部变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翘。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不管我怎么努力睁大我的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也看不到任何东西,自从被戴上了这恶魔一样的美瞳后,除非强力的光照,要不我的双眼已经失去了全部的视力,现在双眼只是我美丽的面孔上的装饰品,而我将我永远活在这无尽的漆黑世界里。

为了让我更加的绝望,同样的我的耳朵也已经被永久的封闭住了,除非是通过特殊的话筒才能让我听到封闭在耳塞里的听筒上的声音,但实际上,除了当初在封闭耳朵的时候试了下听筒,我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处在无声的漆黑世界里。

一个精巧的鼻环穿在了我鼻子上的软肉上固定在头枷的正面,表面上只看到这个精巧的可拆卸小鼻环,但我知道实际上我的鼻腔被两根中空的鼻塞完全的堵住了,这个鼻环只是个遥控接受器,鼻塞下我的鼻子再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要我稍做反抗,等待我的就是窒息,不管我屈服还是反抗,只要拿着遥控器的主人愿意就能随时惩罚我,而我在被装上这鼻塞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对自己生命的控制权。

至于嘴巴呼吸,我的声带早就已经被割去,代替的是一个遥控的气阀,如同现在,无法发出鼻音,气阀也没被打开的我已经忘记多久没发出声音了,而我只能这样作为一个安静的玩具存在,既无法象外界求助,也无法求饶,只能任人随意的处置。

我的牙齿早就被残忍的全部拔除了,现在装在那的是仿真的乳胶牙齿,而这些牙齿的作用就只是能够相互固定,让我的嘴巴再也无法张开,而我的舌头上也被穿上了左右各三个和正中间一个,一共七个舌环,但在我的舌头被穿上这七个舌环的时候开始,我的舌头就被固定在牙床上,没被允许动弹分毫。

最后是我的身体,我知道,我的身体已经被改造成淫荡的肉块,为了让我的乳房更加巨大,我的肋骨被锯掉了六对,除了支撑我胸部的肋骨别的全被锯掉了,同时作为代价我体内的那些内脏那被取走了大部分,只留下能够维持我生命让我无法死去的那些。付出了这巨大的代价,回报也是巨大的,我的乳房已经被无尽的催乳药剂改造成了牲畜一样的m罩杯,甚至在我那乳头被塞进了两根手指粗的乳塞,一个乳环穿过了我的两个乳头,小小的乳环不但把我两个乳头固定在一起,还把那对乳塞牢牢的锁在了我的乳腺里,使得我的乳房不管怎么催乳都只能胀大,而不会流出奶水。而我的腰部则被勒的只有三十厘米,当然固定用的束腰在我被残忍的改造时我就无法离开了,至于我将失去大部分运动能力这种后遗症什么的,谁会在乎呢。

而我嘴巴没有被封闭的原因则要从我的阴部说起。金属的细小锁链把我粉红色的阴唇缝合在了一起,只在阴蒂那的阴环上有着锁链的头部,而锁链的尾部则直接被穿在了我阴道深处的子宫顶部,整根锁链穿过被穿在我阴道里的一个个阴环使得我的阴道从内到外全部都被闭合起来,除非有人帮我解开阴蒂环上的锁链,否则我的阴道将会这样一直被封闭起来,而我的肛门上更是被穿上了四个肛环,一个肛门塞被直接塞进了我的肠道,而肛门塞的底部则被直接锁在了这四个肛环上,不打开这四个锁除非是我把肛门直接破坏,要不无法取出这体内的肛门塞。

至于排泄,自从被固定在这头枷上,我就再也没吃到过固体食物,一根排尿管从缝合的阴部直接到满是可疑的粉红营养液的水瓶后,混合着尿液的营养液被一起连接到头枷上的一个巨大的假阳具上,当然这营养液的主要成分是催情的药剂。

什么都看不到,没有声音的黑暗中我是那么的脆弱,手臂的酸麻,双腿长时间站立的疼痛无时不在折磨我早就崩溃的理智。催乳药剂附带的是强烈的激素,还那营养液里的催情剂,让我的身体无比燥热,被封闭的感官更是让这感受被无限的放大。

“天啊!谁能让我从这煎熬里解脱,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我在心里重复无数次的发誓。

阴道被锁链完全锁住,不管我怎么收缩阴道都无法带来任何快感,这该死的锁链,谁能帮我松开我阴道的锁链,然后拿任何东西来塞满我的阴道啊。

扭动了一会被固定的身体,就让我感觉到体力不支,被残忍的改造后我的体力已经连自慰都困难了吗。

巨大的乳房压迫下我的呼吸本就很困难,在鼻塞的过滤下我马上感觉到了氧气不足,我现在连思维都无法保持长时间的清醒了,身体的本能已经占领了我的主导权,我寻求一切的可能来塞满身上的任何孔洞,就连我那对巨大的乳房里的乳塞都给我带来了快感,可惜乳房里的乳液被压制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强烈的酸涨怎么都无法让我体验到更多被填满的感觉。

下意识的扭动了身上的孔洞所在处,我的臀部。肛门塞只是短短的一小节,只喝液体的我就连肠道都无比的干净,现在就算有人来把我的肠道内灌满灌肠液来折磨我也比这样空荡荡的得不到满足好啊。谁想和我肛交我一定会用我的全部技术去满足那人,只要有人能塞样东西进入我的体内就好。

最后努力的收缩了下阴道,还是被锁链禁锢的牢牢的,不管怎么晃动身体怎么收缩阴道,唯一能带来的只有锁链拉扯子宫内锁链固定环带来的剧痛,剧痛使得我只能放弃收缩阴道,我连自慰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吗。现在哪怕是有根烧红的烙铁,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坐上去,把滚烫的烙铁直接插入我的体内,可惜空荡荡的下体把我的幻想直接破碎了,就连膀胱的尿液都被直接导走,连膀胱都是空荡荡的。

想到尿液,我再次毫不犹豫的张开我那唯一自由的嘴巴,深深的含住了那头枷上的巨大阳具,被锁住的舌头让我更加急躁,我直接仰头让那阳具深深的插入了我的喉咙,感受这一刻喉咙被塞满的满足感,我的喉咙甚至都产生了快感,满是尿味的液体直接从阳具里喷射进了我的喉咙,但只让我含的更深了,喉咙被深深插入的满足感让我幻想着这阳具深深插入我的阴道的感觉,那一定是世间最美妙的感受。

新的液体满含着催情剂再次进入了我的胃部,被塞满的喉咙非但没满足我反而使得身体越来越燥热。

在绝望的感官被完全封闭下,我只能幻想着我现在的样子,一个少女被头枷吊在那,双脚脚趾被固定在地面,双腿被牢牢的用脚镣固定在一起,少女只能踮着脚在那努力让自己不被吊死,少女的双手被并拢后反铐着背在身后,手掌更是交叉握住后被包裹在一起吊在头枷下部,如此恐怖,严厉的拘束对待一个柔软的少女。

而少女更是被残忍的改造成了淫荡的肉块,被锯掉的肋骨使得少女的身材变成了只有在下流的漫画里才有的恐怖身材,完全不顾少女身体的改造下少女已经失去了任何反抗的能力,但就这样还不算完,少女的眼睛被彻底的弄瞎,耳朵也被弄聋,嘴里的牙齿被全部拔掉,就连舌头都被固定在牙床上失去了自由。怕少女求助,少女的声带被直接切除换成了气阀,鼻孔被加了鼻塞,无法发出声音的少女只要想反抗就会被残忍的窒息惩罚。

就算这样少女还没被放过,无休止的春药让少女无时不处在高潮的边缘,但少女的阴道被残忍的锁住了,肛门和膀胱都没放过被彻底的控制了,少女只能用嘴巴深深的含住那丑陋的阳具来试图取得一点满足,但不管少女怎么努力,那混合春药的尿液只会让少女更加疯狂。

剧烈的刺激和孱弱的身体使得少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但是鼻塞里的空气却只有这些,少女的意志越来越模糊,只有身体的本能保存了下来,就在少女要如愿以偿昏迷过去的时候,强烈的电流从少女深含的阳具上传了出来,电流无情的贯穿了少女的身体,最终从连接阳具的导尿管出去少女的身体。

剧烈的疼痛把少女的意识拉了回来,但等待少女的只是继续着淫荡的肉块一样的活着,在绝望的禁锢调教和彻底封闭感官的感知放大下,少女那美丽但无法看到任何东西的双眼里流下了绝望的眼泪。

而奇妙馆地面上依旧是纸醉金迷的一片欢笑。

几年后。

“幻音?”我的耳塞里传来了久违的声音。

我已经在绝望中呆了太久的时间,对声音一下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我才习惯的扭动了下头部想看看谁在说话,只可惜我的双眼只看到无尽的黑暗。

“幻音是谁?我好像很熟悉这名字,管她呢,我只要有人能来塞满我的身体就行!”

红发红眸的王姐满意的看了我的反应,随手拿起了写着我名字的邀请函放入了一个包里,随口对身边的人说:“这个也调教的差不多了,明天一起拍卖掉吧。”

几个人上来把我从禁锢了几年的架子上解了下来,随着禁锢被全部解开,我茫然的任由别人在我的腰部加上镣铐,随后把我的双手解开固定在腰部的镣铐上,而我几乎忘记怎么使用双手了。

虽然被解了下来,但我还是习惯的踮着双脚站着,直到那些人帮我穿上一双到膝盖的高跟鞋后我才习惯的站稳,随着鞋子上的锁被锁上,几双手把我压的跪在一个笼子里,然后一条条锁链固定上了我的双脚,腰部,脖子。而我则茫然的随意那些人摆弄我的身体。

那折磨了我几年的巨大阳具被人直接拆了下来塞进了我的喉咙里,然后我的嘴巴被直接关闭了起来,第一次被迫喉咙被塞进怎么大的物体而不是我主动使得我十分的不安,但是嘴巴被封闭后我无法把那阳具吐出去。

而我乳头上的乳环被打开了,但是里面那折磨我几年的乳塞每被取出,在每个乳头被重新钉上乳钉固定后,我那对巨大的已经到了n罩杯的乳房被两个乳胶袋直接套了起来,抽空空气后一对乳枷直接从乳房根部把那对乳房连同袋子给固定了起来。

然后我早就失去功能的尿道被人用塞子直接塞住,而我的愿望终于得到了满足,肛塞被取了下来,然后是一台机器无情的把营养液体灌入了我的肠道,直到液体顶到我的喉咙被那阳具堵住才把肛塞重新装上,而我不知道这样巨量的营养液说明我将会被这样固定存放好几个月。

最后终于那折磨了我几年的阴道锁被取了下来,等我的淫水喷了几十秒后才有人把我的阴部重新擦干净,然后我梦想中的巨大阳具终于被塞进了我的阴道,我在也不管不顾那阳具的尺寸实在是巨大,全身心的迎合着那阳具想让那阳具更加深入我的身体,哪怕阳具的顶部已经顶在了我子宫内部的嫩肉上我依旧努力的收缩着阴道让阳具能更加深入一分,而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阴唇已经被重新的缝合了起来,而那巨大的阳具就这样被深深的埋在了我的体内,而一张封条直接把我的阴部和菊花给封闭了起来。

在我正在享受这种被填满身体的满足感的时候,突然巨大的电流从那阳具上传来,电流无情的在我整个阴道和子宫内肆虐。我下意识的痉挛,开始挣扎了起来,可惜此时我已经跪在笼子里身上被各个锁链固定的无法移动分毫了,而几秒后我就体力不支了,被改造后无力的我只能缓慢的扭动身体,而电击则一直持续着,别说被改造后没有任何体力,无法发出声音,无法看到东西听到声音的柔弱少女,就算是头畜生在这样的持续电击下也无法逃跑,也许我就是被当成一头畜生来处理的。

而我不知道的是,此时在奇妙馆五楼的一个巨大展台上,连同我在内的十个被锁链拘束着跪在笼子里的少女正被缓缓的推了上来,而那些展台外的贵宾此时正满是兴趣的打量这批新拍卖的肉畜。

也许是被体内的阳具电的太厉害了,也许新的这次拘束让我又感受到了刚被封闭全部感官时候的绝望,也许我意识到了我命运又将再次改变,我那早就被弄瞎的双眼此时又一次流下了眼泪。

4 thoughts on “奇妙之馆 (幻音篇)”

  1. 卧槽还有群?感觉最近的文章质量没有以前****的好了,有种小孩中二幻想的感觉。。。还美丽的眼睛瞎了,卧槽我要被这美丽的眼睛看瞎了好吧,能来点硬核系列的不,别老弄这种爱情狗血小说一样格调的emmmm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