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Majyo ♥

成为有偿撰稿人

成为有偿撰稿人 – 黑沼泽俱乐部

Majyo: 你有本事你上啊!

恭候已久,黑沼泽俱乐部开放了有偿撰稿人机制。

你可以通过提交最下方的表单成为撰稿人,发布原创或翻译的文章获得收入。

没更完的文章,你有兴趣你来更;觉得写的很烂的文章,你有本事你来重写;有好创意、好点子和想法,你就上;精通八国语言,那就靠你去翻译。你的文章牛不牛逼,就看各位大爷会不会赏你点零钱。

1分钟成为撰稿人指南

  1. 在文章最下方填写表单。
  2. 点击新出现在头部黑色的导航条上的 “+新增”。
  3. 进入后台开始创作吧。
  4. 审核时间在3-5天,题材相符,做过排版的会优先通过,审核期间可以先上传收款码
  5. 文章在通过审核后,就可以等读者老爷们的打赏啦。

版权提示:只有原创文章才会显示打赏码,转载文章请务必勾选转载分类并填写原作者哦。

  • 马上成为有偿撰稿人

  • 大小写英文字母或数字组合
  • Minimum length of 6 characters.

♥ 作者: 未知 ♥

乳胶、百合、调教(第三四部分)

乳胶、百合、调教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六章

当亚德琳扶着已经完全走不动路的莫娜走出包厢时,已经下午五点多了。明明是中餐,却足足吃了五个多小时。

当然,亚德琳自然是十分满足的,莫娜也被她喂的饱饱的。

被连续中出了五次的莫娜,将从小穴里溢出的精液喝完后,又将仿真阳具插了回去。再过一天,亚德琳就能再次尝到浓香四溢的精子美酿了。

“唔……好难受……”莫娜捂着自己的肚子,尽管已经穿上了拟真皮,但被精液填充到仿佛怀胎八月的巨大肚子却根本遮不住。

结果,最后装成孕妇走出去的。但是莫娜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忘不了出门时服务员看自己的眼神了……(之前给她们上菜的服务员。)

“嗯~满足啦,我们回去吧。”亚德琳伸了个懒腰,提着手提包钻进了车里,莫娜则是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回去以后先洗个澡吧……额,黏糊糊的……”

两人酣战了数个小时,身上满是混合在一起的淫液乳汁和汗水,味道虽然不难闻,但总归还是让人不舒服。

车辆缓缓的行驶着,疲惫至极的莫娜已经睡了过去,亚德琳叫了好几次都没能让她醒过来。

“果然还是太累了么……”她嘟囔了一句,趁着红灯的时候从包里拿出那瓶灰色的情欲抑制剂,本想给莫娜灌了下去。

“嗯……果然还是算了,还是让娜娜保持发情比较好呢……”她轻笑一声,收回了抑制剂。

……

当莫娜从沉睡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薄薄的羊毛薄毯盖在身上,很是舒服。

看样子,是亚德琳帮她清理了身体,然后搬到床上来了么……莫娜翻了个身,凝视着躺在自己身边的亚德琳的睡脸。

明明……面前这人,是害自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但莫娜却怎么也恨不起来。之前在她身下婉转承欢的时候,那种发自内心的幸福和满足感是无法掩饰的。

虽然只接触了几天不到,但是……她似乎已经喜欢上了亚德琳……

莫娜不清楚这种感情是真实的,还是被那机器洗脑营造出的虚假情意。可不论如何,现在的她,确实是爱上了亚德琳……

她伸出手,覆在了亚德琳搂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前所未有的满足。

莫娜很庆幸亚德琳选的是自己,不然她也不会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舒服的事。被乳胶化的身体,原来是如此性感美丽。

心里一边想着,一边张开手,反搂住了亚德琳。两人拥抱在一起,贴的很近,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身上醉人的体温。

她们都是全裸,莫娜身上的拟真皮也被脱掉了。因为紧紧的拥抱着,二女的乳房更是互相挤压着,乳头磨蹭在一起,给她带来一波一波的快感。

敏感的乳胶人儿紧紧的夹着亚德琳的大腿,小穴中大量分泌的蜜液从仿真阳具和肉壁的缝隙中挤出,濡湿了她的膝盖。

莫娜将环住亚德琳腰部的一只手往下移,轻轻的抚上了那半软的肉棒。细腻的皮肤与棒身相贴,轻轻摩擦着。

“哈……主人……的大肉棒……”莫娜低声喃喃着,不自觉的将对亚德琳的称呼改成了主人。

之前,可就是这样一根巨物插在自己的淫穴内,光是这样想着,莫娜就兴奋不已。

继续阅读乳胶、百合、调教(第三四部分)

♥ 作者: passionate ♥

奇迹之港

奇迹之港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啊,有新的孩子来了么?”

一辆卡车停在了港口镇守府的门口,有工作人员从其上搬下封装完好的玻璃罐子。他们小心翼翼的将罐子运送到了指定的地点,与当地的提督完成了交接之后,便径直离开。

这个港区有些特别,在诸多镇守府之中也是最为特殊的那一个。

港区的特殊性是由管理港区的提督所带来的,在这个深海灾害四处泛滥而人人自危的时代,每一个提督都是守护一片海域的将领。正所谓强者自救,而圣者渡人,这个港区特殊就特殊在了——在绝大多数的港区击沉深海来求得片刻安宁的时候,这个港区的提督却在想方设法的将那些已经扭曲了的深海再还原回舰娘。

“噗呲……..”

港区的提督穿好了白大褂,做好了防护措施,然后小心谨慎的打开了玻璃罐的密封口。管内的特殊密封气体释放出一阵其妙的声响,然后露出了罐子中保存的女孩:这是一个被其他港区的提督击沉后打捞出来的孩子。一般来说,在深海被击沉以后,提督们总能在其沉没的地方找到新生的舰娘,提督们认为这是深海的怨念得到了净化以后,释放出了其中被困住的舰娘。但,总会有那么一些意外,虽然已经被击沉,但却仍旧被深海的怨念所缠绕,显然,眼前的这罐中的女孩,就是其中之一。

提督的技术研究才刚刚开始起步,她暂时无法直接将完整的深海还原回舰娘,但至少她可以试着拯救一下,这些处于舰娘和深海之间的“中间物”。

“整个躯干都还处于深海化甲壳的包裹中,体表皮肤破损,下肢分离不完善………”

眼前罐中的少女似乎是处于一种由深海向着舰娘转变的中间状态,但却没有彻底的摆脱深海的掌控。深海的残留物宛如深渊中鲨鱼的巨口一般将她的下半身吞下,只徒留下了刚刚诞生的新生舰娘那稚嫩的一张小脸展现的惊恐。她被负责打捞的其他提督就这样完整的连带深海化物质一起打包封装了起来,送到了这个港区。谁也不知道,等待她的,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而隔着厚重的防护服,这港区的提督仍旧在仔细打量和观察着眼前的这个不幸的小家伙,并在自己的内心谋划着医疗的方案。不,仅仅只是肉眼的观察根本不够,她需要对她进行更加彻底的扫描!

随着机械的轰鸣声,机床带动着玻璃罐中的少女进入到了扫描仪器之中。透视的镭射光线穿越了包裹外表的深海化物质,将掩埋在黑色外壳下的真相显示在了提督的面前。

一般来说,这种脱离深海失败的舰娘肯定有某些内在的原因,或许是舰装过大而被卡住,又或许是某些关节和皮肤仍旧与原本的深海化物质有所粘黏,再或者,是舰娘本身较为虚弱没有足够的力气脱离。提督的内心原本已经预演好了一些情况该如何处理,但是当她看到了扫描所得的结果的时候,她依旧被震惊了:

这位舰娘不过只是大约六岁女孩的样子,但在仪器所显示的屏幕上,她的身上却密密麻麻的爬满了细密的黑色细丝。那是深海物质凝结出来的高强度纤维,提督以前也见过类似的情况,但却从来没有哪一次像这般密集:从那稚嫩的双臂开始,黑色的线条一圈一圈的缠绕在皮肤的表面,从身体体表的毛孔处进出,几乎完全的渗透满了整个皮肤的表层,深入到了体内的内脏。两只手臂被高强度的纤维强制拉扯到了背后并捆绑在一起,与背部融为一体。而在禁锢了女孩的双手之后,这些纤维一转方向,绕到了她的下腹部,分化出了密密麻麻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网格,这些密集的网格或潜伏在皮肤之下,或从毛孔奔腾向体表,牢牢的将其禁锢在了这个深海的躯壳之内,宛如针线一般残忍的把六岁的小女孩与一具丑陋狰狞的怪物缝合在了一起。再往下看,则更加的惨不忍睹:深海化的器官直接粗暴的嫁接在了女孩的身体器官上,接管了她的营养循环,触手状的环状肌管道与肛门的腔肠对接,而幼嫩的尿道则被纤维贯穿,黑色的纤维一直顺着膀胱延伸向了肾脏,深入到了每一个肾单位,每一个肾小体的深处,直接与产生原尿的血管对接。大股大股的深海原浆填满了阴道内部的子宫乃至输卵管,将整套生殖器官染黑。深海物质已经完全的渗透进了她的体内,并成为了营养循环的一部分,换句话说——就算提督使用外科手术的手段人工摘除这些深海化物质,她也无法继续独自生存了。

继续阅读奇迹之港

♥ 作者: qq231600 ♥

我的调教经历

我的调教经历 – 黑沼泽俱乐部

2019年3月4日 更新至第三十章

第一章 渊源和觉醒

我的受虐倾向可能是与生俱来的,小时候看到电视剧情节里的父母拿着扫帚或者鸡毛掸子打孩子的剧情就会很兴奋。当时就会设想,如果之后父母打自己要享受一下,可每次被打都很委屈,心理状态不好,所以每次被打还是哭的很厉害。还有印象很深的一件事,小时候看一个儿童杂志,小象因为犯错误,被大象卷起树枝抽打屁股,就会希望自己是那只小象。以前亲戚搬家,新买的衣柜,还都是空着的时候,我会藏进去,想想自己是被人抓住了,困在了黑暗的牢里。等逐渐长大了,放暑假一个人在家,会拿出乒乓球拍打自己屁股,打得有种毛毛的麻木感觉就会停手,这种痛感很快就会消失了,觉得没有意思,玩了一两次也就不玩了。也还是小时候暑假的晚上,睡觉前会脱掉所有衣服,关上灯,站在床上。床就在窗边,会想象自己被人看光。只是小时候还没有到青春期,身体还没有发育,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了。后来网络逐渐发达,从打屁股这个关键词搜索,终于了解了自己的属性。

看过很多小说,因为首因效应吧,对大清军营中的女犯这篇小说印象特别深刻。当时我还是初中,乳房已经有些隆起,可还没体验过性高潮,对小说里的男人们对女人下体趋之若鹜无法理解,不过在看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下面湿了,状态就像小说里发情的女主。

再后来,寒假的时候,因为家里有学校发的用来编中国结的红绳,所以就尝试了睡觉的时候把自己两只脚的大拇指绑在一起,觉得很有拘束感,很兴奋,就这样连着很多天绑在一起睡。直到有一天,因为绑着脚会有些不舒服,所以需要把腿加紧来缓解,发现腿夹着好舒服,而且一下一下地夹,特别明显地发现自己正在朝着某一个阈值前进,似乎在翻一座山,不知道到达阈值之后会怎么样,终于,我高潮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初二寒假。后来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才知道手淫或者自慰是为了让自己达到高潮,从前真的不理解生殖器官有什么好抚摸的。

第一次高潮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有了一次就想尝试能不能一晚上两次,可有时候夹了很久都到不了第二次。所以接着上网查,原来真正能让女人到达高潮的器官是阴蒂,自己就在厕所里找自己的阴蒂,可是只有皮,没有那个小豆豆一样的部分,不过在尿道口的上面那部分还是很敏感的,所以后来自慰都开始用手按揉那个位置。现在看来,其实就是自己的阴蒂包皮有些长,不过既然当时没影响使用也就继续。后来也成功地一晚上高潮两次了。

在发现高潮之后,又看了很多小说,印象深刻的有《女警泪》(可能是这个名字),讲的是女警苗秀丽,从那之后才逐渐了解了肛交,也逐渐在脑子里接受了这件事。因为还是处女,所以我也只能尝试开发肛门,可过程一点都不顺利,而且塞进去一个不粗的东西还很疼,也就放弃了,还是接着采用按揉阴蒂的方法自慰。

继续阅读我的调教经历

♥ 作者: shaye ♥

双堕使协奏曲——亵玩

双堕使协奏曲——亵玩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起舞弄清影

某大学宿舍

合并在一起的两张单人床上,两具赤裸的美妙身躯紧紧相拥,淫美的交缠在一起。

她们的一只脚腕共同戴着一副脚镣,她们的一只手腕共同戴着一副手铐,她们脖颈上都戴着皮革项圈,项圈的牵引链,也用心形的小锁和彼此锁在了一起。

一条推挤扣样式的乳房调教绳,把两颗粉嫩乳尖牢牢拴住,生生拉近,两人都是这样,所以两人的乳房也挤在一起。

她们下身贴合的更紧密,大腿压住大腿,肚皮贴着肚皮,从缝隙处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两首一体的狰狞玩物,这是双首龙。

两花穴完全吞没了两龙首,两人合力把此世之恶负距离的封印在了体内。

“哼嗯,师傅傅~”

齐舞瘪着小嘴说着梦话,好像在睡梦中受了什么委屈,她无意识的扭动小腰,花穴收紧,紧锁着位于自己体内的龙首,另一龙首在好室友的体内轻轻进出,很快就唤醒了她。

青颖迷迷糊糊被弄醒后,脸色红润的咬着小嘴用力夹紧双腿,但她却根本束缚不住狰狞的龙首,她反而感觉自己小腹有一股暖流在流淌,这是要出水的征兆,果然片刻后,青颖的花穴流淌出蜜汁,得到了润滑的龙首进出的更轻易了。

继续阅读双堕使协奏曲——亵玩

♥ 作者: zhuzi12138 ♥

乳胶、百合、调教(第二部分)

乳胶、百合、调教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

第三天来临时,莫娜已经完全迷失在了快乐的无边海洋中。

虽然已经看不见任何事物,但一想到面前镜子里的那位黑色乳胶少女是自己,她就变得异常兴奋,不依靠任何其他外物便达到了意识上的高潮。

她从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居然是如此的淫荡,浑身上下的每一处细胞都仿佛是为性爱而生一般。

没过多久,她心中期待的第三步改造开始了,改造舱伸出了机械爪,拿出了一条黑色的看上去似乎是束腰的东西。她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而那束腰很快就覆盖在了她那纤纤柳腰上。机械爪加大了压力,束腰开始收缩,62的腰围硬生生的被收束成了50出头。莫娜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很快,更多机械爪涌了出来,两片纳米材质的透明软体被放在了她的双眼前,融合进了那黑色的乳胶皮肤中,紧紧的贴合在了眼球上,这让她能重新看清外面的事物了。当然,这软体还有一种功能,那就是将眼泪转化为一种催情的甜味物质。并且能让莫娜在被舔弄眼球时感到特殊的快乐。

眼睛被改造完后,接下来便是其他的五官。她鼻子前的乳胶皮肤内凹陷,将鼻腔全部覆盖,吸收并且分解鼻鼻腔内的污秽。而嘴巴内的牙齿与舌头,整个口腔都被乳胶完美的包裹住了,它们会让莫娜再也无法感受到其他味道。唯有她人的体液,特别是淫液与精液会成为至高的美味,让她的身心变得极为愉悦。耳朵内被装入了助听器,目前没有开发的必要,但后续的改造中或许会针对这里。

她胸前两团黑色的乳房前被留出了一小巧的孔洞,为了让她的乳汁能从中溢出。两个黄豆大小的橡胶乳塞被放进了乳头处,不这么做的话,时刻分泌的乳汁很快就会溢出,太浪费了。

继续阅读乳胶、百合、调教(第二部分)

♥ 作者: 未知 ♥

完美女性化手册

完美女性化手册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个作业

你成为女性的第一个作业

这是你成为完美女性旅途中,踏入女性领域的第一步。这个旅途会改变你的生活。你会被嘲笑与丢脸,最重要的是,你会被女性化。如果你不想确切执行这些作业,请现在就放弃吧。不过,你的放弃,更证明了你不该考虑雌性激素、荷尔蒙、手术等等。在这里的过程,你会怀疑每项作业的用意与意图。不过,这可说是为了你日后长远且整体的人生,而做最残酷且广范围的考验。你要是过不了这些故意夸张化的测试,你觉得你能过日后更残忍的真实人生吗?这也是你藉这些作业去更了解你自己的方法,搞清楚你到底是喜欢变装,还是你有性别 认同障碍。理论或借口大家都会写,是否到了该是你付诸行动的时候呢?

你的第一个作业,是去买两件女性内裤。 请先量好你的臀围再去。你会去一个百货公司或是大卖场。如果有内衣裤专门 店更好。很刺激吧?整个店都是针对女性的内衣裤如胸罩、内裤、吊袜带、马甲、薄纱睡衣、裤袜、丝袜等等而设。每个顾客都是为了女性内衣裤而来。当 然你在那会是唯一的男性。每个人都会猜,你是不是为了你自己来买的?当然 你就是,娘娘腔我说的对吧?

别买便宜货。这是使你更女人的投资,所以 买能耐用的优质品。比一下你选择的女性内裤。选择两件白色素系的内裤, 不过最好前面有lace花边的。确定它们是你的尺寸。你是男的,所以你需要为 了你那可笑的老二与睪丸留点空间。所以别买那些窄的内裤,除非你想整天乔或调整你的下体。

把它们带回家并放进衣柜里。先别穿。今晚 ,当你要更衣就寝时,把那些肮脏丑陋的四角内裤丢了。你有新的内裤取代它们。

隔天,你会穿着它一整天。如果你有女同事 ,想象哪个女同事会有比你的内裤还要漂亮的女性内裤。

每隔一天,手洗你那两件的女性内裤。每穿 一天,就丢一件男性内裤。

请别在还没穿满一周的女性内裤前,就到下个作业去。 继续阅读完美女性化手册

♥ 作者: Anyother ♥

黑原生

黑原生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被制成奴

阳光从落地窗外撒入房间,床边的智械机器人不停地发出提示音。云娇懒散的按了一下智械肩部的按钮,智械的胸部投影出画面。

一张邀请函

标题是无名者的艺术盛宴,简介是无名者将会把你打造成一件艺术品,在往后就是被邀请者云娇的名字和地址。

“谁发的邀请函?不会是自己的未婚夫宫莫吧!”云娇正想着。

智械又发来提示,云娇点开信息,是邀请函的追加内容:云娇小姐,因为您尊贵而特殊的身份,无名者一定会给你一个非比寻常的体验。

“一定是宫莫搞得鬼?”云娇嘟囔了一句,把智械推到一旁。

轿车缓缓的停下,云娇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址,确认无误后便向里走去。刚进入别墅,身后的大门便碰的一声关闭,大厅中央一个蒙面的瘦小身影,发出畸怪的声音说到:“欢迎云小姐光临,无名者恭候多时。”

“就是你给我发的邀请函吗?”云娇轻轻的问了一句。

“云小姐这面请!”无名者并不直接回答云娇的问题,转身向旁边的长廊走去。云娇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也跟了上去。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你老实告诉我,这都是宫莫安排的吧?”

无名者不理会云娇,在走廊边的墙壁上挪动了一个机关,墙壁打开,里面却是一个明亮的实验室。

“云小姐,是否认识这些东西。”

云娇仔细的环顾着四周,这里的器械和设备都是黑原生的产物,而黑原生正是自己未婚夫宫莫创立的公司。

“我就知道是宫莫,他人在哪里?”

“抱歉,云小姐。这里没有宫先生,这里只有我家金主。我家金主说了,宫先生是个伟大的创造者,同时也是个暴殄天物失败者。这里有百分之八十的杰作都曾被宫先生亲手毁掉,同时他还浪费了自己巨大的天赋。”

云娇退了一步,心中有点不安:“你在说什么?你家金主是谁?”

“云小姐不需要知道我家金主是谁,只需要知道金主需要云小姐的帮助。”

“我的帮助?”

“没错,其实就是帮助宫先生回归,继续他伟大的创作,发挥自己的天赋?”

“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其实云小姐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变成一个精美的艺术品,也就是一个永久的乳胶奴隶,然后去享受它。”

“你…你 …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云娇不安的后退着,可是智械机器人已经抓住了她的双臂。

“等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说话间云娇已经被拖上实验台。

“求你了,别,你到底要干什么?这样做,你们不害怕制裁吗?”云娇慌乱的叫着。

“云小姐可能忘了,在没和宫先生完婚之前你的身份只是个贱民,用任何方式处置贱民都不会受到制裁。”

云娇还在哀求,但是身体早已被智械拖在实验台上,四肢全被束缚,一个机械手臂剪去了云娇身上的所有衣服。

实验台便降下去,束缚架打开了云娇的双腿,并将她翻过来面朝下。 继续阅读黑原生

♥ 作者: zhuzi12138 ♥

乳胶、百合、调教

乳胶、百合、调教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莫娜最近总是感觉有什么人在一直看着自己,尤其是在公司里,这种感觉便更加明显。她有些害怕,但是对于这份工作的需求让她没法提出辞职。

家里的弟弟被查出患有白血病,急需一大笔钱治疗,她的工资虽然高,但想要独自支撑医药费还是十分困难。她的存款已经一分不剩,房子也准备卖掉了,只是希望医院能治好弟弟。

今天上午,公司的总裁突然通知部门主任让她去办公室一趟,据说是要聊聊她最近工作上的事。

莫娜有些搞不懂,为什么总裁会因为工作上的事找她,要找不也应该找自己的上级吗?

她很快来到了顶层的办公室,这里已经算不上是办公地点了,浴室、书房、健身室、卧室等等,各种设施一应俱全。

她有些拘谨的站在门口,敲了敲门。“那个……您好……我是财政部门的莫娜……”她往空荡荡的巨大客厅喊了一声。

“我在书房~”总裁的声音从书房的方向传来,富有磁性的声音有些沙哑,但听上去却并不刺耳。“小娜是吧,过来。”

莫娜戴好鞋套,扶着墙壁向里走去。

走到书房门口,她礼貌的敲了敲门,然后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一位穿着红色睡袍的优雅女人坐在柔软的真皮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对方画着淡妆,金色长发与柔和的五官结合在一起,简直就像电视内耀眼的欧美明星。莫娜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总裁居然是个白人,而且还是一位如此美丽的金发美女。

她的表情很放松,淡淡的笑着,带给人一种亲切的好感。不知为何,莫娜突然感觉自己的脸好像有些发烫。

“您好……初次见面,我是财政部门的莫娜。”她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便低着脑袋不敢抬头。

“小娜是吧……”女人站起身,“恭喜,你是第一个除我亲人之外,能够踏上顶楼的人。”

“听说最近,你的家里遇到了一些情况……对吧?”她拿起书柜旁桌子上的一壶咖啡,给自己和莫娜分别到了一杯。“别客气,随便做。”她将咖啡递给了莫娜,示意她坐在书桌旁的另一张椅子上,这显然是为她准备的。

莫娜有些受宠若惊的捧起温热的咖啡杯,坐在了椅子上。“那个……确实,家里最近发生了点事。您是怎么知道的?”她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对方温和的态度让她很放松,下意识的忽略了这是一次上级与领导间的谈话。

“啊~是你的部门主任告诉我的,他说你最近有些心神不定。”女人没有喝咖啡,而是将它放在了书桌上。“是这样的,最近我有一些私事需要找人帮忙解决,但是一时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如果你愿意帮我解决……那么,我可以付给你一笔钱,足以付清你弟弟治疗需要的所有费用……如何?”她轻轻笑道,抛出了鱼饵。

不出所料的,莫娜显得很心动,她犹豫了一会,将杯子里的咖啡全部喝光后,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她确实需要这笔钱。

“很好~那么,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女人脸上的笑容忽然变的奇怪了起来,这让莫娜心中有些不安。

“开始……?什么意思?”她忍不住问了一句。

“很快,你就会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女人晃了晃手里的咖啡,“祝你好梦。”

忽然,莫娜感觉眼前有些发黑,昏了过去 继续阅读乳胶、百合、调教

♥ 作者: 佳蘅(cctt646592) ♥

阿纳斯塔西娅的故事

阿纳斯塔西娅的故事 – 黑沼泽俱乐部

曾发布于黑暗船舱(www.fallenark.com)及百度贴吧束腰吧。喜欢本文的读者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火星文学讲习所。

在另一个平行宇宙中的不列颠,社会仍然遵循着维多利亚时代的时尚和价值观,但运用新的技术男人们可以对他们的女人进行远超维多利亚时代水平的恋物改造。在这个世界,我们的女主角阿纳斯塔西娅本是位年轻、独立的苏联女孩,当她发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个英格兰贵族后,她决定前往不列颠,结果一到那里她就发现自己将身不由己地变成一位金丝雀女士了……

作者笔记

这篇故事的背景设定在1967年的联合王国。然而却不是我们熟知的那个英国,而是另一个平行宇宙中的英国。因此,很多地方对我们来说很熟悉,当然相应地也有很多地方不熟悉。在本篇故事的世界里,联合王国是一个反动的国家,对外面的世界漠不关心,比它的许多邻居都落后。它被一群权力很大的世袭的精英土地贵族和教会所统治。1832年的议会改革(译注:原文为The Great Reform Acts of the 19th century,指发生在1832年的英国议会改革,这次改革扩大了选举权的范围,削弱了地主阶级同时增强了工业资产阶级的政治力量)从来没有发生过,妇女的地位更像是二等公民…或者叫臣民。她们没有任何权利和财产,在未出嫁前她们属于她们的父亲所有,如果父亲死了就属于她们的兄弟叔伯说有,在出嫁后则归丈夫所有。她们被要求在婚前必须是处女,所有的女人都得束腰。

然而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却都比联合王国发展得要快。在欧洲,最发达的国家是苏联,这是唯一一个妇女几乎可以在所有方面和男性享有平等地位的国家。这都是拜1905年的社会主义大革命所赐(译注:现实中1905年俄国革命失败了,但被列宁称为是1917年10月革命的“总演习”),在苏联女性可以投票、工作、参军、拥有财产和离婚。追随列宁的妻子伊涅萨•阿尔芒(译注:Inessa Armand,1874-1920,共产主义者和女权运动的先驱。现实中是列宁的情人和战友,可能是1919年莫斯科最有权势的女人。但现实中列宁的妻子始终是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娅)的先例,苏联的女人们扔掉了她们的束腰,转而用一种无产阶级的、更加自由的风格打扮自己。就在我们的故事发生的年代,苏联控制了世界上绝大部分的土地,只在中国和往日的荣光已日渐衰退的德国还有一些值得苏联重视的抵抗。

本文受到的启发很大程度上来自Alice McCloud的小说Imperial Lace。然而必须要说明的是她的那个平行宇宙中的不列颠和我的并不完全一样。

第一章

阿纳斯塔西娅•科尔雅科诺娃迈步走下齐柏林空艇(译注:飞艇在飞机兴起前曾作为一种主要的空中交通工具流行过,看起来在这个平行宇宙中它还没有退出历史舞台)然后进入伦敦的航站楼。她的心脏在胸腔里不安地跳动。她在这里会遇到什么呢?英国是什么样子呢?她的妈妈又是什么样子呢?…她的脑子里满是这样的问题,还有更杂乱的思绪;她等待这一天很久了,既期待又害怕。

她深吸了口气,但却被身上的衣服所阻止。阿纳斯塔西娅烦死身上愚蠢的束腰了。在莫斯科的时候她绝对不会穿这些东西,但是她听说不列颠的警察对穿苏联风格衣服的女士可一点也不友好,所以当飞艇经停柏林的时候,她想还是买几件欧洲人的衣服更明智。但是,她买的这些衣服穿在身上并不舒服,沉重、笨拙,束腰同时还削弱了她的力气。

“也许我用不着穿它们太久?”

她第一次穿上的时候如是想,但是当她发现所有她看到的女人都穿束腰,而且绝大部分都比她束得紧得多的时候,她意识到为何苏联风格的打扮在这里会不受欢迎了。自从进入德国国境线以后她就没见过一位女士露出的脚腕或是手掌——她们都穿长裙戴手套,就算是下层阶级的女人也一样。但是同时,她们的衣服又并非所有地方都这么保守:看起来不论在哪里女性起伏的胸膛和深深的乳沟都是时髦的。当然了,阿纳斯塔西娅并不是个时尚的姑娘,就算以苏联的标准看也不是,不过她还是注意到了束腰给她的身材带来的改变:她瘦小的乳房现在看起来大多了,就像个发福的中年妇女似的,对此她并不十分喜欢。
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女主角阿纳斯塔西娅会一个人孤零零地乘坐飞艇,降落在这个离她的出生地有数千公里之遥的地方呢?好吧,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去回顾一下她的成长经历……

阿纳斯塔西娅•科尔雅科诺娃16年零两个月前出生在莫斯科,她的父亲叫安德烈•科尔雅科诺夫,她的母亲则是英国驻苏联大使的女儿克莱尔•汉密尔顿-斯迈思。她的父母在一次大使馆组织的活动中相遇,(科尔雅科诺夫是位苏联公务员),她们在看到彼此的第一眼就相爱了。在被勇猛的斯拉夫人推倒之后,克莱尔发现自己陷入了不为本国法律所容的私通之中,而阿纳斯塔西娅就是这段关系结出的果实。苏联人并不在意,因为在他们开明的无产阶级理想国中,许多情侣都会未婚生子。但是相反英国人却对此感到恐惧。克莱尔想嫁给科尔雅科诺夫,但她的父亲早已把她许给了别人,而且她父亲的地位也不容许他悔婚。怀孕的事情被瞒了下来,但还是一点一点地告诉了克莱尔的未婚夫。尽管出了这样的事情,克莱尔的未婚夫仍然同意娶她,(虽然他要求更多的嫁妆),因为汉密尔顿-斯迈思勋爵是他的雇主。悲痛欲绝的克莱尔试图同科尔雅科诺夫私奔,但是被她的父亲提前发现了,克莱尔于是被紧急运回了英国。就这样,阿纳斯塔西娅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也没有见过任何英国亲戚。

当然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阿纳斯塔西娅还不会感到烦恼,因为深爱她的父亲一直陪伴着她,她在苏联上学,加入少先队。阿纳斯塔西娅(或者像她的朋友们那样称她为“阿尼”)不仅是个出色的学生还是位出色的运动员,她保持着她们州的500米和1000米跑最快纪录。她还是网球和排球队的队员,定期还会去游泳。生活对她的馈赠是如此优厚,她喜欢去森林远足,周末她会在乡间别墅里度过,而周中她可以接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教育。运动员的体魄和天生的智慧结合在一起,让她已经能看到美好的未来在向她招手了。她希望她能成为一名红军的高级军官。她已经在上预备军官学校了,而且下一年她就可以进入著名的军事学院。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继续阅读阿纳斯塔西娅的故事

♥ 作者: 未知 ♥

奇妙之馆 (幻音篇)

奇妙之馆 (幻音篇) – 黑沼泽俱乐部

幻音 18岁 175cm 47.5kg 

然后情节那个就是调教一段时间后做成娃娃绝望放置啥的

如镜的地面反射出女奴们裙下的秘密,墙上镶金的钩环上锁着一位位女奴。无论是客人们带来的那些正在努力做出各种姿势来取悦主人的女奴。还是奇妙馆里那些被当成装饰品,被严厉的拘束起来固定在钩环上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兴奋的扭动着的女奴。甚至还有些被用残忍的手段改造过,已经不能算是人类的肉块。

客人们在那聚在一起兴奋的当着这些女奴的面讨论各自的经验手段,甚至不管那些女奴绝望的眼神在那比划怎么截肢,切除器官,把女奴改造的更象玩具。

这只是奇妙馆里很平常的夜晚,和充满欢愉的大厅相反,此时我正在奇妙馆地下二楼女奴调教室里,一个满是痛苦的地方。奇妙馆的地下第二层,这是专门调教和储存女奴的地方,每当有一定数量的女奴被调教合格就会组织一次拍卖。一个个自愿或被迫的女孩都将在这里度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经过严厉残酷的调教,最终成为合格的奴隶被人买走。

锁链滑动的轻响,兴奋而急促的呼吸,还有舌头和喉咙不时发出的吞咽声就是我房间里唯一的声音,但此时我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一排排吊在天花板上的头枷,此时我正和别的女孩一样,头被枷锁固定着吊在半空。

我的双手互相十指交叉握在了一起,高弹力的绷带一圈圈的把我的双手包裹在了一起,长时间的包裹下我的手指已经不在那么灵活了。

被绑在一起的双手现在正被固定在后背,冰冷的手铐锁住了我的手腕后直接挂在头枷上直接让我的双手无法移动分毫,而同样的臂铐更是直接把我的手肘在后背固定在了一起,在长时间的这种极限的反手m字拘束下,我已经忘记我双手的存在了,我甚至觉得我本来就应该没有双手。

一双拇指铐把我的两只大脚趾铐在了一起,更可怕的是这恐怖的拇指铐是固定在地面的,在头枷的拉扯下,我不得不尽全力的垫起脚,这样才能让我的脖子不被头枷勒住,而这可怕的刑罚我已经记不得持续了多少时间了,哪怕是睡觉,为了不被吊死,我的身体也本能的踮着双脚,现在我的双脚甚至已经习惯这样踮脚站着,而不会用脚跟了。

两只完全连接在一起的脚镣固定在我的脚踝,使得我双脚无法分开分毫,同样的膝盖和大腿上也有两对一体的脚镣,三对这样的脚镣固定下,我的双腿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分开过了,甚至我连扭动下双腿都变成了奢望。

一条皮带从我的大腿根部穿过后固定在了我的腰部,在皮带的紧勒下我的下体的三角地带被塑成了完美的形态,双腿在长时间的地狱站立下变的美丽而修长,而在皮带的塑形下臀部变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翘。

继续阅读奇妙之馆 (幻音篇)