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mzy189113 ♥

丝袜全包故事

丝袜全包故事 – 黑沼泽俱乐部

J国的夜晚,灯火流萤,人们在这繁华的不夜天中作乐,尽兴,醉生梦死,乐此不彼。

但是对于一个异乡人来说,这晚注定是寂寞的,由于工作的调动,我被安排到了这个异国他乡,谁说这里的人民都黑头发黄皮肤,但是那种不停弯腰低头的习惯去又在对外人声称着这是他们的民族,绝不是我们的华夏民族。

随着喧嚣退去,时针划过了1点,额。。。肚子有点饿了。。。这个国家的料理小巧而精致,但是对于我这种喜欢用丰收碗大口大口的往嘴上送饭的人来说,实在是挤到牙缝就不见了,摸了摸肚子“好吧,又要讲那蹩脚的J国语了。。。”徐徐的拿了钥匙,随便的穿好了衣服,慢吞吞的走向了楼下。

再狂热的气氛,现在也入眠了,街道上除了几盏昏暗的街灯,就是那在黑夜中默不作声的低矮平房,这个国家。一切都似乎太小气了~走了一圈,发觉附近的食店都已经关门了,也是啊,都一点多了,这样想着,肚子在叫了,好想很饿的样子,糟糕,很想吃东西。。。于是继续想茫茫前路探去。。。走了大约20分钟,终于被我看见了一处亮光,靠近了发现原来是一家小酒吧,名字叫“心容”,还真有中国的韵味,好吧,就因这点思乡的情结,我步入了这家小小的酒吧。

吧内自然的事灯光昏暗,但是没有一般酒吧喧闹,没有那种很HI的DJ在玩串烧~还挺有品位的~这酒吧里分成好几件小厢房,貌似可以让人在里面聊天,这么晚还有不少人在这里面聊个没完。。。难道J国人就那么大的压力?正想着迎面就走来的一位端庄的夫人,30来岁左右,穿着简约而华贵的晚装,紧身的裙子勾勒出她的好身材,直到大腿的高叉秀出了这妇人修长的美腿,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淡淡的珠光,一定是穿了丝袜的缘故吧,双手也套着长长到腋下的手套,一切都显得那么般配,舒服,诱人,没想到在这异国他乡还有这种艳遇,当我还在yy,妇人操着纯正的J国语言,微笑着鞠躬道:“先生,第一次来吗?我是这家小店的店主,我叫浩。”“厄。。。是的,我刚刚搬到这里的,现在有点饿了,请问这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我一脸倦容的回答道,双眼却从未离开那泛光的丝袜腿衬上黑色光面的高跟鞋简直就是绝配啊。“看来先生不仅是肚子饿,心里也比较饿哦。。。”妇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淡雅,素然。我一听,有点不知所措了,难道我盯她的大腿的眼神太明显了,一时间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先生。。。”妇人率先打破了沉默,“听你的口音不是本国人吧。。。”“嗯。。。我是过来工作的。”太好了,话题终于转移了。“一个人在他乡,心里一定很空虚寂寞吧,那。。。要试一下我家的特色服务吗?”“什么服务?”“先生看见周围这些包厢吗?里面都有我们的”心容”,有心事的顾客可以包下一个厢,然后和”心容”畅谈,以心的容貌来交流,你看,很多的客人都谈到乐而忘返~先生,要尝试一下吗?光解决生理上的饥饿只是治标啊,心理上的空虚填充了,才能向前进发吖。”

想来也好,只要有个人肯听我倾诉我就可以了,来到这里,我真是有太多的无所适从了,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和我的祖国没有半点相像,如果一直忍着,想不定哪天就要爆发了。在小浩带领下,我来到了第17号厢房,之后小浩就去为我准备酒食了,我慢慢的推开了厢房的门,里面坐着一位娇小的姑娘,这位应该就小浩所讲的心容了吧,“欢迎光临。”温柔声音令我瞬间全身都软了下来,话说来到了这里,我还真的一直处于绷紧的状态,也该好好放松一下了。弯腰进了厢房,缓缓地做到了姑娘的对面,那姑娘一直是低着头,头发也有点长,遮住了脸。这女孩穿着居然旗袍,呵呵,小浩太有我心了,光看上半身,这姑娘的身材还算不错,胸部虽然不大,但足以~那纤细的腰身也很棒,只是小腹之下就被桌子挡住了,我还想欣赏一下她的美腿呢。。。哎呀`我现在才发觉,男人无论多么的低潮,这色心是始终不会低的!“你好。。。”我试探性的打了个招呼。“你好。。。”这小姑娘还是温柔的回应着,不过坐近了就觉得怎么这声音好想隔了点东西那样?之后沉默了一阵,我咽了把口水,深呼吸了一下,鼓起了勇气问道:“请问,我可以看一看你的脸吗?”没办法。。。男人的本能。。。。“啊?”小姑娘好想有点反应不及,猛然的抬起了头。这一瞬间,我无法形容了。。。竟是一张光溜溜的脸,没有眼睛,嘴巴,只有鼻子的一点点突起,简直就是遮J国传说中的无脸女鬼的形象啊!!!!!只有一张粉肉色的脸!!!我差点叫出了声来,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刚才一直都没有留意到,她的手上也套着长长地手套一直连到了她的旗袍里面,看到这,我终于弄清楚了,原来她的脸也是被这种类似丝袜的布料包裹住了,好好的。。。干嘛要搞成这样子啊,现在是凌晨啊大姐,心里不禁暗暗不爽,本来以为是美人,却变成了吓人,这小浩啊,太恶搞了。

“不好意思啊,先生,我吓着了你了吗?”无面女探头过来问道,嘴巴的部位一张一张的,覆盖在上面的布料很是帖服。虽然看不见样貌,但是想必她也被我这时的张开嘴只有一个洞的样子吓到了吧。我定了定神,注视了这张平滑的脸,疑惑道:“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子吖?怪吓人的。”“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心容都是。。。要不能露脸的,因为要与顾客的心灵进行对话,样貌如何会成为一定的阻碍,我们这里是以心的容貌来相见的,先生,请你。。。谅解。。。。”说完无面女又低下了头,一派大和抚子的态势。

“每一间厢房里都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布偶一般的女孩吗?”

“嗯。。。”小布偶点了点那没有五官的头。

“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或者让你困惑的事情呢?在这里,我。。。铃代。。。会尽我所能为你排忧的。。。。”一边说着一边用左手不停地揉着右手的食指,当然是隔着手套,没有指甲但是手套确显示出了过来里面的长指甲的轮廓,总觉得很诱人。。。明显的,这小布偶是新手,有点紧张,但是我却觉得很可爱,不知道封在头套下的脸是怎样的一种表情呢?想着想着,之前的沉重好想有点稍稍减轻,可能是刚才一吓的缘故吧,总觉得有东西发泄了出来,而现在我也无意倾诉我的离乡背井的遭遇,反而对面前的这位小布偶产生莫大的兴趣,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形神转移法?

“哦。。。这种形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你们店的服务形式还真新颖。。。。”我试着讨好道。

“先生。。。。这么说。。。。你识认同这种穿着了吗?”小布偶关切的问道,还是那张做不出表情的脸,我发现我的视线越来越离不开这张无容之脸了。

“额。。。。算是吧。。。。说不准还有点喜欢。。。。”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这叫什么?示爱?不是吧。。。你才刚到这里啊!!!!还要向个不知道样子的异国女孩暗示这种暧昧的东西。。。。

“真的吗!?”小布偶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隔着头套可以看见那被封住的嘴在微笑。

不知怎的,我看见她笑了,我的内心就不自觉的愉悦起来,难道说,我对她一件钟情了?什么!?我还不知道她长啥样啊!

“其实这里的心容都是这种全包衣的爱好者,但是穿这种衣服啊,都会被外面的人认为是变态什么的,但是我们心里清楚,这才不是什么变态,我们只是喜欢这种衣服,这和逛街看电影有什么分别吗?我就不明白。。。。不过现在大家好像慢慢都开始接纳这种衣服,小浩姐是我们这群人的开拓者,其实我也想像小浩姐那样厉害呀。。。但是。。。我有怕事又胆小,连到这里来打工也要像很久。。。”说着声音就低下去了。

明明是我来找人倾诉,现在却变了我在听人倾诉,还真啼笑皆非。不过我倒是不讨厌这等美事,听一个这么可爱率真的小姑娘发牢骚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那么说,你也是这种全包衣的爱好者咯?”

玲代点了点头,“其实,我希望在我的日常生活中都可以这样穿的说~”

这是得表情轻视满脸的期待吧~太令我想入非非了,我们两个好像一下子就熟络了起来,玲代不停的说她的全包紧身衣理想,小浩怎么厉害,而我就坐在对面欣赏着这个会动会说的布偶,自得其乐~或许,我真的有点喜欢上这个小丫头了。而这小丫头好像也对我不抗拒,说不定,他对我可能也~

谈得正欢,一声警铃打断了我们愉快的话题,接着是小浩发来的广播:“各位客人,非常抱歉,我们的小酒吧失火了~请各位客人陪同我们的心容们暂时离开包厢到外面避难,谢谢合作!”接着就闻到了烧焦味,事不宜迟,我马上站起打开了包厢的门,眼看外边已经浓烟四起,各个包厢的客人都纷纷拖着心容们逃离火场,我当然也二话不说抓起玲代的手,这手套的触感真是一流啊,顺滑紧致,而玲代的小手也十分的柔软,忍不住又想入非非了~但是玲代却没有如我想象中的跟我一起离开,而是还是坐在原地,只听见她着急的叫:“请等一等!”我顿时松开了手,果然是我自己想得太多了,人家对你一点儿感觉的没有了啦!“不好意思,但是情况紧急,请你跟我一同出去吧,玲代小姐。”幸好我还没有被这打击击到脑子空白,还知道要逃生!刚说完,玲代很不好意思的揭开了挡在她腿上的桌布,我再一次受到了冲击!在她的群叉间露出的不是两条腿。。。而是一条金色的“鱼尾”!

“请问,你可以抱我出去吗?”玲代的声音害羞到了极点。

“请过来吧!”此时的我,小弟完全失控的坚挺,这旗袍美人鱼,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没有一个会不想把她给吃掉!

玲代以最快的速度挪动着她的鱼尾,成功到达了我的怀抱,接着当然是抱着这条美人鱼冲出火场上演一出“英雄救美”了啊!

冲到了外面,很多顾客跟心容都站在了外面等待,不久,小浩从火场冲出,喘着气跟大家说:“不行了,我一个人搞不定,要叫消防员了,大家就不好意思了,今晚打扰了大家的雅兴。。。”顾客们却没有一个不满意,反而是纷纷关切得问长问短,叫小浩不要那么不顾自己的安慰之类的,总之就是很为小浩心疼的样子。“看见了吧,小浩姐真的很有民望的~”还在我怀里的美人鱼自豪的说,我微笑这点了点头。

“消防车也应该快到了,大家就各自散了吧,心容们穿的那么引人注目,剩下的就由我来处理就好了。”小浩组织着大家。“好吧,小浩你要小心哦~”“小浩,不要穿的那么性感哦~”“小浩。。。。”“小浩。。。。。”顾客都一一跟小浩道别,心容们也纷纷消散在尚未黎明的天幕下。“小浩姐,要保重哦~”玲代也跟小浩告别,“这位先生,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这孩子哦~”小浩想我发出了请求,我哦了一声,就听到了消防车声,小浩就奔向了酒吧的方向。

“那你要回去哪里?”我跟玲代到了附近的一公园,找了张凳子把这条美人鱼放下了,虽然是爱不释手,但是抱久了还是会觉得有那么点重的。“我本来打算过夜的。。。但是却起火了。。。现在列车又停了。。。我回不了家。。。还是先换好衣服在找一处旅馆先过了这夜再说吧。。。。”说着就在摸索着什么,忽然惊叫了一声。“怎么啦?”“我的包包,漏在酒吧里了。。。。没有包包我换不了衣服呀。。。这可怎么办。。。。”玲代急得要哭了。我马上安慰她:“别怕,我帮你回去拿吧。。。”说着就要动身,一只手把我抓住了,这感觉,不是别人,就是玲代那紧致丝滑的手,我回头只见玲代用那张没有五官的脸对着我说:“不要离开我。。。我怕。。。我现在又不能走。。。看东西又不清楚。。。万一被人看见了怎么办。。。不要丢下我吖。。。我怕。。。”即使没有脸我也知道她现在肯定是焦急万分了,看看这条美人鱼,没有五官的脸,金色的鱼尾,全身没有点点地方暴漏在空气中,如此圣洁美丽,若不是我这种正人君子是很难把持得住的,我了解玲代现在难处,但是总得想出个办法吖!

我沉思了一阵,对玲代说:“你的鱼尾能不能脱去?我看它跟你的上半身衣服颜色不同,应该不是连成一体的吧。”此时的玲代,又好像我刚才要拉她出火场的样子,慢慢的把群叉拉高,“的确不是连成一体的,不过。。。”玲代欲言又止,直到她把鱼尾脱去了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肉色的那件紧身衣是没有分脚的。。。两条腿仍然是裹在一起。。。也就是说。。。现在跟刚才没有质的区别。。。只是少了一条鱼尾巴。。。还是走不了路。。。“而且。。。。”“而且什么?”我追问。。。玲代不敢出声了。“没事,玲代,我没有什么不满,现在要告诉清楚我你的情况,让我帮你想办法。”我意思到刚才态度有点凶了,吓到我的女神,但是这女神也太多状况了吧。。。“其实。。。”玲代的声音小的不能再小了“在这层紧身衣里面,我用。。。电工胶布。。。又缠了一层。。。然后外面这套肉色紧身衣的拉链。。。被我用。。。用。。。小锁头锁住了。。。钥匙在。。。包包里。。。所以。。。所以。。。我现在是。。。完全不能走路的。。。期望你可以帮我。。。先生!”随着一个深深的鞠躬,我感受到了玲代快要哭出来的心情,我此时真的无法抛下这个无助的小女孩,在情在理,我都觉得我有责任帮助她,舒了一口气,我凑近玲代,轻轻地对她说:“如果不介意的话,今晚就到我家来过夜吧,等天亮了我在过来找小浩拿回你的包包,你就在我家里等我吧,可以吗?”玲代连连点头,“谢谢你,先生,谢谢你!”

虽说我平时并不是疏于锻炼,但是抱着一个女孩子走了两公里路多我来说完全是超载了~幸好住的地方有电梯,不然我都不敢想象,玲代也好像看出我的底气不足,沿路不停问我是不是很重,很重就请休息一下,但是玲代啊,你不懂男人心啊!男人怎么可以在喜欢的女孩面前示弱呢~把吃奶的力气都出了,终于回到了住所楼下,很好,看守扒着睡了,大好机会,十万火急的把玲代运进了电梯,最后终于如愿以偿回到了家。。。第一次觉得这陌生的家如此的亲切~啊~我的沙发~我想一时间就躺下~不行,还有个玲代要照顾哦。

安顿好玲代到我的床上,我也坐在一旁喘着粗气,玲代很不好意思的向我表示谢意,我当然很man的跟她说,这是应该的~看看时间已经两点半了。“要不要喝点牛奶?”我悠悠站起来问玲代,忽然觉得有点不妥~“人家现在没有嘴巴。。。喝不了啦。。。”果然,忘记了玲代现在是被裹成了一个布偶,但是听她这样子说,我的内心有阵狂乱,像现在的玲代这样只能坐在床上,又不能走路,有看不清楚东西,没有眼,没有鼻子,没有嘴巴,简直就是一个布偶娃娃,毫无防御性,现在与其说我在帮她,倒不如说她落入了在我手中,而且还是没有行动能力,五官缺乏的,可以任我摆布的娃娃!想到这,我不禁一阵狂喜,但是很快,我就冷静下来了,不行,一定要压制住你的兽性,几时是这没有反抗力的玲代。

玲代好想看到我在注视她,害羞坐正了点,侧着头问:“先生,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哦。。。我叫陈冲。。。是中国人。。。因为工作的关系。。。被调到了你们的国家。。。”我说的很不流畅,就好像是小男孩遇见了自己心爱的姑娘那样。。。

“这样。。。”

“那个。。。今晚的事真是麻烦你了。。。十分感谢你。。。”

“小事小事。。。女士有困难,绅士定当上前相助!”我边说边靠近床边。

“哧。。。”玲代用手捂着被紧贴遮紧身衣的嘴笑了,我也憨憨的笑了,气氛有点为妙但有恰到好处,一切那么自然,不造作,仿佛真的与玲代用心来交流似的。

“你都累了吧,赶紧休息一下吧,包包我明天就帮你拿回,不用担心。”说着便拉开被子帮玲代盖好,玲代也很顺从的乖乖躺下。

“谢谢你,冲~”

这一瞬间,我心花怒放~她叫我冲,她叫我冲,她叫我冲啊!!!这个世界仿佛一瞬间开满了鲜花~难道这,这就是。。。爱~!

一夜也没怎么睡,屋里有个尤物,令我的内心如小鹿乱撞,东方渐渐泛出鱼肚白,时间也差不多了吧,于是乎就起来梳洗好,看了看床上的玲代,好像还睡得好安稳,其实也看不出她有没有睡,不过看她那平静的没有五官的脸,大概她还在做梦吧。。。我不忍心把她吵醒,轻轻地找到了纸和笔,写下了便条“我出去帮你拿包包,很快回来。 冲”放到了她的床头,那粉嫩的无容之脸真是令我遐想翩翩,百看不厌。正经事要紧,穿好了衣服,轻手轻脚的出门了。再关上门的一刹那,我才忽然想起,她能看得见我写的东西吗?不禁笑了起来,不是为了我的冒失,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笑,只是觉得心情出奇的好,或许是昨夜玲代的一声“冲”吧,我明白我是确确实实爱上了这个“没有脸”的少女,打心里喜欢着她,即时没有见过她的外貌,但是我更喜欢她这样被丝袜一样贴身的衣物包裹着,然后又没有办法逃离束缚,只能躺在我的床上等我救助,这是何等的无助,但是她却深深的相信我,这份被需要感,使我明确了我是一个男人,我渴望去保护这个“娃娃”,我甚至不想要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因为只有她完完全全封闭了,贴贴服服的包上了,才是最最美丽的,神圣的,就像是我圣女一样,高高在上的维纳斯雕像一样,不用言语不用动作,只一眼,就把我深深的迷住。即便这是被认为是变态的爱好,我也不想放弃,从来就没有一样事物可以令我如此心驰神往,我只知道此刻的我已经无法自拔的爱上了玲代,正确来说是被全包了的玲代。

一路沉思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心容”,一片凄惨的境况,连招牌都被烧到黑了,火是被扑灭了,但是好像损失也颇为严重。忍着刺鼻的烧焦味,我再次走入了这里,脚下满是水,我只能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进去。“不好意思,我们白天是不营业的,更何况现在烧成。。。”小浩熟悉的身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原来是你啊。。。。”小浩看见是我感到有点意外。“请问有什么事吗?”“哦。。。那个。。。我是帮玲代过来拿回她的包包的。。。昨天逃亡的太紧急。。。来不及拿。。。”“啊,那个啊,我好像没有看见哦,可能已经被烧了,不过还是找一找吧,很重要的吗?那个包包。”“她穿的紧身衣是上了锁的,钥匙就在她的包包里,没有钥匙打不开锁她就脱不下紧身衣,回不了家。”“这傻孩子,玩得这么狂热啊,那就一起找找吧。”说罢就一同到了昨夜我所进的厢房去寻找了,只见凳子桌子都被无情地烧焦了,在昏暗的环境下要找到这包包还真有点困难。一番调查之后,终于在黑黑的凳子底下找到了一个湿透了的手提袋,同样被熏得漆黑一片,用手一拉,居然“啪”一声被我扯烂了,看来是被烧了个透。。。。

里面的东西大多都变成碳了,摸索了一阵子摸到了一串钥匙,应该就是这些了吧。之后再摸了一阵子,确定没有什么剩下的东西,找到小浩跟她闲聊了几句,说了一些安慰她的话,不过看来小浩也没有太失落,我也稍微放下了心。

带着钥匙,我迫不及待的回到了住所,刚开门就听到了“冲?是你回来了吗?有找到我的包包吗?快点过来。。。。。我等不及了。。。。”这是在呼唤我吗?我承认此时我的脑子里不停的呈现着一幅幅春光明媚的画面。我咽了一把口水,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房间,看见我的无面美人已经尝试着要做起来,无奈双脚被缚,行动不便。我赶紧把她扶起做好并告诉她说:“你的包包被烧烂了。。。”“啊?!那可怎么办呀?”“不过,钥匙我找到了,要怎么帮你打开?”“哦。。。太好了”说着玲代双手伸到脑后,把她的“头发”整顶脱下,指着后脑说,“锁头就在这里,你找到最小的一条钥匙就可以打开了,请快一点。。。”我按照玲代的指示找到了最小的钥匙,然后转到了玲代的脑后,看到了这紧紧锁住了玲代的锁头,原来这锁头其实紧身衣拉链的两个链头,把两个链头拉到一起一合就锁上了,既小巧有实用。“请快点,冲,我快等不及了”玲代再次催促我。一时间我还真舍不得打开着小巧精致的锁,生怕一打开,我的玲代就飞走了,但在玲代的再三催促之下,只好打开了这小锁。随着钥匙轻轻地扭动,锁里传来的咔咔声,两个链头就弹开了。

玲代闻声马上双手伸向背后,把紧身衣扯开,想要迅速的把外面这层肉色的紧身衣脱下。这是我反倒感到的一种无形的压力,把脸别了过去,玲代这就要展示她的样貌了,她究竟是美人还是猪排,到了现在我不得不去面对,之前在紧身衣里的美好仿佛随着也拉链的拉开全部都撕裂了,正当我手足无措之时,耳边又响起了玲代的声音:“能帮我剪开腿上的胶布吗?好像缠得太紧了。。。。”

虽说我对玲代的样貌没有什么概念,甚至在不知道她样貌的情况之下就爱上了她,但是现在我就要面对这个十分现实,而百分之九十九男人都会被其所左右的问题,玲代究竟长什么样。。。期望是美女吧,这么可人的声线,必须陪衣服美好的模样啊。。。但是,想的深一点,如果她有相貌,为何还要把自己的样子遮住了呢,难道真的那么喜欢用这种丝袜般的衣物裹住自己?万一她不是什么美女,我该怎么做?告诉她我们以后都不用来往了么?但是,被全包的她的的确确让我动了心啊,但是,以后在一起了也不可能总是全包着她呀。。。“冲?你怎么啦?我真的很急啦,能不能快点帮我解开胶布呀?我。。。。我。。。。真的忍不住了。。。。”我这才回过神来,“哦。。。。。我这就去拿。。。。。”说着就冲着到大厅去取剪刀了,当然心里还是一团乱,各种想法都在争持,那种都说服不了那种。。。。

拿着红色的小剪刀,我鼓足了勇气,反正要面对总是要面对的,虽然有点舍不得去揭穿这个美丽的谎言(可恶!!!!你就知道人家玲代不是美女么!!!!!),但是,要交往第一步就是要坦诚相对啊,确实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还谈什么恋爱呀,连认识这个人都不算啦。

深呼吸,之后向前迈进,接着张开了双眼!!!!!!!!!!!!!!!!!!!!!!

哇!!!!这一刻我无法形容!!!她这是个女孩子呀,怎么会这样的?!

眼前所见,一个双脚背捆扎着,全身包裹着一层丝袜全包衣的女性胴体,那层丝袜衣不像外面的那层,是薄薄的,我可以见到。。。。见到玲代的庐山真面目了。。。。但是为什么是光头的。。。。。。女孩子为什么就留个光头?!不过,我的心中还是暗暗窃喜,因为即使在丝袜头套的包裹下她的面容显得有些变形,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她的相貌不差,虽算不上是十分的明媚动人,但是清秀得刚好,散发出一种淡淡的优雅气质,再配上穿在丝袜衣外面的水蓝色胸罩,就给我一种俗世的一株水仙花的感觉,啊~难得的小清新啊~看到我双眼色迷迷盯着自己,玲代刷一下脸都红了,“啊~不好。。。。

嗯。。。。。。嗯。。。。。。。”玲代好像又难受又享受的样子,没有预兆地倒在我的床上,身体不停的在颤动,接着,我的床单渐渐变成了深色。。。。。说明。。。。玲代坚持不住了。。。。尿床了。。。。目睹这景象的我瞬间失了神,任凭金黄的尿液漫出床边流到地板,在地板上蔓延了好大的一圈。。。。不知怎的,我的小弟硬了起来。。。。被内裤困的难受才记起还要收拾这局面。。。。

我马上从没有湿的另一边过去抱起了玲代,她立刻把头埋进了我的怀中,小声的说:“很对不起。。。。冲。。。。把你的床弄脏了。。。。真是对不起。。。。羞死了。。。。呜呜”如此可爱的道歉,再大的火气都会被浇灭。。。。更何况我根本就没有生气。。。。只是在欣赏玲代的黄金喷泉。。。

我用手托起了玲代的下巴,深情的望着她被丝袜包裹着的脸,两道泪痕沾湿了头套,一双无辜的眼睛隔着头套与我四目相投,玲代一下子脸都红了,想逃离我的视线,但是被我牢牢的抓住了,我咽了一把口水,慢慢的把头探向她,她也呡了呡小嘴,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我听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心跳,我把玲代抱了过来,把我的嘴轻轻的堵在了她包着丝袜的嘴上,丝袜的质感,玲代的呼吸,一切都如此美妙,令我久久不愿离去。。。“我。。。我可以吻得更深入么?”我轻轻的问道,尽量不想让这气氛遭到一丝的破坏,玲代看了我一下,点了点头,我就想脱缰了的野兽一样,用力的搂住玲代,用我的嘴不停吮吸玲代的小嘴,双手也不安份的在玲代身上乱摸,此时玲代也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我们的嘴纠缠在一起,我用舌头在玲代的嘴边乱舔,玲代也张开了嘴巴,伸出了舌头,但是小小的舌头才刚刚出个点点头就被她的丝袜头套压制住了,玲代更加拼命的张开那被丝袜封住的小嘴,舌头也不停的尝试冲破丝袜的包裹,但是一切都只是突然,这头套可不是用小舌头就可以穿破的,看着玲代欲求不满的样子,我更加的兴奋了,更加的放肆了,开始进犯她的双峰,不停的揉她的rf,“嗯~”玲代一声娇嗔,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用她那只能伸出一点点的小舌头奋力的舔着我的脖子,隔着湿湿的丝袜,令我又酥又麻,飘飘欲仙,我轻轻的咬了一下玲代的鼻子,玲代不满的说:“干嘛咬人家鼻子啦?”“怎么样?不服气?你也来咬我呀~”“讨厌,欺负人家现在张不开口。。。。”“哦。。。对哦。。。像个人形但是皮肤确实布料来的,你呀,只是我的娃娃而已啦。。。。”我微笑着调戏玲代说道,哪知玲代羞涩的地下了,温柔的说:“只要你喜欢,我就是你的布娃娃。。。。”我听到着真情告白,内心一阵燥动,猛然压到了玲代身上,准备好好宠幸一下她,怎知道一手按在尿湿的被子上,咕~~(╯﹏╰)b。。。。。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对了,这张尿床不得不处理呀。。。。

睡梦我听到了一副天使般的声音。。。“冲。。。。冲。。。。。我洗好了。。。。”呵。。。真好听,这么熟悉的声音,我喜欢呀。。。这不是玲代么。。。。我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艰难的睁开了眼,朦朦胧胧间一个光头俏女孩正把脸凑在我的跟前。原来我在等玲代洗澡的时间里睡着了,也难怪啊,昨晚一夜的折腾。。。。一边揉着睡眼,一边坐起来说:“哦,都洗好啦。。。”一时间我俩靠得好劲,我的小心脏又在噗噗乱跳了。。。脸一下子就热了起来。。。玲代好像也是有点不知所措,我们都没干直视对方。。。。最后还是我把僵局打破了。。。。“额。。。你饿不饿?我下去买点东西给你吃吧。。。。”“我陪你去吧。。。”玲代害羞嗒嗒的拉着我的手。“但是,你的衣物都洗掉了。。。”我打量着身穿着我的大T恤,套着我大裤衩的光头玲代道。“没事,我就这样跟你下去咯,这样也有点居家女人的。。。。味道。。。。”说着玲代的声线有低下去了。。。我心里暗喜,呵呵,看来这小娇娃是逃不出我的魔爪了,我抑制着心中的喜悦,拿了一件风衣给她套上了,“那我们下去吧。。。。”玲代高兴的带好假发,穿上我的大码拖鞋,跟着我出门了。走到管理处时,那门卫老伯对我伸了个拇指。。。打了个眼色。。。我认为意思应该就是说:“好样的,小子,刚搬到这里来就有这般艳福了。。。”淡定淡定,我绅士的对他点了点头,心中又是一番得意~

走在清晨的街上,秋末的天气还是有点凉,只是穿着短裤,裸露着两条美腿的玲代冷的直哆嗦,还不时打喷嚏。尽管我已将我强劲的臂弯紧紧的搂住了她但还是不太管用。。。“不如陪你先回去吧,这么冷。。。”“不要,我要跟你一起去!”玲代的态度身世坚决。“但是我不想你着凉了,乖,回去吧。。。。这样我会心疼的!”我深情的望着玲代说,这时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假。。。玲代往四周望了一下,然后好像得出了什么结论,对我说:“跟我一点钱,快点~”我一脸狐疑的问:“要来干什么?”“别问啦,快给我,我快冷死了~”没办法,之后把银包都给她了,她就拿着我的银包蹦着跳着跑向了旁边的小商店。

等了一会,她就拿着一叠方形的东西出来了。一头扑向了我的怀抱,然后打了个冷颤,就把她的战利品亮出来了,原来是4盒丝袜。。。正确来讲应该是连裤袜。。。

“赶紧找个隐秘的地方吧,我好冷啦~”说罢我们就找了昨晚那个没什么人的小公园,玲代躲进了一处比较茂密的树丛中,递给我两盒裤袜还有一把小剪刀,“帮我把这两双的裆部剪开一个小洞吧。。。不要剪得太大哦。。。还有。。。不要偷看哦。。。人家。。。没有穿内裤的。。。。”她。。。。她这是要在这里就地穿丝袜吗?!这么羞涩的小姑娘居然敢在公众地方换丝袜。。。。还是在没有穿内裤的情况下。。。。我真的有点所料不及。。。。“不要发呆啦~快点剪啦~”又是一声命令。。。也不容我多想,只好唯命是从啦,这女孩太有意思了。

听着树丛里莎莎的响,我总觉得怎么要换这么就呢?大脑里不停的yy她裸穿丝袜的风骚模样。。。裤兜里的老二不知何时已经硬了。。。

“好了。。。这下舒服多了。。。”伴随着清脆的嗓音,小玲代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是也差不多是七八点了吧。。。只见玲代沐浴在晨光之中,最为抢眼当然是那双就地套丝袜的美腿,在阳光的映照下,反射着圣洁的亮光,最重要的是。。。这裤袜她是裸穿的。。。多么的美啊。。。你就是我的圣女呀,玲代!!!“还顾着看?快去吃早餐吧,我都快饿扁了!”玲代可爱的嘟起了小嘴。“好好好。。。这就去。。。”

穿过了树影婆娑的小公园,我们回到了街上,行人还是不多了,看着初升的朝阳,忽然有一种感觉:这地方也不错~可能是由玲代的缘故吧,玲代在我若有所思的时候悄悄的就把我的手牵住,一阵触电而又熟悉的感觉!着不是手的触感啊,是。。。。丝袜?定睛一看,原来玲代的玉手已经被丝袜紧紧的包裹住了,看着这被丝袜裹得缩成一簇的小手,还要拼命的挣开来牵着我的大手,这种无助感让我觉得她更加的惹人怜爱,我转身抓住她一双丝袜玉手~这双手真的让我爱不惜手啊,何等的美丽,何等纤细,就像一个误入凡间的小精灵,在寒风中等待着能保护她的骑士!“原来你叫我帮你剪两双就是要穿在身上呀?”我知道我这是的语气是有点激动了,因为我已经兴奋的不得了了!“是呀~你的衣服这么宽大,即使穿了,风还是嗖嗖的吹进来,我全身都好冷哦,那小店里的丝袜又不够厚度,我只好各买两双来保暖了,冲。。。。你是不是不喜欢。。。?”“怎么会!”我不能自制的抓住玲代的丝袜双手狠狠的吻着:“最喜欢了,你这样包着真是太好看了,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样子,就像仙女~玲代~我爱你~请你以后都要为我这样穿~好吗?”玲代也感动的笑了~深深的点了点头。“冲,只有你能接受我的爱好~其是怕冷都是借口~我只是单纯的想丝袜全包。。。谢谢你~我也爱你~只要你喜欢~我以后都是你的丝袜布偶娃娃!”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One thought on “丝袜全包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